呓意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深寒的风雪觑着门缝往里窥探,挤进来,又出去。庭院里,狂风中,雪片儿打着旋落下来,如撒了一地的鹅毛。

    白亦筠沉默了许久,终是答应了。

    “只要你好好的,我便同意你去。”转过身子,却是对着王公公道:“否则,我会亲自禀明皇上,不准你去。”

    “哥,你好霸道。我已嫁做人妇,你还这么管着我。”亦蓉小声抗议,却在触及他威严的目光后闭了口。

    “只要你还在这世上一天,我就还是你大哥。”白亦筠认真道。

    奶娘在一旁点着头。

    王公公笑眯眯地请两人去外面乘坐马车,说是皇上命他天黑之前带着人回到西山,不能耽误时间,皇上也还要召见他们兄妹。

    白亦筠赶忙让奶娘收拾了许多保暖的衣物,免得亦蓉受凉。其中有一件去年穿过的簇新的缃色大氅,去年元宵节灯会,亦蓉便是披着它。每当看到这件大氅,亦蓉总免不了要伤神一番。奶娘怕她看见它伤心,于是就收了起来。

    想了想,奶娘还是选择将它拿出来。不管什么样的伤心事,总该是要去面对的,也许过了这么一段时间之后,亦蓉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有些事情,逃避解决不了,那就只能面对。

    奶娘替她收拾好了衣物和其他的一些物件,将所有东西都打包起来,用一块绢布包裹着,扛在肩上。

    这就是行李了。

    “少爷,梧觞怎么没跟着你?”

    瞧见白亦筠两手空空,身后也没个人跟着,奶娘便关心道。

    “梧觞被我遣派去了茶庄,估计也快回来了,到时候让管家通知他,让他带着我的衣裳,还有一些出行要用的东西去西山。”

    亦蓉道:“大哥,咱们走吧。”

    外面好大的风雪,足以遮挡住人的视线,天地之间全是雪花儿。

    亦蓉穿着斗笠,将头脸都裹在笠帽里边,加上绸布掩住了面部,也还觉得冰凉刺骨,更不用说将头脸都露在外面的其他三位了。

    倒是那王公公还不怎么冷,将两手塞进袖口里,低着头走得飞快。

    白亦筠则是咬着牙,撑着伞,护在自家小妹身侧,林奶娘落在后头,也撑着伞,围着披风,怀里抱着包裹。

    几人走得奇块,逃难似的。走了有一盏茶的时间,众人终于走到了府门前。

    鞋靴踩在薄薄的积雪上,留下一连串的脚印,在空旷的前院中,尤其醒目。

    “少爷,少爷——等等啊少爷!”

    却在这时,管家从后面追赶上来。

    “少爷,你要走怎么也不说一声啊,太师府里可就剩下老奴了啊。”

    管家急得一脑门子的汗,连伞都没顾得上拿,就这么冒着严寒在雪地里跑来。

    白亦筠拍了拍白升的肩膀,道:“皇上派人来接我和亦蓉去西山,太师府只能靠你了,但凡有要紧的事,你只管去西山,正好父亲也在。”

    “少爷,夫人,你们这一走,太师府可就没人了......”

    “不碍事,你只管做好分内之事,还有,记得去慈安寺替我看望一下祖母,看看祖母缺什么,身子骨是否还健朗,不要打扰她老人家就行。”白亦筠嘱咐道。

    白升终归还是不放心,毕竟偌大一个太师府,两个主子都没有,只恨白家人丁凋零,没个在世的亲戚。

    “少爷,你去吧,太师府有我在。”说着,拍了拍胸脯。

    门房内值守的家丁将太师府大门打开,外面,确已备好了两辆马车,是宫里特制的车轿,一般并不多见,只有皇帝出游的时候,宫外的人才能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