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意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大公主的生母是皇后——皇宫里除了皇帝以外身份最为尊贵的人。大公主要来太师府做客,再加上老皇帝不在宫里,只要皇后点头,谁还能阻止她呢?而且,看这情况,皇后定是答应了的。

    她既来了,那白亦筠也不能视而不见,还得恭恭敬敬地将她奉为上宾,否则,指不定她一怒之下会做出些什么。

    白亦筠思量了许久,皱着眉头,说:“别管她,茶庄里还有事情,我可没空陪她......”

    “可是少爷,我们不可怠慢了大公主呀,万一皇后怪罪下来,您还不是得去陪她......”梧觞也着实为自家主子焦虑,可大公主要来太师府做客,太师府理应迎接、款待的,如若自家公子视而不见,那这些事情要是传到了宫里,那就真的是麻烦了。

    白亦筠瞪了他一眼,他自然晓得自己这样做不妥,可一想到自己将要去面对那位体格高大、健壮,甚至堪比男人的女子,那就跟吃了自己最厌恶的苦瓜一样。

    这位红缨公主,从小酷爱练武,尤其是在皇族尚武成风的环境熏染下,可谓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在那皇宫中无人能敌,而且,大公主生得虎背熊腰,高大威猛,唯有一张脸还有些女子的娇俏......除此之外,其实大公主心地善良,很是痴情,也是个不错的女子。

    瞧着自家主子犹豫不决的模样,梧觞又提醒说:“少爷,不如咱们就好好款待大公主,反正她只待这一天,也许只有半天呢,到时候把她送走了,什么事儿也没有,万一大公主她回宫里告状,咱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白亦筠道:“是你小子怕吃不了兜着走吧?罢了,今日就不去茶庄了,你去,把这封信亲自交给白天,就说,大公主来府中做客,茶庄的一切都委托给他,便宜行事,有决定不了的,派人通知就行。”

    梧觞忙应道:“好嘞,少爷,那小的就去了啊。”说着,脚下步子已迈开了。

    白亦筠拍了拍他的后背,催道:“快去,快去,路上别耽搁!”

    梧觞连走带跑,把他兴奋得不得了,出了府门,便跳上马车,坐进车厢里,叫嚷着:“大叔,走吧,今日少爷委托我去茶庄!”

    车夫看了眼门里的白亦筠的身影,见他正转身往回走,于是拉起了缰绳,将鞭子一抽,马儿便撒开了蹄子。

    管家见自家少爷改变了注意,于是赶忙叫仆人来打扫前厅,还有府门到前厅这段直道。

    那几个家丁嘀嘀咕咕地拿着扫把去扫道儿,而众多丫头们则是提着水桶、端着水盆,拿着布巾子在前厅里擦来擦去。管家自己拿了巾子将府门给擦拭了个遍。

    白亦筠则趁着空去了趟别院。

    今日的天气暖融融的,虽说风有些寒,但好在出了太阳。

    别院里,亦蓉正对着窗儿画梅花。昨日在那后园中观赏了梅花,亦蓉觉得那梅花很是可爱,今日早起闲坐,不觉起了画梅的心思,于是叫莺儿铺开画纸,又自个儿调了颜料。

    闷坐了半晌,亦蓉还迟迟未动笔,于是又去了一趟梅林,看了好半天,回来之后却是闷坐,心中总有些难言的郁结。

    还是莺儿明白亦蓉的心思,说道:“夫人,等将军回来了,一定会陪着夫人一块儿画梅花的。”

    亦蓉道:“他若能尽早回来,固然好,只是我心里有些难受罢了,你们不用理会我,让我自己静会儿吧。”

    雁儿道:“我记着,先前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