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意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院内,不知何时已热闹一片。正厅内时不时传出某位官老爷的祝辞,而作为主人家,太师则全都来之不拒,笑呵呵地抚着胡须收下了。

    内中有王太傅、齐御史两人,在众人当中职衔最高,因而被捧为上座,两人分别坐在两张宴席上的上首位置,颇有统御众人的气势。

    王太傅,名铨,今年四十有二,矮胖身材,面容可掬,正笑呵呵地同着一众大小官员们谈天说地,他所在的这一桌也就嬉笑不拘,反观另一桌,倒是安静得很,众所周知,这一桌上首所坐的齐御史,名珒铭,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乃是个不苟言笑之人,面貌严峻,让人望而生畏,因此大家也都不敢嬉笑,各个正襟危坐,生怕一个不注意,这位大老爷冷不丁地到老皇帝面前参你一本。

    白丰毅到外面的一众远房亲戚席上敬完了酒,吩咐乐师、鼓师们吹打起来,这才进了厅里,给官场上那些有来往的官员们一一敬酒。白丰毅脸上早已红了,却仍是有些兴奋,他站在最中间,把起盏来,道:

    “老夫敬诸位一杯!”

    白丰毅红光满面,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于是,众人全都起身,同样回敬。

    这时,白亦筠赶来,对着白丰毅耳语道:“父亲,亦蓉已开了脸,正穿喜服呢,要不,儿子再去看看将军府那边?”

    白丰毅挥了挥手,笑道:“去吧,去吧,时候还早着呢!”

    岂料,父子俩的耳语被太傅听见了。王太傅笑道:“白公子可真是一位好哥哥,这妹子都成亲了,哥哥什么时候娶亲啊?”

    白亦筠笑道:“古人说,三十而立,晚辈年岁未到而立,何谈成家?”

    太傅举着大拇指,笑说:“好个三十而立!”

    齐御史却在一旁默默不言。

    这里应酬完了,白亦筠牵了马,出了太师府,直奔将军府去。

    到了正门口,见将军府也已挂上了红灯笼、红布条,外面看着倒还好,往里去,却越显单调冷清。

    厅内,只有一个小厮在擦桌子。见有人进来,那小厮是认得白亦筠的,忙道:“白公子,姑爷在书房。”

    “哦。”白亦筠应了声,正要转身去书房,却猛地止住了脚步......虽说如今楼湛与太师府已算作一家人了,可楼湛毕竟是皇上面前的红人,手握半个兵权,自己这样贸然去他书房,实在不妥。

    望望天色还早,便放弃了去书房找人的想法,对那小厮道:“等你家主子出来,你便告诉他我来过。”

    小厮应下了。

    白亦筠转身便走。

    出了将军府,白亦筠依旧骑上马,并不打算回去,府里现在喧闹得很,他偏喜静,也很鄙夷那些官场上的你来我往,况且,府里有管家在看着,暂时应当是没什么要紧的事情的......

    不知不觉中,竟来到了街市上。因着将近正午,街市上并没有多热闹,只有零零散散的闲人一个店铺接着一个店铺地乱晃悠,还有街边卖小吃食的摊贩们,大冬天的,他们也不畏寒冷,戴着帽子,缩着手,站在那儿,看着街上的行人来往。

    街面上,前几日的积雪已消融了,头顶上的阳光虽然暖融融的,却架不住寒气袭人。

    白亦筠出来的时候穿了件棉衣在身上,外头仍是穿着一件玄色衣袍,整个人看起来并不算臃肿,反而衬托得他的身材健硕了许多。

    白亦筠下了马,牵着马儿慢慢踱步在街上,走着走着,竟走到了济世医馆的门口。

    医馆里头,隐约可见一道雪青色衣衫的女子,正背对着他站着,低头看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