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儿常圆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        “奶奶的,想要老子大开杀戒吗?”

    西门飞雪心里这么想着,手上出现了一把手枪。

    这手枪外形看起来很普通,甚至显得很是朴拙,似乎没什么出奇的,不过,它的杀伤力很强,必须要有较强功夫的人,才能驾驭得了的。

    不然的话,一开枪,那强大的后坐力,就会把持枪者冲倒在地上,那子弹也就朝天开,打飞|机了。

    对面启动的皮卡车司机,看见西门飞雪掏出了枪,不但没有刹车,反倒是将油门踩到底,那皮卡车像离弦的箭一般,直接朝着西门飞雪碾压而来。

    然而就在这时,西门飞雪手上的枪响了。

    子弹带着呼啸声,直接打穿了皮卡车的挡风玻璃,从皮卡车司机的脑门钻了进去。

    整个驾驶室里喷溅满了司机的脑浆,还有红红的鲜血。

    紧接着,西门飞雪甩手朝着另外两辆皮卡车的驾驶点射了两枪,那两位司机遭受到了跟第一辆皮卡车司机同样的命运。

    虽然司机毙命,不过那皮卡车却像脱缰的野马,疯狂地往前冲,眼看就要冲到西门飞雪身前来了。

    西门飞雪似乎有些躲闪不及,照这样的情形,西门飞雪不被碾成肉酱,都会被前后车,撞击得比薄饼还薄的。

    可就在这看起来无法逃遁之时,西门飞雪像一只雄鹰,一飞冲天。

    “砰!砰!”

    接连两次猛烈的撞击声,从他身子的下方传来。

    三辆车同时撞到了一起,全部被撞得扭曲变形,没法认得出车来的了。

    西门飞雪正想察看车内是否还有活口,想从这些人嘴里获取到他想知道的东西。

    “呜哇!呜哇!”

    警笛声响起,有几辆警车朝着这边开了过来。

    “奶奶个熊,格老子的,竟然想让警察来抓老子。那好,老子给警察什么证据都不留下。”西门飞雪说到这里,甩手一枪,击中那三辆皮卡车变了形的车头。

    “轰!”

    一道冲天大火升腾起来,将这一片空间照得通红。

    不一会儿,那三辆皮卡车,像三枚巨型炸弹般发生爆炸,那三辆皮卡车,以及车内的人与物,都化为了灰烬。

    警察能得出的结论,便是这里发生了一场惨烈的车祸,因为他们在这里,可是什么痕迹也没发现的。

    至于西门飞雪,则像一只雄鹰,飞到别处去了。

    再说司机汪原,他在驾车回到别墅后,急匆匆跑去向章福林汇报情况,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而且这人对章家有着特别的意义的人。

    章福林在听司机汇报后,却是大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想到,那伙人竟然连续跟踪他这辆座驾,显然是冲着他来的。

    “把别墅里的保安集合起来,我要亲自带他们去救西门飞雪!”

    章福林立马用对讲机对保安队长说道。

    “是的,董事长!”

    保安队长立即回答道。

    章徽茵在一旁听到汪原说了这事,却是有些后悔。

    本来她父母都说太晚了,留西门飞雪在这里住,只是因为她不同意,西门飞雪才回酒店去住的,不然就不会发生这码子事了。

    只是这时来后悔已没用,世上没有后悔药卖的,她只能在心里祈祷,希望西门飞雪不要有事,不然她可真的会很后悔的。

    “我也要去。”

    章徽茵对章福林说道。

    章福林很是吃惊地看了女儿一眼,对她说道:“你去干什么?就在家里好好陪着妈妈。”

    这时的章徽茵又显示出她倔强,任性的一面,不听她父亲的,坚持要去。

    章福林拿她没法,只得让她去。

    可当他们刚走出别墅大门时,却是听了三道巨大的爆炸声,然后看见远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