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忽觉晓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鱼生弹了弹手指,夹在两指间的银针顿时弹跳而出,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摆出几个花样,跳进芥子草张口的大口中。

    “这引斥之势竟然如此好使,简直是犹如臂使!”鱼生颇为惊喜,同时露出一副满意的神色,也不顾左手的伤势,再轻轻一招,皂袍男子的乾坤袋和爪形法宝皆被其吸入手中。

    鱼生先是将法宝把玩一番,毫无波澜的将其扔进芥子草中,这才低头观察乾坤袋,手掌在上面轻轻拂过,一道霞光一闪而过。

    “果然有禁制!”

    鱼生先是一副恍然,修士在乾坤袋上设下禁制本就是平常之举,一旦乾坤袋落入别人手中,也无法取出其中之物,禁制虽然简单,却是属于自毁型,一旦主人身死或强行破除,禁制就会产生作用,只需一盏茶的功夫就会连同其中宝物自我消亡。

    就在鱼生思考的时间,手里的乾坤袋已经逐渐闪起光芒,仿佛一个不稳就会爆裂一般。

    鱼生并不慌张,只见他拍一拍腰间的芥子草,芥子草立马跳到其手上,张开大嘴将光芒连同乾坤袋一起吞入其中,不多时一股脑的吐出一堆东西。

    鱼生率先拿起乾坤袋,其中早已空空如也,其本身也值些灵石,再者就是一堆闪闪发光的灵石,细算下来也有上万之巨,虽然和鱼生期待的有些出入,却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对于鱼生,灵石自然是他最想要的东西。

    鱼生卷起袖袍,将灵石悉数装进芥子草,余下一些瓶瓶罐罐,玉简书籍,还有几样形状古怪的法器,皆属上品,此外还有一个木牌。

    “此人原来是夜见山的弟子……”鱼生拿起木牌,见木牌顶端一个“夜”字,突然心中一动,拿出自己的令牌,轻轻一碰,令牌中天机点竟然增加了一千五百点之多!

    “果然是他!”鱼生欣喜若狂,确定此人就是交换会上,坐在自己旁边那人,果然,若说赚取

    灵石最快的方法,杀人夺宝绝对算得上其中之一。

    不过鱼生显然不是杀人魔头,自然做不出这种事来,奈何他不找别人麻烦,别人却总来找他,这也怪不得他。

    将令牌郑重其事的收起之后,鱼生又摄来一巴掌大的条形木盒,木盒上古香古色,有股浓浓的檀香味,鱼生把玩了半天,终于找到了打开木盒的方法。

    原来在木盒底部,有一个机关的隐钮,只需轻轻一按,木盒盖子便会自动向上弹开,做工着实轻巧,木盒中静静趴着一大一小两只像蝉一样的虫子,却有上下四只蝉翅。

    “这应该就是青蚨了……”

    鱼生对这种奇虫大为好奇,不由自主的将眼睛凑近了一些,发现这两只青蚨正不断地在盒底吮吸着什么,像是一点点的褐色的香灰,而那檀香的气味正是由此散发而出。

    青蚨明显不在意自己落到谁的手中,事实上若不用心观察,根本察觉不到这两个小东西还活着,一眼看去就像放在盒子里的标本。

    鱼生小心翼翼的将木盒盖上,这种奇虫关键时刻说不定有大用,他自然不会放过,灵兽袋里已经有了黑羽,鸟类乃虫类的天敌,鱼生只能暂时将其放在芥子草里。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