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忽觉晓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古庙院子里堆满了叶片,和周围一片葱绿显得格格不入,一个丑陋的和尚正站在院子里的香炉前,之前鱼生看到的香火,就是从这香炉种冉冉而上。

    丑陋和尚一脸的笑意,不念佛号却行佛礼,双手合十道:“施主要是迷路了,门就在那边!”

    鱼生看去,果然见左手边有一扇大门,可他下来之前早就已经探查过了,此庙周围根本就没有门的存在,此人手段诡异,还是小心为妙。

    “不知这门是生门还是死门?”鱼生说话时,手掌放在腰间。

    丑和尚挺起腰,鱼生刚刚还奇怪,对方手里的木杖未免太夸张了,此时见其身高,反而没那么惊讶了,这和尚弯腰还好,挺直身子竟有两米多高,加上他身材奇瘦无比,就像一根麻杆杵在那,若是再瘦一些,加上他手里的那根木杖,恐怕就是两根木杖了。

    “生死有命,施主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丑和尚居高临下,声音比之前更加的沙哑,口中一片漆黑,还是个没有牙的和尚。

    “我命由我,试与不试全凭心意!”鱼生的手已经摸到了剑柄上。

    丑和尚怪笑一声,身子突然化为一阵黑烟散开,与此同时,鱼生的剑气砍断了香炉,散落满地的灰尘,定睛看去,灰中还有些许的兽骨残渣,这香炉里装着的,竟是骨灰!

    “嘿嘿……区区凡人也敢大言不惭?闯我山门,坏我香火,该杀!”丑和尚沙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鱼生以木剑指地,行云流水般的在周围化了一圈,却将无数黑烟从四面八方传来,皆被阻拦在圈外。

    “风系功法……嘎嘎……”

    声音飘忽不定,丑和尚一击无果,黑烟尽数散去,十米之外现出本身,抓起一把骨灰掩进嘴里,漆黑的舌头舔了舔嘴唇,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鱼生。

    鱼生收回木剑,眉头微微皱着,此人总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对方刚刚的手段倒是有点像鬼三的鬼系功法,只是那种感觉更加

    冰冷刺骨,尤其是对鱼生这种感觉敏锐的人来说,更能体会到其中危险的怨念,此人不是鬼修,却比鬼修更加诡异。

    更让鱼生没底的是,他试探不出对方的修为,但从刚刚的表现来看,此人最少也有筑基后期,极有可能是旋照修士。

    二人互相打量,随后又齐齐出手,丑和尚喷出一口灰烟,似乎是他刚刚吞下的骨灰,灰烟扭曲不定,时而幻化成人样,时而扭曲成鬼脸,来回飘忽不定,鱼生一连劈出几道剑气,竟是对其毫无作用。

    丑和尚见此,又抓起一把骨灰,喷在早已准备好的两张纸人身上,纸人瞬间仿佛活过来一般,飘着飘着飘出两个黑甲大汉出来!

    黑甲大汉全是被黑气包裹的严严实实,唯有两双眸子亮着骇人的红光,左右各执魔刀,劈头盖脸的加入战团。

    鱼生以一敌三不落下风,那丑和尚却是嘿嘿一笑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邪修手段果然诡异!”暗叹一声,知道一般手段奈何不了对方,趁着空隙腾出手来,揭开腰间的酒葫芦。

    水势!

    一股清酒喷洒而出,毫无意外的穿过三个召唤物的身子,鱼生嘴角诡异的笑了笑,双手猛然一搓,一撮火苗点燃清酒,一时间庙里火光冲天。

    鱼生仍不收手,口念“风势”,原本风平浪静的天气,陡然狂风大作,吹得火焰越演越烈,将整个庙宇笼罩其中,周围一切都被烧了个干净,奇怪的是唯有这古庙不沾火。

    两名黑甲大汉早就变成变成了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