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忽觉晓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哦?鬼兄何以如此笃定?”鱼生表情平静的问道。

    鬼三眯着眼睛,目视前方道:“王阎生之所以被定为失踪,是早就发生的事,事实上在我们刚离开杂役堂不久,便再没有人见过他的身影,按照门派的规矩,有职在身,无故消失一个月者被列为失踪人员,也就说他至少已经失踪了一个多月!”

    “那你为何说他还在门派?”鬼四伸长脖子问道。

    “嘿嘿……你听清楚,我可没说他还在门派,而是说他在消失的这段时间里来过门派!就在我和鱼生回来的前一天,有人在秋山的梧桐林中见过一只滚刀猪!”鬼三说到此处,目中精光一闪。

    “这件事我倒是也听说过,但那滚刀猪和王阎生有何关系?”鬼四仍是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

    鱼生听完,半眯着眼睛:“你是说那滚刀猪就是王阎生?”

    “哈哈~还是鱼老弟通透!滚刀猪确实经常出现在密林里,但秋山的桐林,绝不会有此种妖兽!”

    “额……为什么?”鬼四作的功课明显没有鬼三多,又是一副懵懂的状态。

    鬼三面色一沉,小声说道:“此事说来还与鱼老弟有些缘分……”

    “我?缘分?”鱼生眼睑跳了跳,他可不想要这种缘分。

    “哎呀!鬼老三,你就别卖关子了!”鬼四在旁急得跳脚,鬼三却盯着鱼生不紧不慢的说道:

    “鱼老弟应该知道自己曾经干掉过一只獠牙虎吧?”

    见鱼生点头,鬼三露了露牙齿,眼神放光的说道:“据我所知,獠牙虎乃是群居的妖兽,也不知当初流仁是怎么引来落单的一只,一般一个獠牙虎群必定会有一只血牙虎!而血牙虎,正是那滚刀猪的天敌,所以秋山之上必然不会出现这种妖兽!”

    “听你这么一说,我确实也没听过秋山上有什么滚刀猪,如此奇怪的名字,听过的话我肯定不会忘喽……”鬼四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鬼三又

    笑嘻嘻的说道:“当然,这不是重点,在那处壶口瀑布处,我亲眼见到王阎生变成了一只滚刀猪的!”

    说来说去,原来是这个原因,原来之前的话,都是鬼三在故意卖弄,鬼四腹诽不已,却又不敢说出来,当真是憋了一肚子气,早知道平时他多看看书了,最起码不会让对方一个人出风头。

    鱼生了解二人的性格,自然不会当面说破,抬头思索一番,问道:“鬼兄认为王阎生还在门派的几率有多大?或者说他还活着的几率有多大?”

    鬼三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鱼生道:“你就不觉得奇怪?你明明早就恢复了人身,那王阎生却还是一副妖兽的样子,还以这幅样貌冒险回到门派,明显门派中还有他不得不回来的理由!”

    鱼生没有惊讶,似乎早已想到这个层面,在他看来,王阎生的死活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对方回来的目的,坐忘宗如此之大,想把他找出来也不容易,他现在更在意的是怀里的那个小瓷瓶。

    鱼生想了想,不再犹豫,单手伸入怀中,将小瓶拿了出来,二鬼的目光瞬间被吸引,目光皆是火热。

    “啧啧……这小瓶可不一般呐……”

    鱼生见对方又要长篇大论,立马说道:“这瓶子里装的,就是妖腐水!”

    “哦,里面原来装的是妖……哎呦!”

    鬼三鬼四齐齐咬到了舌头,难以置信的看着鱼生,口中支支吾吾:“妖妖……妖什么?”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