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忽觉晓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鱼生虽说也在听着,但他更在意的是这灵兽袋上的那根红绳。

    “牛师兄,不知这袋子上面的红绳是……”

    “哈哈!师弟你倒是有眼光,我刚要说这件事来着,这灵兽袋和乾坤袋最大的区别就是,即便没有法力也能使用!毕竟妖兽不是死物,用后只需用绳子系上即可!”牛铁耐人寻味的说道。

    鱼生表面不动声色,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不知这东西从哪弄得?”

    牛铁毫不隐瞒的说道:“此物也不算什么稀罕物,门派坊市中就有卖的,只需三十块灵石,就能买到个成色不错的!”

    鱼生闻言心喜,恨不得现在就去坊市一趟,奈何囊中羞涩,身上不仅一块灵石也没有,还欠鬼三鬼四每人四百块,虽然二人不会在意这些,但鱼生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总不能一直占二人便宜。

    二人说着,已然来到天机阁所在的子峰,巨雕扑扇着翅膀,卷起一阵旋风,下面弟子一阵惊愕,见到巨雕时都是一副羡慕惶恐之色。

    “这牛师兄果然没有吹牛,看来此雕并不是那么好抓的……”鱼生心中想到,翻身下了雕背,只见牛铁一声口哨,白额雕有些不情愿的一头扎进了灵兽袋里。

    半个时辰之后,天机阁一间古香古色的厢房里。

    “不错!确实是无尾鱼的鱼尾,只是有些不新鲜了,当时过了大半晌的功夫!”

    一名颇为儒雅的白面青年放下手里的鱼尾,目光先是看了看牛铁,最终落在鱼生身上。

    鱼生见到此人之时当真是一阵惊愕,据牛铁所说,此人出自磐石山,自然是一名体修,在鱼生的印象里,体修都是些膀大腰圆,粗枝大叶的壮汉,却没想到对方口中的静玄长老,竟然是这副细皮嫩肉的模样,眉清目秀的,皮肤比一些女修还要细腻。

    “你叫鱼生?”静玄轻轻抿了口茶水说道。

    “正是晚辈的名字!”鱼生不卑不亢的说道。

    静玄

    见此点了点头,看着桌子上的无尾鱼尾,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只见数十条鱼尾动荡不安,不多时活蹦乱跳的,宛如活过来一般。

    于鱼生心中大骇,静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新鲜是不新鲜,但好在还能用!”

    静玄话音刚落,那些跳动的鱼尾瞬间便没了动静,随之化为一桌子的金粉,鱼生和牛铁面面相觑,两双眸子皆透露着疑惑,鱼生也就罢了,牛铁竟也不知对方在卖什么关子。

    就在此时,静玄清亮的眼睛精光乍现,冲着桌面上的金粉猛然吹出一口青气,金粉扑面而起,却总飞不出巴掌之地,静玄神色专注,十指连弹,每一下都弹出一团青光混入金粉团中。

    鱼生和牛铁都是眯着眼睛,紧盯着金粉的变化,在对方弹出第十八道青光之后,金粉团终于减缓了变化,最终凝结压缩成一体,一块金灿灿的令牌出现的三人面前。

    令牌不偏不倚的落入鱼生手里,鱼生定眼望去,金牌之上写着“鱼生”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其顶端一朵栩栩如生的海棠花含苞待放,送到一缕阳光下,刺眼无比。

    令牌摸在手里似金非金,似木非木,虽有凹凸的刻字之处,摸起来却光滑无比,就像是鱼生摸那鱼尾的感觉。

    “这是……?”

    鱼生有些不确定这就是自己的腰牌,其形象也太过张扬了一些,别人的都是漆木牌,他索性来了个金牌。

    静玄呵呵笑道:“无尾鱼尾不仅是人间美味,同样也是炼气的绝佳材料,我之所以将腰牌的任务变了,大多是因此,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