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忽觉晓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鬼三和鬼四能够有此机缘,鱼生是真的为他们感到高兴,除了鱼生之外,还有一人笑的合不拢嘴,那就是鬼三和鬼四的师父初秋。

    秋山之上,鬼三和鬼四的资质可以说是倒数,但初秋不光光是以资质看人,鱼生太过特殊,是个例外,相信鬼三和鬼四到了其它任何一脉,都不会有今天的际遇,所以二人对这位慧眼识珠的师父,那是感恩戴德,尊敬有加。

    原先秋山的弟子们还在心里抱怨师父不公平,甚至私下里传言鬼三和鬼四是他在外面的私生子,现在谣言不攻自破,秋山弟子羞愧的同时,对这位师尊也是越发的恭敬。

    鱼生一脸的傻笑,当然,看在流莺儿的眼里,这就是傻笑。

    “鱼生……我怎么感觉你变了?”

    流莺儿最终还是没忍住,其实从刚刚她就一直在怀疑,眼前的到底是不是鱼生,他认识的鱼生,绝不会对那打赌的二人说出那种话,如今看到对方傻笑,流莺儿又觉得对方没变,心中很是矛盾。

    “呵呵……师姐,人总是会变的,我倒是觉得这个样子挺好!”

    鱼生话说一半,流莺儿嗤笑道:“你就算变成什么样,七天之后不也还是会恢复原样?”

    鱼生笑容逐渐收敛,这点他倒是想过,但他也不知道之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如果说每一次失忆都是一个不同的“鱼生”,想想也是有趣。

    流莺儿见对方再次勾起的嘴角,样子呆了呆,立马将头转到一遍,刚好听到元种在叫自己的名字,暗中松了口气。

    对于元种的安排,其他的长老已经颇有微词,毕竟前四名出场的都被秋山和棠阴山给包了,换做是谁,也都会心中不快。

    “掌门!元种师叔是不是有些太偏心了?”

    没想到第一个坐不住的,却是那表现最淡定的络腮大汉,此人名号为初朔,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来自北方,那里人粗狂狂野,不拘一格,“朔”有北的含义,因此才选

    此字为名。

    可这乍一听文绉绉的名字,跟他的形象着实不搭,身为磐石山山主,坐忘宗长老,掌门曾不止一次的跟他说过,要注意形象,别没事整天光个膀子,带坏了门下弟子的风气。

    事实上磐石山一脉,至今还有超过一半的弟子光着膀子修行,其他山头的弟子早就见怪不怪了。

    掌门睁开半张眼睛看着对方,冷不丁的说道:“你们磐石一脉风气,尤为不正!教出来的弟子个个惹是生非,是你这个山主管教不严之过,别人有资格抱怨,就你最没资格!”

    掌门的话,丝毫不给对方面子,初朔悻悻然的挖了挖鼻孔,也不生气,一旁宫装女子却调笑道:“咯咯……朔长老的衣服哪去了?”

    “额……习惯了!习惯了!”初朔老脸一红,连忙捡起脚边的褂衫穿上,宫装女子仍是嘲笑不止。

    “哼!你还有资格笑别人?你们夜见山的弟子,还不如人家!身为名门正派,整天搞一些邪门歪道,上次灵井下毒一事,是不是你这一脉的弟子做的?”掌门老者又是好一阵训斥,宫装女子立马闭上了嘴巴。

    “哈哈……磐石山和月见山还真是缘分,不仅每次大比一同垫底,就连两山的山主名字都一样!”初秋抚掌笑道。

    “你这老头,哪壶不开提哪壶,更何况我叫初朔,她叫初月,哪来的重名之理?”初朔碰了碰拳头,似乎一眼不和就要打架一般。

    “唉~朔长老你是有所不知啊,这“朔”字可不仅仅有北方之意,还有“月圆”之象,老夫是在说你俩有缘分呐!”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