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忽觉晓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掌门老者闭口不言,似乎是默认了初剑的话,毕竟升灵大会每百年才举办一次,每次能够有幸参加的最多也只有十五人,他确实想看看每一位弟子的资质,这才答应初尘多等一会,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等来的却是一名没有灵根的弟子。

    就在此时,一旁酣睡的老者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随意的瞥了鱼生一眼,随口说道:“时候不早了,尘丫头要是有更好的人选赶紧换人,老夫可等不了那么久!”

    初尘闻言面色一喜:“晚辈并无更好人选”

    “那就开始吧!”老者不耐烦的说道,说话的同时已经起身,不知是否是鱼生的错觉,对方经过他的时候似乎咧嘴笑了笑,而初剑自从这老者说话之后,便不再多言。

    现在却不是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鱼生赶紧迈开脚步跟上老者的步伐,对方不紧不慢,他也不敢逾越。

    众弟子们终于能够听见声音周围的声音,瞬间又七嘴八舌起来。

    “我想起来了!掌门旁边的那名老者,正是上一次生灵大会的引路人!”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印象,我当时还以为他只是个普通人,没想到连初尘师叔都叫他前辈,那他岂不是……”说话之人不由惊出一阵冷汗。

    这边,鱼生已经到了十五人的队伍里,站到鬼三鬼四的旁边,但除了鬼三和鬼四之外,他还看到两位熟人,正是流云儿和流莺儿两位棠阴弟子。

    他与流云儿许久未见,本想看过去打声招呼,却发现流云儿将头转向一旁,似乎在有意躲着他,流莺儿倒是大方的冲他一笑,笑容中大有深意。

    “喂!你小子站错位置了!”

    鬼三突然颇为滑稽的看了鱼生一眼,引得底下众人轰然大笑,鱼生这才发现,他们虽然站在一起,却也是分成五堆而站,也就是说是按山头来分的。

    鱼生却如没事人一般,煞有介事的走到流云儿旁边:“云儿师

    姐,多日不见,你送我的这身衣服……”

    众人何等的修为?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更何况是说话声,鱼生却不知道,他说的话已经一字不落的落入有些人的耳中。

    流云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就算是一向坐怀不乱的初尘,也无法装作若无其事,脸上多出些许红晕,她现在恨不得上去把那小子的嘴给缝上。

    “又让这小子露脸了!”二鬼一副酸酸的样子,其他弟子想笑又笑不出来,毕竟身前还站着那名束发老者,一个个脸色憋的通红,要不是流莺儿掐了鱼生一下,相信这出闹剧会被载入史册吧,以后坐忘山的记载中可能会这样写:

    “棠阴山废材鱼生,不仅在升灵大会时让所有人等了半个时辰,期间还公然调戏同门师姐……”

    当然,鱼生也并非缺个脑袋,只是有时候缺根筋而已,当他看到老者目光看向自己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谁只那老者竟然捻这胡须,哈哈大笑起来,没有一点“前辈”的样子,掌门老者见此不管不问,最后索性闭上眼睛也不去看,所有人都莫名其妙。

    这老者说笑就笑,说严肃却一点也不含糊,变脸简直比翻书还快,上一刻还是一副快要笑死的模样,下一刻又一本正经,搞得那些陪笑的弟子险些扯断了耳根。

    “你小子!最后一个再进!”

    老者手指分明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