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忽觉晓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自从女子消失后,鱼生也恢复了行动能力,正在其准备转身离开时,天边突然一道红光闪过,虽然只是一瞬间,鱼生却知道那绝不是什么自然现象,而是金丹修士才会有的遁光,一种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果然!鱼生不远处不知何时站着一人,此人身材挺拔,面如刀削,一双毫无色彩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

    鱼生心中一突,抬手问道:“敢问前辈是……”

    “初剑!”来人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在那个“剑”字出口之时,鱼生再次听不到周围的声音。

    “原来是初剑长老,弟子棠阴山弟子鱼生拜见师叔!”

    鱼生面无表情的说着,心中却连连叫苦,暗道那女子真是乌鸦嘴,怎么她刚走,这杀神就来了?如果那女子说的都是真的,他绝对是在劫难逃。

    鱼生突然想到女子临走前说的话:“以后……你应该没有以后了”,他现在才明白对方的意思,看来她已经知道初剑要来,而初剑似乎没有察觉到女子,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难道那女子的修为,比初剑还高?

    “小子,你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把仁儿的乾坤袋交出来,可以给你留个全尸!”初剑冷冷的声音,不夹杂任何感情,没有色彩的眸子中,偶有绿芒闪烁。

    事已至此,鱼生也没必要隐瞒,反而放松了心情,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干脆一五一十的将刚刚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初剑终于皱紧了眉头,冷声道:“死到临头还编故事!我坐忘宗没有你说的那个人,赶紧把东西交出来!”

    初剑眼中绿芒越来越盛,诡异中给人一种野兽般的感觉,鱼生无可奈何,摊了摊手说道:“要杀便杀,反正你要的东西不在我身上!”

    初剑愣了愣,突然狞笑道:“死?太便宜你了!”

    初剑说着,身形犹如鬼魅,鱼生根本没有看清对方的动作,便被一只手抵住了嘴巴,随即一股腥臭的不知名液体被

    灌进嘴中,又感觉胸口一痛,那不知名的液体被其悉数吸进了腹中。

    鱼生感觉像是吃了什么腐烂的东西,腹中一阵翻滚,连忙用手去抠,却吐不出一滴水来,就像离开水的鱼,只能在岸上等死,恍惚中他似乎真的看见自己的手臂长出了鱼鳞,那居高临下的面孔,嘴角扬起一条诡异的弧度,下一刻,鱼生彻底昏死过去。

    第二天清晨。

    鱼生睁开干涩的眼睛,发现自己仍在那处山谷中,昨晚发生的事就像一场噩梦,他猛然抬起手臂又放下,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全身,这才松了口气。

    “奇怪……我竟然没死?不好!”

    鱼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向着一个方向撒腿狂奔。

    坐忘山一座子峰之上人山人海,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远处高台上的一名道袍老者,此人须发皆白,头顶挽着一个髻,半眯的眼睛中精光闪烁,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

    道袍老者身边有六人,分两边端坐,其中两名妇人,三名中年男子,还有一名和他不遑多让的束发老者,此人紧闭双眼,似乎像是睡着了。

    “那中间的老者就是我们门派的掌门?”

    “废话!不是掌门又是谁?”

    “我进门以来,还没见过掌门,我听说掌门师叔祖乃是元字辈,比我们的师父还要大一辈?”

    “呵呵,别说你这个新来的,就算是我这个入门二十年的人,也是第一次见掌门尊颜,据说他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