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忽觉晓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棠阴山的夜色又与落霞山不同,如果说落霞山是夜色中的一只孤雁,那棠阴就是单纯的风花雪月,孤雁总能找到归路,风月却使人迷失。

    鱼生借着痛苦,第一次开始思考人生,他从未想过人活着是为什么,但这一刻他开始考虑,一张绝美的面孔浮现在眼前,那拉紧的嘴脸,竟露出一抹笑意。

    与此同时,流云儿躺在冷冰冰的石床上,同样开始思考起她的人生,眼前浮现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张呆头呆脑的嘴脸。

    一夜无眠,鱼生似乎已经习惯了身上的痛楚,透过窄小的窗子,看到棠阴山第一缕阳光,恰在这时,木门应声而开,流云儿蹦蹦跳跳的来到鱼生身边,轻轻说道:“鱼生,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鱼生有些失望,表面上却笑着点了点头,却早已身不由己的被对方拉出了门外。

    流云儿笑嘻嘻的拿出花瓣,载着鱼生来到了棠阴山的一处高峰,一个只能容纳两个人的峰顶。

    鱼生从来都没想过一座山能有这么高,放眼望去,皆是一望无际的浮云,峰顶刚刚好在云端露了个头,二人就仿佛坐在云上,初升的朝阳将二人脸色映的通红,此情此景,只看一遍终身难忘。

    鱼生有些发呆,流云儿的样子如出一辙。

    “这里的日出,果然怎么看都看不厌……”流云儿双手托着脸蛋发呆,鱼生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笑道:

    “原来棠阴山还有这么个好地方,要是期怡师姐在这就好了!”

    流云儿下意识的愣了愣,眼前的景色突然变的索然无味,喃喃自语道:“你反正要和师姐成亲,在你们成亲之前,多陪陪我嘛……”

    流云儿的声音极小,鱼生却一字不落的听进了耳朵里,傻笑道:“师姐说的是!”

    …………

    不知不觉,鱼生已经陪着流云儿看了三天的日出,当然,也蹭了不知多少顿饱饭,之前昏迷了三天的鱼生,饭量自然大增,奇怪的是,流云儿在见识了

    他惊人的饭量之后不惊反喜,每一顿不重样的让鱼生吃个够,估计这山上的山珍野味,仙果名酒都已经被鱼生尝了个遍,好在这些冻着平常闲着也是闲着,毕竟能在棠阴山修炼的弟子,最起码都已经达到了辟谷的阶段,否则又不知惹出什么祸端来。

    这三天可以说是鱼生整个人生中最开心的三天,当然,如果他记得的话。

    而今日,三日时间已到,果然像初尘说的那般,鱼生身上的痛楚在某个时间戛然而止,扯下身上的绷带时,连带结痂的皮肉一起扯了下来,背后则是一层光亮的新皮。

    鱼生挥了挥拳头,每一拳都能带起一阵风声,他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掌,感觉自己的力气又增加了不少,纵身一条,竟能跳出十米之高。

    一旁的流云儿惊讶的捂住小嘴,等鱼生落在之后,才一脸欣喜的拍手叫道:“鱼生!你好厉害!”

    鱼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刚好看到远处的流莺儿,隔着老远就听对方喊道:“鱼生、云儿!师父让你们过去一趟!”

    鱼生面色一喜,一把抱住流云儿的小腰,几个纵跃便来到流莺儿面前,却见对方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师姐?怎么了?”鱼生疑惑道,流云儿的大眼睛也是一眨一眨的看着对方,同样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生气。

    流莺儿没好气的指了指鱼生的手臂,气道:

    “原来门派里的传言都是真的,鱼生!你可是要娶期怡师姐的人,怎么能对云儿动手动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