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忽觉晓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落霞山,山路上。

    鬼三鬼四跟紧鱼生的脚步,再三叮嘱不能在山上乱跑,之后便找了块平坦的石块躺了下去。

    正是秋高气爽时,落霞山不似山中的阴冷,反而给人一种火热之感,秋风徐徐,鬼三鬼四脱下身上的杂役外套当做枕头,之前愤懑之色一扫而空。

    “鬼三……你说那小子能干完我们的活吗?”

    “谁知道呢?反正我们立了字据,干不完也是他的事!”

    “说的也是……不过我们还是回去跟王阎生说说,那小子若是累坏了,饭量必然大增,吃亏的还是我们!”

    …………

    另一处,鱼生拎起扫把开始干活,若是他还有记忆,定会觉得这扫地的活比码头上要轻松许多。

    鱼生脱下外套绑在腰间,看不出什么肌肉,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此人非常结实,一举一动都暗含力道。

    鱼生每一扫帚都会卷起一阵旋风,那些枫叶仿佛长了眼睛一般飞向两边,好似落叶归根。

    落霞山的枫树与普通枫树不同,他们的叶片是枫树最好的养料,落地之后两天便会腐烂成灰,再被树所吸收,否则这时时刻刻飘落的枫叶,早就将整座山都填满了。

    而鱼生这些杂役说是清扫落叶,实际只是为了不让养料浪费而已,关于这点,就算是甘净这个带队的也不知情。

    鱼生挥动扫把的速度极快,似乎还乐在其中,等到太阳下山时,他已经来来回回扫了三遍,包括鬼三鬼四那两段,见其面色,似乎还有使不完的力气。

    鬼三鬼四早就醒了,见此情景俨然一副见鬼的样子。

    “鱼生!这……都是你干的?”鬼三疑惑的看着鱼生。

    鱼生皱着眉头说道:“路面上的叶子怎么扫都扫不完……”

    鬼三抬头看了看飘落不断地枫叶,古怪道:

    “你怎么可能扫得完?不过你小子也太老实了一些,非要把路面扫得这么干净,搞得我们都不好意思走了!”

    鬼四连忙点头附和,甘净不知从哪走了

    出来,脸色和鬼三鬼四差不多,唯有鱼生一脸的愁云。

    鬼三见此,小声对鬼四说道:

    “我看这小子有强迫症,这活果然不适合他干,我们回去得和那王阎生说说……”

    天色朦胧,甘净再次吹响了他手中的那根笛子,人还没齐重明鸟便已经飞走,而那些未完成工作的,晚上只能走路回去,或者就睡在这深山老林里,一般后者都会神秘失踪,据说是成了山中野兽的食物,这种事情发生的多了,自然没人敢在山上过夜了。

    鬼三鬼四回去之后,果然去找了王阎生,鱼生却径直来到了吃饭地点勉强吃了个饱。

    “呵呵……你们二人找我有什么事?”

    王阎生翘着二郎腿,眼皮子动也不动的看着满脸献媚的鬼三鬼四。

    鬼三搓了搓手说道:

    “那个……王管事,明天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山头做事?”

    鬼四忙着点头道:

    “就是就是!王管事的恩情我们一定会记在心上,剑痕师兄那里,我们定然会美言几句……”

    王阎生闻言眉头一皱,突然座直了身体,说道:

    “换个山头?!今天你们的表现甘净已经跟我说了,如此优秀的人才,怎么能调到别的地方?正所谓物尽其用,我正打算让你们长期在落霞山干下去!”

    “这……”

    鬼三鬼四愣了愣,硬着头皮说道:

    “管事大人误会了,我们倒是无所谓,只是剑痕师兄……”

    王阎生不等二人说完,摆了摆手道:

    “此地是杂役堂,所有的事情都归我管,我秉公办事,一切为了门派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