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忽觉晓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不骄不躁,处事不惊,心如止水,亦死不嗔……”心缘仿佛背书般的说道。

    中年男子这才微微点头,目光落到心痕身上,说道:

    “你应该多和你师兄学学……那些孩子的事情为师已经知道,此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你们不必介怀!”

    心痕疑惑道:“师父已经知道?”

    心缘却道:“不是第一次发生?”

    中年男子男子没有多说,下意识的看了看海面,目光平静的说道:

    “此地不宜久留,你们现在就与我回门派!”

    男子说着,向巨船吹了口青气,只见巨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直到缩小数十倍才停止,整体变得犹如一根梭子一般。

    心缘和心痕见怪不怪,中年男子傲立船头,甩了甩宽松的袖口,三人脚下的梭船竟然极速腾空而起,直达百丈之高,眨眼间便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边。

    梭船穿梭的云间速度极快,本该半日的路程,半个时辰便已经走完,这还不算陆地上要花费的时间。

    此时夜深,下方却灯火通明,一眼望去,绵延千里不止,梭船缓缓落下,稳稳当当的停在一山头的平台之上。

    平台约摸百丈方圆,周围停着数十艘一模一样的梭船仍显宽敞,此时一名弟子急赶而来,恭恭敬敬的向船头的中年男子作揖道:

    “初痕师叔,您回来了!”

    原来这中年男子之名与心痕有一字相同,名为初痕……

    初痕也不看人,略微点头道:“你有何事?”

    来人立马恭敬道:

    “掌门吩咐,要是初痕师叔回来的话,还请到坐忘山一趟!”

    初痕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

    来人:“弟子告退!”

    初痕等对方走后,才对着身后的二人说道:

    “你们随我一起去坐忘山,我好给掌门师兄一个交代!”

    二人不敢拒绝,当即施展神通与初痕一同而去。

    与此同时,甲板上的鬼三睁开一只眼睛,鬼四则将双眼眯成两条缝,双双突然松了口气。

    “原来你们已经醒了?”

    二人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吓得鬼三鬼四抱在一起,转头才发现是船上一起睡着的四名弟子。

    “哈哈……这两人准是没见过世面,被初痕师叔的威压所慑,故而不敢睁眼!”另一名弟子调笑道。

    鬼三鬼四脸色立马一红,恼羞成怒道:

    “你们不也是?!面对同门长辈,连个请安都不说,怕是也装睡到此时吧?”

    那说话的地方仿佛被说到了痛处,脸色一阵一阵红一阵白,反驳道:

    “你们知道什么?!初痕师叔与别的师叔不同,要是被他看不顺眼,就算是带字号的弟子,也得掉一层皮!”

    此人说着,其他三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看得鬼三鬼四一阵恶寒,同时又庆幸自己没有睁开眼睛。

    偏偏在此时,一旁传来一阵鼾声,将众人从后怕中拉了回来,个个面红耳赤的看向呼呼大睡的鱼生,脑海中同时出现了一个想法:

    “这小子,怎么这么能睡?!”

    鬼三鬼四一人一脚将鱼生“喊”可起来,见鱼生睡眼朦胧,不由调侃道:

    “你小子,能到了哪位小娘子?竟然睡的如此香甜?”

    鱼生揉了揉眼睛,下意识地说道:

    “梦?我从来不会做梦……这里……是哪?你们是谁?我……是谁?”

    鬼三拍了拍脑袋,叫道:

    “糟糕!我忘了今天刚好是第七天!鬼四!快把那份契约拿出来!”

    鬼四赶忙在身上摸索一番,哭丧着脸道:

    “鬼……鬼三……契约……丢了!”

    鬼三:“什么?!你再找找!”

    鬼四:“真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