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大匠人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情况怎么样?”

    回到审讯室外,夏洛开口问道。

    “他们不肯开口,不过没有关系,人赃并获,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在牢里孤独终老!”

    查理肯定的说道,麻省没有死刑,终身监禁是对瓦西里最大的惩罚。

    对此夏洛不可置否,几百公斤的海佫因,在华夏的话这小子大概要被枪毙好几百次了,但这里自由民主的美利坚。

    果然还是直接使用暴力来维护正义更为彻底有效。

    按理说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夏洛不该有这样的想法,但不算明面上的,私底下死在他手里的坏蛋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侠,以武犯禁。

    以杀止杀,以暴制暴看似野蛮,实际上却非常有效。

    不过坏人既抓不完也杀不完,有正义的地方便会有邪恶滋生,夏洛能做的只是让迟到的正义来的快上一些。

    接下来的几天对瓦西里团伙的控诉已经提上了日程,斯拉维还有以弗兰克为首的一众的黑警全都惶恐不安,直到俄国总部派来的人在波士顿机场降落。

    “大概的情况我差不多已经知道了,老板的毒品生意被一锅端掉全是因为这个卧底?”

    俄国饭店中,一个梳着油头的冷峻中年人开口问道,他手上翻阅的正是夏洛的资料。

    “是的,瓦西里曾向我要过他的资料,但我没想到警务系统有关他的资料全是假的,motherfucker的他是南端分局的警探!”

    说话的人是弗兰克,等瓦西里一伙人被南端分局全部抓走他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在任职骑警期间反杀过墨西哥黑帮,而后被提拔为重案组的警探,还被授予战斗十字勋章,履历很精彩嘛。”

    看着照片上的夏洛,尼古莱·伊琴科嘴角微微咧起。

    比起被抓的那帮废物,他对这个夏洛更感兴趣,毕竟他很久没有碰到过这种级别的对手了。

    “泰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泰德是尼古莱的化名,斯拉维和他之前在俄国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他知道泰德是普希金先生最得力的手下,这次来他一定也带来了老板的意愿。

    “怎么办?当然是干掉这个警察了,至于那些蠢货,找人在里面动手,让他们永远的闭嘴。”

    泰德冷冷的说道,这是他的意思,也是普希金的意思,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瓦西里他们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听到这里斯拉维握着酒杯的右手有些微微颤抖,他负责妓女和收保护费,上次被瓦西里坑了一把,两人就一直不怎么对付,可现在他多少也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

    “是,我这就安排人去做。”

    有金钱开道,事情的进展非常的有效率,南端分局的号子里,几个羁押的重刑犯接下了这单生意,趁看守的警察不注意,直接弄死瓦西里和他的手下们。

    瓦西里至死也没想到,警察没要他的命,但老板却不给他活路,哪怕他嘴巴严到一条情报都没泄露。

    现实往往就是如此,大部分人都是死在自己人手里的,不过知道他们的死讯夏洛大概会很开心吧!

    如果不是这些俄国佬的刺杀名单上还有他的名字,夏洛的确会很开心。

    “泰丽,别着急,我们已经扳倒瓦西里兄弟了,斯拉维也逃不了!”

    躺在床上夏洛和泰丽打着电话,这一次能铲除瓦西里兄弟的贩毒势力,泰丽在其中功不可没,没有她夏洛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查到兰奇。

    不过瓦西里兄弟被抓了,斯拉维还逍遥在外,泰丽并没有逃脱苦海,所以夏洛还没有做到当初的约定。

    打完这通电话夏洛拉了拉被子正打算睡觉,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夏洛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查理打来的。

    奇怪,都这个点了查理打电话来干嘛?

    想到这里夏洛按下了接听键。

    “夏洛克,大事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