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浪子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你不是两个月后才来呢吗?

    这种话乌鸦肯定不会问出口,这等于明着告诉所有人,自己和了解对方行踪的人士有密切联系,实在太蠢了。因此,乌鸦只是很随意的握上了米馨的手,笑眯眯的说道:“不用说抱歉,金主上门,别说现在已经八点多了,就算半夜敲门也没关系,来来来,请进请进,有事咱们里面谈。”

    “哦?”米馨瞟了一眼刚刚把小胖子吓得半死的屋子,温柔的笑容极富亲和力,“一定是金主吗?说不定其实是债主哦,你就一点都不担心?”

    “呵,债主也无所谓,反正进了这个屋子,要是债主就出不来了,没关系的。”乌鸦指了指旁边脸色还没恢复血色的小胖子,一脸灿烂的笑容,“而且我可是诚实可信的乌鸦,怎么可能做那种欠债不还让债主找上门来的事,呵,所以根本没有债主,还担心什么。”

    “原来如此。”米馨歪了歪头,满是成熟风韵的大眼睛里带着几分狡黠,“赵思恩是南陈的书画大家,尤其是作画一项,一手掩映法冠绝古今,而且在他之后掩映法就此绝迹,他的画作,可以说是掩映法最后的辉煌。可惜的是,过去两千多年了,他留下的二十七副名画大多在战乱中损毁,世间只有两幅尚存。”

    乌鸦嘴角一阵抽搐,脸上的笑容变得有点尴尬。

    “这两幅名作在种种机缘巧合之下被我们米家重金购得,不过,这种全人类的艺术瑰宝我们不敢独享,因此和西林省立博物馆合作,交由他们负责面向全世界无偿展出,算是为宣扬艺术做点贡献吧。”米馨盯着乌鸦的眼睛,掩着嘴轻笑道,“本来是挺好的事,但是很遗憾,2376年,有人从东陆西林省的博物馆里借走了三副南陈画作,思恩先生的两幅名作就在其中。从那以后,世人再也无缘一睹先贤的风采,实在是一大憾事,您说对不对,乌鸦先生。”

    “那两幅画啊。”乌鸦点头道,“实属难得一见的珍品,确实挺遗憾的。作者的身份其实无所谓,掩映法这种名气上的东西也还是其次,不为别的,就凭踏浪图下角的那尾游鱼,就足以让他坐稳南陈第一名家的位置了,啧,看的我都有点舍不得交货了。”

    “看来乌鸦先生也对此有所研究啊。”

    “不然怎么保证自己偷的是真货。”乌鸦撇撇嘴说道,“不过,我怎么不知道那些画是米家的财产?”

    “无名氏捐赠,这是当年我和凯恩馆长达成的协议,他去世之后,除了封存的协议之外,世上只有三个人知道。”明明是受害者,可米馨却笑的很自然,亮晶晶的眼睛里一点没有生气不满的情绪,“所以说,乌鸦先生承认了?那我可以进去了吗?”

    “我一开始就说了,无限欢迎。”有意隐去了金主上门这半句,乌鸦让出了房门,顺势瞟了那群士兵一眼,嗤笑道,“不过,我跟军方的人一向不怎么合得来,我可不希望你们走后,我的房子里满是他们的气味,所以……”

    “我们接到的命令是保护米女士。”王少相冷着脸说道,“尤其是在绿区之外,决不能离开她一步。”

    “哦,但那是你们的命令,和我有什么关系吗?”乌鸦笑呵呵的说道,“现在我的命令,是严禁你们进去,你们可以自己做选择,看是准备违反哪边的命令,呵呵呵,慎重一点哦,关系重大呀老兄。”

    朝着一群人露齿一笑,乌鸦再也不看他们一眼,向米馨伸手虚引:“米老板,还有这位一直盯着我看的一级高手,请进。”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