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小语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莫白走到连启成跟前,从推车上抱起孩子亲了一番,笑着问,“宝宝最近怎么样?乖不乖?”

    “很乖。”连启成笑着在孩子脸上捏了一把,“这家伙越长大我就越是喜欢,而且也很聪明,前两天我拿了些东西让他抓阄,抓了好几次都抓得玩具枪,看来他以后也要跟他叔叔一样当特种兵了。”

    “当兵也挺好,能够锻炼他。”对于孩子未来的选择,莫白并不会干涉。

    她只有一个想法,只要孩子平安长大,无论做什么她都会支持。

    但违法乱纪的事可不行。

    跟连启成闲聊了一会,还是没有看见张妈,疑惑的问道,“怎么不见张妈。”

    “刚刚有人给她打电话,接电话去了。”连启成看了眼别墅里面,小对莫白说,“连恺应该已经都告诉你了吧?”

    莫白点头,“说过了。”

    “那你去问问,看看她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们能帮的都帮,毕竟在我们家也干了二十几年了,不能亏待她。”

    把孩子放在连启成手上,莫白道,“我进去看看。”

    别墅里,莫白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张妈,最后是在楼梯口的拐角处发现她的,正一个人在偷偷的抹眼泪。

    莫白拿了几张餐巾纸过去递给她,柔声道,“张妈,发生什么事了?”

    张妈没想到她会突然过来,吓得急忙擦掉眼泪,“夫人,你怎么过来了?来看小少爷吗?老爷带着它在院子里玩呢,你没看见吗?”

    说着转身要跟莫白出去,被莫白拦住。

    “我是专程过来找你的。”

    “找我?”张妈疑惑的看着她。

    “嗯。”莫白拉着她的手,声音轻柔,“刚刚看见一个人躲在角落哭,发生什么事了?”

    “没,没事啊。”张妈眼神闪躲了一下,讪笑着说,“我就是人不太舒服,年龄大了,身体不舒服就哭,让你担心了。”

    “我跟你一起生活了一年多,虽然不是特别了解你,但也很清楚你的性格,张妈,我拿你当亲人,希望你也把我当做亲生孩子来看,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会帮你一起解决的。”

    “真,真没事。”张妈摆了摆手,依旧不肯说。

    见她这个样子,莫白不由得生气,“你不肯说就是拿我当外人了?还是说发生的事情跟我们有关?是我们哪里让你不开心了吗?”

    “不是,跟你们关系,你和先生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不开心呢?”张妈着急解释。

    “那你快点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妈原本不想说,但莫白一直追问,无奈之下,只好告诉了她事情原委。

    “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他不知怎么回事,又欠了赌债,这次更是欠了500万,对方的人说要是一周之内还不了钱,就要了他的命,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虽然恨铁不成钢,但也不希望

    他被人打死。”

    张妈说着又要哭了起来,“我的工资就算再多,也不够给他还赌帐的,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上次说改了,可没想到才过了两年,又犯了老毛病。”

    莫白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轻轻的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家里发生了事,你自己解决不了,就应该告诉我们,钱能解决的事都不算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的。”

    “不行啊夫人,五百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就算在你们家打一辈子的工也还不上,这个钱不能让你们出。”

    “张妈,你了解我,我看中的不是钱,而是人,五百万固然不少,但跟你比起来不算什么,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帮你解决,这一次,不但帮你解决这件事,也会想办法让你儿子从此戒赌。”

    “可,可是……”张妈还是不想麻烦莫白。

    “别可是了,这些年你尽心尽力的照顾连恺,现在又把子轩照顾的这么好,你让我们没有后顾之忧的拼搏事业,我们为你解决麻烦不算什么。”

    来之前莫白就想好了,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会尽全力帮助张妈。

    赌债虽说有点麻烦,但不是说不能解决。

    “夫人,你对我这么好,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们。”

    “好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一会你把你儿子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去见他,其他的事你不用管了。”

    尽管张妈不太想麻烦莫白,可是她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欠下她这个大人情。

    宏瑞地产公司对面的咖啡厅。

    连恺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齐筱,脚下微微迟疑一阵,还是迈开步子走了过去,小白说得对,有些事方面解决也好,免得以后麻烦不断。

    到齐筱对面坐下,没有点喝的东西,连恺直接进入正题,“说吧。”

    “阿恺,你……”

    “以后不要用这种亲昵的方式来称呼我,我怕我太太误会。”瞥了她一眼,连恺面无表情的说,“叫我名字。”

    齐筱苦笑一声,“你现在对我多说一个字都是吝啬么?”

    “从进来到现在,我对你说了不止一个字。”抬手看了眼手表,连恺冷声道,“下午还有个会,你只有十分钟时间。”

    齐筱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她放在心里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会对她说出这么冰冷无情的话,他的每一个字都像针一样,扎在她的心口,痛到无法呼吸。

    “我找你来是想送你一份礼物。”齐筱吸了一口气,把一个小礼品盒放在他面前,“这份生日礼物原本早就应该给你的,只是我你和莫白的事气的失去了理智,一直没有机会拿给你,现在我也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