荠落月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已经退役了吗?(还好我对哥哥让这些老兵退役的事还是知道的,不然我打量了他这么久才认出他来,那会很容易露馅儿的。)”我的声音跟哥哥的很像,但他却还是很细心地察觉到了,面前的这个,跟元帅长得一模一样,但不知怎么的他都觉得有点怪怪的,这声音?这给人的感觉?从他第一眼看他就觉得这个元帅没有以前看到的那个元帅那么的有男子气概了,这气质反倒是跟以前捉弄他的那个小不点儿公主有点儿像(呃,其实就是小时候的我了!)“元帅,你怎么跟以前有点不一样啊?”

    他开始打量起我来,我见他这样打量,我有一点心虚(果然是比我多活了好几万妖年的妖,这感觉可不是一般的敏锐。我得赶紧想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但我很快正了正身子“咳咳,你已经有几妖年没看见我了,有些不一样,也是正常的。”又缓了一下“你又怎么在这?”他眼神暗淡了下来“不,不止我一个人在这,我们退役的老兵都在这!”(这个元帅给他的感觉很奇怪,但是也给他一种亲近感,而且这个不知真假的元帅,也是以身救出了那些赤军与他们的亲人,就冲这一点,他就是可以与他说这些的。)

    我惊讶极了!这么大的地牢,退役的老兵有两百左右,难不成关的大部份都是我们的退役老兵,我又向远处望去,虽然隐隐约约有些看不清楚,那这里面还有其他种族的呀!还有些牢房也是空的,按理来说,应该没有那么多人呐!再想想我闻到的这么浓重的血腥味儿与铁锈的味道,而那血的味道也很像狐族的。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不好的想法。他见我这个出神的样子,也知道我应该是明白了发生了些什么,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元帅,我们的妖已经因为那些可恶的狼族只剩下八十了。”

    “什么!”我看了看他旁边的几个空着的牢房,那里面看不太清楚的地板上明显有着几滩才刚刚产生的血迹,还有一些血迹都已经变黑了。我的身体一下子像被抽空了一般,战场上的残酷,我尚未看到。(我可还没经历过真正的两军正面冲突,也没嗅到过同族之妖这么浓厚的鲜血,我很多黑暗都没有看到,现在这样呈现给我,我又如何一下承受!)而这只是冰山一角的地牢,那可是我同族的鲜血呀!这么多的同族,没有在战场上的博杀中牺牲,却是被这地牢里的刑具残害,这是如何的壮烈,他们本就年老,又是如何承受住了那冰冷而无情的刑具,带着满身伤痕结束自己的生命,在战场上,好歹有马革裹尸,在这,却可能连个全尸都看不见,更别提什么安葬。我的身体失了神,跌坐在那光柱后,双目含悲,眼

    中蓄泪,却是又一个劲地压抑着,我一个元帅,这就这么轻易的落泪的话,岂不是很容易让他们轻看,但我,可能是白灵的影响吧!(白灵:自个儿心软,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老兵见我这样也是愣了,这个跟元帅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小伙,果然是元帅的替身吧!元帅年纪虽小,但这些场面他还是见过的,毕竟在狐族的地牢之中,也有许多可恶狼族的鲜血,虽然元帅年纪尚轻,其心却是坚韧无比,他们也是见过哥哥用刑的,果断,冷情,残忍!(我:哥哥才不是这样的!傲娇龙与银念大哥:他在你面前当然不会这样了,不过嘛,我们在你面前也是隐藏了这些的。)这个少年可有些感性了,怎生的气质还有些偏娘,除去这些,他模仿元帅还真是十分相像。

    这些狼族,那个狼族太子爷只接触过元帅一次,他们肯定是分辨不出的。不过,这,元帅哪找来的替身啊?本以为这小伙子怎么的也是身经百战,见识也有那么多了,敢于一个人留在狼族,还让狼族开了先例,没有让被俘虏的他到地牢来,还直接敢在被封了灵力的情况下一个人往外逃。怎么着也是一个有着将才潜力的小伙,这样一看,怎么有点像个愣头青呐,他周身的气质加上元帅本来就绝世的相貌,听说那狼族太子待他还挺好,他又这么像个小姑娘(呃,至少哭起来的时候挺像的,而且看着他总想起那个调皮的狐族小公主,这到底是哪家的孩子啊?这周身的气质也像是贵族出身,但我从来没在军营里见过他,难不成是新来的?我:我可不是哥哥从哪里找来的替身?也不是新来的,面对你呀,我只能说一句姜还是老的辣,你可是一下便看出来我不是哥哥了。)。

    听说那狼族太子又不近女色,却又让这小伙子作自己的贴身仆人,不会对这个小伙子有什么非分之想。他将他打入地牢,还是看守的最严的一个,是想将他囚禁在这里?(我:你老人家的想象力,要不要这么超凡脱俗?他把我关在这个最严的地方,还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