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梦千回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高吉胜到了那家半个多月后,前往陈阳进货的任务就成了他和那芙蓉俩人的事。

    那家在北镇县城新建的轻工商场二楼有两个摊位,一个是那芙蓉已经出嫁到城里的姐姐经营着,主要经营着婴幼儿常用品和童装,一个是那芙蓉自己的,主要经营的是面向少男少女的男装和女装。

    整个轻工商场内,特别是服装类的摊位的进货管道都差不多,但高吉胜暗暗佩服那芙蓉这个未成年孩子的眼光和卖货能力,他总结发现,尚未成年的那芙蓉总能在陈阳的大街上,敏感地抓住最流行的款式和色彩,同时利用自己高挑的身形,总是穿着当下女孩最流行的衣服,几年的社会历练和她精巧的化妆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青涩和稚嫩。

    更主要的是,她能很好地抓住比她大不上几岁的男孩女孩的心里,进行着有效的沟通,价格方面也非常灵活,即便这样,高吉胜暗暗一算,一件春秋上衣,最低她也能挣到进货价格的一倍左右,绝大多数的时候,甚至翻上两番三番。

    生意的红火,自然遭到了同行的嫉妒,特别是高吉胜来到那家后,那芙蓉和她姐的生意愈发地好起来,原本半个多月一进货的周期,现在缩短到了十天左右,与此同时,前去到那家姐妹摊位找事的、无理取闹的人隔三差五也多了起来。

    几天来,高吉胜在轻工商场里通过默默观察,发现前往那芙蓉摊位前捣乱和无理取闹的一伙十八九岁的几个流里流气的小子有些来头,还和那芙蓉临近床位同样卖男女时装的涂着浓眉和紫红唇彩的姓宋的女摊主有着某种关系。

    晚上回到家,饭桌上,高吉胜提起了这个事。那芙蓉皱着眉冷笑着说:“挑事的叫宋志刚!是这个姓宋娘们儿的亲弟弟!我不惧!就是这个娘们整天明里暗里跟我过不去,一猜就是她搞的鬼!”

    高吉胜沉着脸想了一下问:“这女的有啥关系和背景吗?”

    “卖货卖不过我,卖身卖骚耍嗲卖萌倒是一个顶俩,这个娘们和市场工商所的副所长搞的火热,我们卖服装这片的人都知道,一看见她那浪样,我就想吐。”那芙蓉撇着嘴,一脸不屑地说。

    高吉胜听到从这个未成年的女孩嘴里说出这番粗鄙的话,吃惊地抬头看了看她,又低头想了想问:“咱们家跟市场派出所的有啥关系吗?”

    “耿所长他老婆在我姐那买过小孩衣服,见了面能认识。”那芙蓉想了想说。

    “明天,你和你爹带着几套孩子衣服到耿所长家里认个门,马上把这层关系建立起来。”高吉胜板着脸严肃地看着父女俩,认真地说。

    “这个,我也不知道他家的门冲着哪头开

    呀?”那老汉一脸的为难。

    “可以打听嘛!这个关系必须建立起来,越快越好。”高吉胜不容质疑地说。

    就在那老汉硬着头皮到耿所长家送完礼的第二天,那芙蓉的摊位前就出了事。

    其实这矛盾是两天来积攒的结果。起因是那天一个姓宋的年龄约二十四五岁上下留着长头发,穿着一条足以扫大街宽的喇叭裤的男子据说是在那芙蓉的摊位上买了一件灰色的夹克衫,嫌样式不好,坚决要求退货。

    但那芙蓉坚持说这件夹克不是她卖的,一则她卖出的衣服她都要开具收据,男子拿不出,二是这件夹克衫商标已经撕掉,不具备退货条件。

    第一天那芙蓉好说歹说坚持着自己观点把这个流里流气的男子弄得理屈词穷地恨恨走了,高吉胜默默地站在远处看着,知道这件事肯定不算完。

    果然,第二天下午,这个流里流气的男子领着两个二十岁左右同样流里流气的男子再次出现在了那芙蓉摊位前。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这三人气势汹汹地来到那芙蓉摊位前,一语不合,便蛮横地要求退货,而且退货的价格也让在远处的高吉胜吓了一跳:五佰八十元。

    靠!这个价能够买下四个要求退货的灰色夹克,分明就是来找茬的。

    那芙蓉见状收了摊,气势上丝毫不惧,唇枪舌剑地和三个男子呛呛起来。

    四周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到底是未成年未出嫁的女孩子,当三个男人飙起了脏话时,那芙蓉气得满脸通红,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也在这个时候,实在看不下去的高吉胜分开众人,挤了进去。

    “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不丢人显眼吗?算什么本事啊?”高吉胜站到摊位前,沉着脸强忍着愤怒,冲着三个男人说到。

    “呵!╳你妈的,你算哪根葱啊?哪来的多嘴驴?!”换衣男子认得这段时间和那芙蓉一起回家的高吉胜,火气更大了。

    “我爸我妈在地下呢,怎么,想去那边问候一下吗?”高吉胜说着,阴阴地一笑,而在内心愤怒的熔岩已经蓄满了冲天的能量,冲破了他最后一道防线。

    “╳!还是条外地狗呢!?他妈的吓唬我呢?满市场你打听打听,我宋志刚惧过谁呀?”眼前这个留着长发穿着大喇叭裤的宋志刚听出高吉胜口音不是本地人,更加嚣张,指着高吉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