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瓜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        里昂听到了那声淡淡的咒骂,他觉得,那个声音很熟悉......对,好像就是那个邋邋遢遢的医生的声音。

    但是里昂知道,那个医生已经死了!没有人能在半条脊椎都被扯断的情况下还活下来。

    所以,肯定是自己听错了,这几天来精神的高度紧张,再加上这突如其来的生死剧变,让自己的脑子产生了混乱。

    可是,咒骂声能用幻听来解释,那么......面前的这个人呢?

    他看着眼前这个像是一堵墙一样的男人,自问道。

    是幻觉么?

    一股风声,猎猎作响,里昂知道,那是怪物的利爪拍下时,带起的一片没有来得及躲开的气流,那巨大的风声又被一刀劈开,撞在这具身躯之上,散至两旁,吹起滚滚的烟尘......

    这当然不是幻觉,里昂还没被吓到连真实还是虚幻都分不清的地步。

    就是这个屠夫,他肯定已经被感染了......里昂看着那明明肥嘟嘟的,但是却给人一种巍峨矛盾感的身体,那泛着青黑色的皮肤,蔓延着如同至暗枝条一样漆黑的血管......还有手臂上,那因为巨力的撞击而挣成碎片的医用绷带。

    绷带之下,是一圈恐怖的齿痕。

    没错,这个人被咬了,他应该已经变成了一具丧尸了......可是,为什么他没有像其他丧尸一样来咬我......而是,来保护我?

    里昂不知道,他只是一个刚刚来上班的警察而已,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甚至到现在,还没有想起这名屠夫到底叫什么?

    老乔治?

    老乔纳森?

    还是......老乔伊?

    ......

    这是个很难的问题,因为不单单是里昂在想,面前的这个屠夫也在想。

    “我的脑子好乱。”

    “我叫什么来着?”

    “我在哪?”

    “我是谁?”

    “哦,对了,我好像是叫老乔伊......可是,这个名字有点特别。我应该还有个名字才对......”

    “砰!!”

    一声巨响,不比那些手雷或者闪光弹爆炸的声音小多少,那是一只利爪,猛地打在那屠夫脸上的声音,巨大的撞击力量将灰尘推挤开,形成一道如有实体的波纹。

    这一巴掌,足足可以打穿一堵墙!

    可是,那屠夫的脑袋只是随着这一巴掌,猛地扭转了一个方向,然后......就缓缓的又转了回来。

    “对,我是个屠夫,我应该还有一个名字......叫什么来着?”他被这惊人的一巴掌扇在脸上,嘴角崩裂,渗出的鲜血淌进胡须之中:“我好像想起什么了?天堂......对,再打我一下吧!哈哈——让我想起来!再打我啊......求!你!了!”

    可能是嘴被打坏了,也可能是病毒已经开始侵蚀他的神经,总之,没人能听清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只能听到那笑声......透着一股子莫名其妙的悲伤,和震耳欲聋!

    “砰!!”

    又是一声巨响,比上一次更加的响亮,几乎已经脱离了肉体撞击声的范畴,如果非要打个比方,就好像是两个拆迁用的巨大铅球,裹上了一层厚厚的轮胎胶皮,又牟足了最大的劲头撞在一起一样。

    无比的沉闷,但是却带着一种无声的轰鸣。

    屠夫的脑袋几乎被拍到了一个足以扭断脖子的角度,里昂在他的身后,都已经看到了那灰白色的眼睛,和蹦散出来的鲜血。

    “嘎吱——嘎吱——”

    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那是扭转断裂骨骼时发出的尖哑摩擦声。

    他的脑袋以一个非人类的方式,又被颈部肌肉的蛮力硬生生的扭回了原位。

    “哈——哈哈哈哈————”他笑了起来,但是声音中带着点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