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摩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第二天我们三个一早出发,四个人回来,三个人回去,彦欢被表叔表婶扣在家里不让跟着,说是丫头大了老往外面疯不好,村里都有说三道四的了。

    我是拍手同意他们的这种做法,撇下那丫头自己就有机会跟陆凌云单独相处,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临行前林秋阳跟我娘单独在西屋坐了一会儿,我不知道他放下多少钱,可看我娘的表情明显是吓到了,送我们出屋的时候啥也没说。

    劳斯莱斯开出村口我带着他们又往青芒山站了一脚,到山上给我爹上了个坟。

    三月底的大山里,气候还有一丝微凉,淡淡的春泥夹杂着刚破土的青草,各种松柏也挂上嫩绿的色泽,我很喜欢家乡的山,只是不能把它常带在身边。

    看着哥哥祭拜父亲,心中多是感慨,终于盼来的这一天,他没能亲眼见到,真的很遗憾。

    不管将来怎样,这个家我都会守护好,让娘和哥哥平平安安,幸福的生活下去。

    至于光宗耀祖,传宗接代这样的大事就交给林秋阳了,希望他不负我的期望。

    祭拜过后我们一行三人开车回到奉天市,陆凌云准备先去医院看一眼,听说邢野已经醒了,转到普通加护病房。

    我也跟去,哥哥要回公司,这些天堆积了不少工作,恐怕短时间都没办法休息。

    邢野在鬼门关里转了一圈,真是福大命大的家伙,虽然暂时身体还没办法动弹,不过意识清醒还能说笑,已经不错了。

    当他听说我还给他输了400ml的血,装成很不情愿的样子,仿佛被我王占污了一般。

    我逗他说,让他现在还我,他却像根本没听见似的和陆凌云聊起工作上的事情。

    风暴渐渐过去,晴朗的天空下是一片祥和安宁,我心中还有不解和疑惑,但都不影响我此刻的心情。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更是心潮涌动的时节,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擦出爱的火花。

    “陆凌云,我记得你说过自己是一个保守的人。”

    “我说过吗?”

    “嗯,当我问你有没有碰过邢岚的时候。”

    “小橙子连这种事都记得?”

    “必须滴~~这可关乎到我切身利益的事,要不我多吃亏。”

    “既然这么在意,那就亲自确定一下吧。”

    客厅、沙发、卧室、双人床,我记不清如何在这些地方的缠绵,脑子里唯一能够想起的是一双温暖的手触碰我的脊背和那些怜惜的话语。

    “这些伤··很疼吧。”

    “嗯,那时很疼,现在不疼了。”

    湿润的温暖轻啄每一道伤疤,试图带走那些我曾为了生存不得不面对的战斗所留下的痕迹。

    我终于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给了他。

    付出一份爱需要勇气,好在我一直都是个很有魄力的人,我相信他也同样如此。

    美好是幸福的开始,当和煦的阳光照射在我的脸颊时,我下意识的躲进结实的臂弯里。

    “天亮了。”陆凌云温柔的嗓音从我头顶传来。

    “不想起。”

    “那就再躺一会儿吧。”他说着扬起被角将我盖了起来。

    “喂!!————”

    “嘘————”

    当我再钻出被子时已经快八点,再不起真的要迟到了。

    两个人收拾收拾出门连早饭也没来得及吃,陆凌云在道上买了两张手抓饼。

    到了市局走进一队办公区,金泰迪迎面向我走来,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露出一脸的困惑。

    “彦成···你有什么喜事吗?怎么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交女朋友了?”

    “一边去,没有的事别乱说。”

    “肯定有事,我可是专业的,来,你让我好好看看。”

    我一抬手拳头在他面前晃过,吓得他倒退两步,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