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夜怪客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        余国辉愣了愣。

    他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放下了手中茶杯,推了推眼镜才开口道:“小秦……你要知道,今天的一切,都会被记录到src的档案中。以视频的方式。”

    秦夜深深点了点头。直视对方的眼睛。

    数秒后,余国辉微微颔首,神色也郑重起来:“请说。”

    “胡闹!”一楼,看着视频的五个人,三位白大褂齐齐站了起来,满脸焦急。

    林瀚总觉得有什么在窥视自己,这种感觉很诡异,不强,但是在对方的目光下,自己好像不着寸缕。他轻咳了一声才回过神来:“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s9527……简直是……不知轻重!”一位国字脸的白大褂仿佛有些急了,焦灼地在房间里踱步:“余老已经提醒他了,今天的一切都会被记录到src的档案之中,他还说有想法!这……过了,真的过了!”

    林瀚抓了抓头:“什么意思?”

    苏锋淡淡道:“字面的意思,余老那句话本身是随便问一问,身为当事者,有自己的看法是应该的。但不应该的是……在这里说出来。”

    “对方是谁?是华国知名的阴灵专业学问大家,秦夜解决了这个课题,他让秦夜来这里,并且以视频的方式记录,其实是想提携秦夜一下,因为对方的身份,他的一切视频都直达天听,这种时候混个脸熟是最好……”

    林瀚不解道:“说出自己的看法,不是更能加深印象?”

    苏锋摇了摇头:“不,他的看法难道能比得过src?班门弄斧而已,一旦说得不好,上面的人看到会有什么想法?你不用猜,我告诉你:这个小家伙实力不错,但太自以为是。一旦有了这种想法,他的前程恐怕也局限于此了。”

    “印象这种东西,植根于人心中,平时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但一旦秦夜的升职报告发上去,正好被上面看到,这份印象就又提起来了。除非……”

    他扫了一眼屏幕,林瀚低声试探道:“除非……他真的说出了让人眼前一亮的新见解?”

    苏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谈何容易。”他叹了口气:“src……那可是华国对抗阴灵战线的理论桥头堡,要让他们觉得出彩……难难难。”

    二楼。

    “那我就献丑了。”秦夜很清楚,什么时候该藏拙,什么时候该亮剑,要让这位大拿对自己另眼相看,这点东西可不够。

    他根本不知道一楼的担心,对于他来说,再牛逼,一个阿尔萨斯足以秒杀他们全部!

    他深吸了一口气,身体悄然往前,沉声道:“我的看法是……阴灵确实分类很多,而且有极其明显的表象和危险性!”

    余国辉的目光垂了垂,心中微微有些失望。

    现在已经在记录,说什么也晚了,他本来还希望对方说出一些新的见解,但是……这也在预料之中。

    其他人恐怕不清楚,他们这种身份,有关的所有视频,是要经过src和特别调查处判官级别的修炼者亲自过目的。

    或许触类旁通,就有了新的想法。

    看到他不吭声,秦夜微笑道:“余老先生,我的意思是……这个极其明显的表象和危险性,恐怕远比你们想象的更高。”

    “比如?”

    “比如……

    魇灵。”

    这个词一出,余老刚才垂下的目光霍然抬了起来,第一反应,就是脑海中立刻搜索了一遍知识库。

    没有……

    没有!还是没有!

    全新的词汇!

    “这是……你创造的?”他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秦夜太年轻了。

    “……抱歉,我不是质疑。而是任何阴灵的分类,都是长久以来积累的案例才做出的推测,而且要亲自剖开这个案例,找到结果。你的年纪……”他没有说完。

    18岁,你经历了多少?

    秦夜笑了。

    如何做一只优雅的舔狗?

    自然要舔到对方射出……不!舔到对方舒舒服服,舔到对方最想被舔的那一点。

    对于学者,当然跪舔知识。

    你不知道?

    抱歉,我不是说你,我是说整个src都是……咳……地府的几千年收藏,你们对真正的阴灵一无所知!

    没来由地膨胀起来了啊……

    “有一点我没和余老说,那就是我询问过最后那道阴灵出现的方式。”他沉着说道:“这我才知道,最后的女性阴灵,是宋家芳的前辈,而死前怀孕,穿猫裤被打死的瞬间,因为心中的怨恨称为恶鬼。”

    “我有这样一个猜测。”他直视着余老已经凝重起来的目光:“如果……这份阴灵的血脉,就像dna一样藏在血脉里呢?”

    是的,他刚才没有提隔代大遗传的真正成型条件。

    舔嘛……要慢慢来,不能一口舔到高/潮是不是?

    余老的目光霍然一凛,身子在椅子上动了动,差点站了起来!

    好新奇的想法!

    阴灵和科学,是两种体系,这几十年来,src一直在尝试着共通,比如制造一些专门打击阴灵的武器。宝安市的弓弩就是出自他们的手,但是……就算他们,也没有想过灵和人的关系!

    灵……是人死后才有的东西啊……

    那……为什么不能藏在人体内呢?

    “dna……灵魂……阴灵……”余老闭上了眼睛,脑海中飞快思索起来。脸色也逐渐泛红。

    要高/潮了……

    一楼,刚才还在担心的白大褂,此刻全都张着嘴,不敢相信的看着屏幕。

    “怎么了?”林瀚和苏锋不明所以,拉了拉三人:“他说错了?”

    “不……”一位白大褂转过头来,身体甚至有些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