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孤月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虽然最后没有保住前10,但还是给大家带来一更,感谢大家的支持!上前十,5更的承诺长期有效,求一下大家的保底月票!)

    此时,南华宫主也不与易皇见礼,径直在南华宫一侧的宝座上坐了下来。

    新任的南华宫主是他的弟子,哪里敢占这位师尊的位置,早就站起身来,垂手侍立在旁边。

    南华宫主看向面前的秦傲,阴森冷笑道:“皮之不存兮,毛将焉附?”

    “你鬼门控制了下层,下层百姓是不做流寇了不假,但你鬼门振臂一呼,全都揭竿而起了!”

    “到时候上层还是上层吗?大易圣朝又是谁坐的天下江山?”

    一开始南华宫主意外归来,易皇以及大易圣朝当中的宿儒们,对于他还很有戒心,毕竟南华宫主是当年道门大叛乱的始作俑者。

    但此时此刻,听得南华宫主的论调,竟是如此地为大易圣朝着想,原本想要呵斥他的宿儒们,也都一齐沉默不语,似在静观其变。

    就在众人等待秦傲的反击时,他却是冷冷一笑,说出了一句似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来。

    “借了一个死无全尸之人的身体,不会觉得晦气吗?”

    哪知南华宫主居然笑了笑,居然直接应下这句话来:“谁人的身躯不是在这苦海炼狱沉沦,谁人的身体,不是一副臭皮囊……”

    “比得走肉行尸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你还是管管你自己吧!”

    话音落下,南华宫主乘胜追击道:“鬼门对大易圣朝有异心,从汝所献之策上看,此心已图穷匕见,昭然若揭!”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秦傲被南华宫主骤然将这一军,好在他聪明万分,就在这之前,已想好了对策,当即开口道:“治民在于生息,仅以儒道治国,过于僵化,仅以道治国,太过柔弱……这些已由秦国师之前论证过,我便不再多做赘述了!”

    “若以鬼道兼之,民有苦痛,辄可求告之,以法、巫之术解其发肤之苦,民老病而死,以鬼道为其埋葬,告以轮回之礼,已安其心,缓其死别之痛……”

    “民安居乐业,圣朝必盛世昌隆,千秋万代!”

    秦傲此时的表态已经非常清楚了。

    仙道制士也好,鬼道治民也罢,不过是维持盛世的手段而已。

    可偏偏……

    南华宫主依旧冷笑道:“欲盖弥彰,若你鬼门心内无鬼,为何要献这等有隐患的主张建议?”

    “这天下是太平了,但天下已不是圣朝的了,而是鬼道的了!”

    秦傲竟是一时被南华宫主给诘问住了。

    他之所以要将鬼门的道在民间推行开来,正是因为鬼道信仰脱胎于民间。

    解铃还需系铃人,若要找到破解原来信仰的方法,只有从民间去将已经有构思的鬼道治世之法,修身之道,世界之观点在百姓中间去实践,去调整……

    方才可以得到破解永劫圣子之道的鬼道信仰。

    然而在大易圣朝这样一个相当于中央集权的世界里,想要直接去底层传道,这等于是造反。

    所以秦傲才会在连续两次论道大会,先传播了鬼道的思想,破除了别人,尤其是统战阶层对鬼道的偏见之后……

    才深思熟虑地在第三次论道大会时提出要“仙道制士,鬼道治民”。

    如果南华宫主没有出现,也许秦傲的计划就能够实现。

    可现在,面前这个南华宫主,明显是被外来的入侵者重塑了身体,在这论道大会上,与秦傲针锋相对,甚至反诘得叫他陷入了被动之中。

    正在秦傲思量如何反驳南华宫主的时候……

    南华宫主却是冷笑出声道:“秦傲,我这里还有一件证据,你要不要看一看?”

    话音未落,他已是取出一枚留影宝珠,注入道法。

    须臾,一张大幕倒垂而下,光幕之上却是让人难以直视的可怕场景。

    一个个十字木架上,皆是剖心破腹,死相凄惨的人尸。

    男女老少都有,木架之后是燃烧的村庄和城市。

    一名戴着青铜狰狞恶鬼面具的巫师,一手执丧门剑,一手握铃铛,念念有词,边唱边跳。

    周围则多是手臂上缠着黑绸带作为标记的青壮男子,草莽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