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渡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第二天清晨醒来,泪水打湿了枕头。心中万分压抑,却无处诉说。他知道那个模糊的影子日后只会远离他的生活。

    曾经的爱情,再也无法实现了。她为了他的幸福,毅然选择了付出她的灵魂。“承熙,今生你要好好的活着,即便没有我,你也要好好地,幸福的活下去……”恍惚间他仿佛听见凌珍对他说话,泪水瞬间夺眶而出模糊了他的双目。

    很多年之后云承熙才在睡梦中得知,凌珍之所以自尽是知晓自己被一股力量控制了心智,但不知是什么妖人要她加害承熙,为保承熙安全,她才写了一封诀别信,深夜便投河而死。

    至于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番场景,没有人知道了,凌珍在他凄惶的梦中对他说,所有的过往都无需再追究了,因为没有意义,过去的永远不会再回来,而他们也都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从今往后相忘才是最好的归宿。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云承熙将那段过去深埋心底,只是偶尔经过沉香河畔时,总会为凌珍许一个来世安好的愿望。

    十月二十二,云无岫大婚。这天早上天气阴沉沉的,冷风呼啸,零零星星的开始飘落起小雪来。

    言曦吃过早饭后便站在院中的梧桐树下仰头望着天空,她的头上一直缠着厚厚的白纱。眼睛没有了,她依旧感受的到冰雪的寒气在空旷的眼窝内融化成水,隔着那层白纱落成泪。

    云香拿了一件披风走到她身边披在她肩上,轻声劝慰道:“姑娘,外面冷,进屋吧。”

    言曦静静地伫立了片刻长叹了一口气,“时间快到了。在哪里都一样。”

    她的话总是那样莫名其妙,云香听不懂,所有服侍她的人都听不懂。刚开始的时候她们还会问她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她们已经习惯了,或者说是麻木了再也不问她,只当她是自言自语。

    在屋外吹了一会儿冷风言曦还是跟着云香进了屋内。言曦扶着云香挨着熏笼坐下来,暖暖的炭火气息驱散了一身冰冷,却无法融化她心头的积雪。她的眼前不再是一片黑暗,她仿佛看见了一团一簇的姹紫嫣红,它们精灵一般盛放在眼前,一朵朵都是前世的希望与期盼。

    又开始了幻象呵。她内心深处轻笑自己,也不知道是多少次了,这样的情景。偶尔她还会在幻象之中看到那个白衣的背影,以及那一缕清澈的笛声。一直以来她没对任何人提起过,当年她在梦里看到那抹白衣的脸是钟牧昇,一直以来她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他,虽然她更希望是大少爷云承熙。

    中午的时候风雪停了。

    言曦坐在桌前问身边低头刺绣的云香,“二姑娘几时上花轿?”

    “申时。”云香头也不抬。

    言曦又道:“还有两个时辰。”

    “姑娘吃饭吧。”一个丫头掀了帘子端来了热饭菜。

    云香将筷子递到言曦手上,又取来一双筷子帮她夹了菜。

    这时门外传来柳姨娘的声音,“呦,这院里的雪怎么没人打扫?你们这些丫头是怎么做事的?言曦姑娘好歹也是老爷认下的义女,就算不是正经主子那也得好好侍奉。”一面连珠炮般批评屋外的几个粗使丫头,一面打开帘子进了屋内。抬眼看见言曦和云香在吃饭,又柔和地笑起来:“姑娘们在吃饭呢,吃吧,我也就是过来看看言曦姑娘。”

    言曦吃了几口放下碗筷寒暄客气道:“姨娘来了,快请坐吧。云香,去给姨娘倒茶。”

    “哎。”云香忙起身去倒茶了。

    柳姨娘看了看她们吃的饭菜,捡起一双筷子给言曦夹了一块肉放进她碗中,挨着她坐下来:“姑娘这里还住的习惯吗?”

    言曦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柳姨娘自从言曦住进夕光小筑就没有来看过她,这三年来头一回,言曦寻思,以她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个性,这次肯来看她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吩咐。但不见她开口自己也不说只顾低头吃饭。

    “姨娘放心,言曦一切都好。多谢姨娘挂念。”言曦吃完了一碗饭放下筷子回道。

    柳姨娘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哦,那就好那就好。没什么事儿姑娘就歇着吧。我先走了。”起身拍了拍衣服慌忙掀开帘子出门去了。

    云香有些差异她的举动,站在门口望着她出了夕光小筑的大门才进了屋内。坐在饭菜前继续吃饭。“这柳姨娘也是奇怪,无端端来我们院内做什么?沏好的茶都不喝上一口。”云香依旧想不明白。

    言曦靠在软榻上,身上盖着虎皮毯子,怀中抱着暖炉,安静的模样像是睡着了。

    云香吃完了饭,忙着收拾了屋子。屋外那株梧桐树不知什么时候落了两只乌鸦,竟扯着嗓子吼了两声。吓得正在干活的云香一个寒噤,扔下手上的活跑了出来。

    抬头望着树端的乌鸦,云香一阵怒气,低头寻了一块小石头握在手中,然后猛然向树端的鸟砸去。

    乌鸦听见动静扑棱着翅膀飞了。

    用过午饭之后,云夫人便坐在无岫的闺房内看着听秋宛冬二人为女儿梳妆,那鲜红的嫁衣上栩栩如生娇艳的夜合花,是言曦亲手织就,如今看上去像是盛开在无岫身上。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