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糕点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太子率领五千骑兵一路南下,速度非常快。

    完全是急行军的标准,日行近二百里。

    这是最精锐的骑兵,甚至达到了一人双马的级别。

    看上去不牛逼,实际上冷兵器实在这个行军速度已经很快了。

    而且这支骑兵队伍几乎不用带辎重,一路上到处都有人补给。

    距离还有一百多里的时候,下一个驿站不要说军粮,就连沐浴的热水和美味佳肴都已经准备完毕了,太子宁翼只要一停下来就能享受到无上的待遇。

    可还不止如此。

    一路上都有精锐骑士队伍前来投靠。

    全部都是越国的豪门贵族子弟,带着家族最精锐的武士,有些人甚至千里迢迢加入队伍。

    这当然是锦上添花。

    但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如今太子完全是人心所向,这一波就是刷功劳的。

    万一在太子面前露个脸儿,那这场投资就能换来十倍回报。

    所有人都知道,如今南瓯国战场上,越国军队超过了二十万。

    矜君的沙蛮族大军不足四万,而且还面临了断粮和瘟疫。

    这是一场必胜之战。

    所以太子宁翼还没有到天南城,身边的骑兵就已经增加到八千人了。

    整个越国大半的贵族都派人来了。

    不仅如此。

    太子军队每经过一城,必有无数读书人和民众前来迎接。

    当然,读书人是自发的。

    因为太子的利益就是越国读书人的利益,他的基本盘就是文官。

    天下文臣为了太子之位,甚至敢和国君对抗。

    至于这些老百姓是怎么来的就不得而知的,但总之就是箪食壶浆,万民拥护。

    而且从太子离开国都的那一天起。

    整个文官系统就开始了舆论造势。

    一天比一天升级。

    几乎将南瓯国之战烘托成为百年一来最伟大的战争。

    甚至比二十几年前吴越大战还要重要,还要伟大。

    只要打赢了这一战,只要灭掉矜君,就能换来越国几十年的长治久安。

    这话是没有错。

    但烘托得太过分了,几乎要上升到圣战的地步。

    但读书人就是这样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等太子进入天南行省的时候,整个舆论造势已经到了巅峰。

    如火如荼,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一般。

    无数民众也被读书人带动,跟着一起嗨起来,如痴如醉。

    很快祝氏家族觉得自己发力过猛了,想要稍稍冷却一下。

    但是来不及了。

    此时就算没有祝氏的引导,就算没有文官势力的引导,整个越国读书人已经陷入了自嗨了。

    文人支持太子,部分武人支持三王子,傻逼支持宁政。

    这一条已经深入人心。

    整个越国的文人都已经觉得,维护太子地位,人人有责。

    这甚至不是为了太子,而是为了读书人的利益而战。

    完全自发性地宣传太子率领的这一场大决战。

    拼命写诗,拼命写话本,而且花钱让说书先生在酒楼客栈讲南瓯国之战。

    一时之间,简直就是铺天盖地,天下瞩目!

    就连最偏僻的山野之中老农都知道即将要爆发一场国运圣战,太子殿下亲自出战剿灭越国最大的敌人矜君,这是一场灭国之战,将换来越国几十年的长治久安。

    就连傻子都在街上高呼念着:太子来,矜君亡!太子来,大南倒!

    在这种山呼海啸中,太子率领的骑兵进入了天南城。

    此时,宁翼迎来了最最强大的一支援军。

    天涯海阁武士!

    仅仅只有二百人,但全部都是高手。

    当然了,他们身上毫无标识。

    率领着二百天涯海阁武士的,是左辞阁主的另外一名记名弟子,李南风!

    从中可见,宁寒公主对宁翼的这一战有何等重视。

    这二百名高手,只有一个目的,保护宁翼。

    这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啊。

    万众宠爱于一身。

    太子进入大都督府,见祝戎总督!

    ……………………

    祝戎总督的病是真的,这几个月呕心沥血,确实透支得厉害。

    但病得这么严重确实假的,是专门服下了特殊的药物之后,才显得生命垂危。

    “太子殿下,臣不能给您行礼了。”

    宁翼道:“舅舅不必多礼,你为我做的事情,我都在记在心里。”

    祝戎总督道:“我越国二十万大军包围矜君三万多残军已经快要一个月了,但太子您不来这一战不敢打。”

    当然不敢打。

    万一太子没来,大战就彻底赢了,就灭掉矜君了,那就尴尬了。

    我还没有开枪你就倒下,显得我枪法特别准吗?

    祝戎总督道:“殿下啊,如今整个南瓯国战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而这个东风就是您。”

    太子道:“一切物资都准备齐全了吗?”

    祝戎总督道:“全部妥当,只有多,没有少。”

    这就奇怪了。

    之前开战的时候,祝氏家族竭尽全力,物资还显得比较紧张。

    如今二十万大军包围矜君,物资反而充裕了起来。

    其实一点都不奇怪。

    之前大家不知道输赢,害怕自己的投资打水漂啊。

    而现在眼看着就要赢了,天下商家,贵族,包括隐元会当然就放心地赊欠了。

    每一日都有堆积如山的物资运入南瓯国战场,锦上添花的事情谁都愿意做。

    祝戎道:“为了这一战,我祝氏家族几乎把几十年的家底都掏出来了。”

    太子宁翼道:“祖父和舅父的恩情,宁翼永不敢忘。”

    祝戎道:“殿下,我说这句话不是为了示恩,而是想要告诉您,谨慎,谨慎,再谨慎!”

    太子宁翼道:“我明白,舅父。”

    祝戎总督道:“去了南瓯国之后,战事上要相信祝霖,相信南宫傲,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

    这话一出,太子宁翼心中稍稍有些不快。

    祝戎你这话什么意思,就是不相信我了?

    说白了就是让去做一个菩萨雕像,让人供着?

    祝戎还真就是这个意思。

    太子您只要人来就可以了,至于您的智慧和才能还是留着以后用吧。

    这一次就坐享其成。

    把我宁翼当成三岁小儿了吗?

    但祝戎不敢不谨慎,整整二十万大军,一旦折损,祝氏家族在越国几十年的经营都付之流水了。

    太子之位,也几乎就要不保了。

    宁翼道:“舅父放心,这一次我去南瓯国,只带眼睛和耳朵,不带嘴巴。

    祝戎知道太子心中不快了,赶紧缓和口气道:“殿下言重了,言重了!”

    太子忽然道:“沈浪说,矜君可能有阴谋,舅父觉得呢?”

    祝戎总督沉默片刻道:“为帅者,万事都要考虑周全。沈浪说矜君有阴谋,是为了引蛇出洞,但当然荒谬,毕竟他折损了三分之二的大军。但依旧不可不防,所以臣对太子只有一言,穷寇莫追,一旦矜君逃入了大南国境内,我们大军千万不要追赶,不要进入丛林,不要进入大山。”

    太子宁翼点头道:“我明白。”

    祝戎总督再一次重重强调:“大南国境内,到处都是密林高山,我们大军根本施展不开,会被活活拖死的。一旦矜君突围逃走,万万不可追赶。”

    太子宁翼道:“我明白!”

    ………………………………

    次日!

    太子宁翼率军一万,进入南瓯国境内!

    至此整个战场上的越国军队,达到了惊人的二十一万。

    五天后!

    太子宁翼赶到战场!

    “臣祝霖,参见太子殿下。”

    “臣南宫傲,参见太子殿下。”

    这几个大将还算是矜持的,而剩下的高官将领跪舔得就非常直接了。

    “我们望太子如同婴儿望之父母,殿下来了,大局就定了。”

    “对对对,太子殿下来了,我们的心也就安了!”

    太子宁翼一丝不苟地还礼,然后道:“大姐,祝霖将军,南宫将军,你们都是一代名将,这一战该怎么打,孤完全仰仗诸位了,我是来学习的,只带眼睛和耳朵,不带嘴巴!”

    这话一出,所有人松了一口气。

    为将者最怕的就是上位者瞎指挥。

    太子能有这样的态度,再好不过了。

    但是口头上,大家当然要马屁纷飞。

    太子殿下英明,我等马首是瞻。

    只要太子殿下一声令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太子宁翼道:“在国都就传闻,矜君缺粮了,这是真是假?”

    宁萝公主道:“是真的,因为……他们已经开始吃同类了。”

    这话一出,众人忍不住作呕。

    祝霖大将军道:“沙蛮族所有的伤兵,都被杀了,制成了肉干。”

    宁翼道:“那矜君大军中爆发了瘟疫,是真是假?”

    “是真的。”南宫傲道:“我们在高处看得清清楚楚,尸体排列得整整齐齐,然后全部被烧掉了,不计其数,若非瘟疫,不会如此!”

    ……………………

    那么矜君军中,开始食人了是真是假?

    假的!

    说实话,之前的沙蛮族确实干过这事。

    但是矜君统一了沙蛮族后,第一件事就定下了律法,食人者死!

    那么越国斥候看到所谓的食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是用面团做的假人。

    一刀刀切下来,放进锅里面煮,然后分食之。

    因为距离太远了,而且这件事情太过于惊悚,所以没有人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尤其之前的沙蛮族,是有过前科的。

    那么瘟疫一事是真是假?

    军中发生瘟疫,是比较正常的事情。

    尤其是沙蛮族这种军队,卫生状况比较差。

    但是矜君继位之后,只要他所在的军队,所有水都要烧开了再喝,这还是跟沈浪学的。

    当然了,沙蛮族的武士长期在这险恶的环境中生存,早已经练就了铜肚铁胃,就算喝再脏的谁也不会有什么事。

    所以很多人觉得喝烧开的水,完全是多此一举。

    为此!

    矜君甚至动用了特殊的手段。

    比如在生水中下毒,让喝生水的沙蛮族武士发生大规模的病变。

    这群当然是治好了,但是却留下了可怕的印迹,那情景惨不忍睹。

    从此之后,沙蛮族大军也开始喝烧开的水了。

    不仅如此,矜君还引进了几百名大劫寺的医僧。

    所以基本上不会爆发大规模的瘟疫了。

    那么怎么会有瘟疫的传言呢?

    很简单!

    让一群人包裹全身,去烧大量的尸体便是了。

    这次开战,沙蛮族大军有无数的死亡者。

    之前沙蛮族都流行土葬,没有烧尸体这一说法。

    现在矜君下令,大规模火化尸体。

    每天都烧,而且一天比一天多。

    而且抬尸体的人,焚烧的人,全部从头包裹到脚。

    从一天烧几十具到一天烧几百具。

    越国的斥候看到了,当然判断这肯定是有瘟疫了。

    人是很奇怪的物种,他们特别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更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

    比如沙蛮族食人,那肯定是真的,肯定是缺粮了。

    如果不是有瘟疫,为什么要烧尸体,而且还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所以矜君牛逼。

    完全将心理战术发挥到了极致。

    就算是演戏,也演到了极致。

    ……………………

    太子宁翼听之大喜。

    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这一方。

    这下子想要不赢都难啊。

    “几位将军,那何时可以开战啊?”他的态度依旧非常谦恭。

    南宫傲不好开口,目光望向了祝霖。

    “我们早已经准备完毕,随时都可以开战。”祝霖大将军道:“三日之后是十二月初九,黄道吉时,可以开战!”

    南宫傲点了点头。

    宁萝公主点了点头。

    太子宁翼道:“那行,就十二月初九!全军开战,消灭矜君!”

    宁萝公主道:“如今战场上猛将如云,就不缺我一个女流之辈了,我这便返回南瓯国都城了。”

    众人点头同意!

    次日,宁萝公主率领一万大军,返回南瓯国都城!

    ……………………

    如果俯瞰整个战场,任何人都会被震撼。

    纵横几十里的地面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军营,到处都是沟壑,到处都是木头搭建的临时堡垒。

    真的是无边无际,遮天蔽日。

    越国二十一万大军,真的是将整个黑水寨包围得严严实实。

    整个黑水寨,只建了五分之一,经历了二十几年倒塌了很多,如今剩下的不足三千亩而已。

    这寨墙全部都是木头建的,大约两丈左右。

    高度是足够了。

    但是经过二十几年风吹雨打,都已经开始腐烂了,风一吹甚至开始摇晃。

    想要依靠这个寨墙进行防守?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

    这三天时间内!

    黑水寨的矜君大营内显得非常安静。

    而且也没有食人,也没有焚烧尸体了。

    但这更加让越国军队相信,沙蛮族缺粮,而且爆发了瘟疫。

    之所以不再食人,是因为知道决战要来了,所以把剩下的粮食全部放出来了。

    至于不再烧人了。

    也是因为知道决战马上爆发,瘟疫就算再蔓延也无所谓了。

    瞧瞧,矜君都不需要演戏,越国这边都能够进行脑补了。

    那么矜君这边为何知道大决战马上就要来呢?

    傻子都知道,因为太子宁翼的旗帜已经矗立在越国军营的每一个角落,高高在上。

    ……………………

    三天的时间,飞快而过!

    十二月初九,越国二十一万大军队正式对黑水寨发动了总攻。

    太子宁翼和矜君之间的大决战,就要正式爆发!

    按照宁翼想象,他和矜君之间应该王见王的。

    应该如同史书中一样,开战之间两国的君主惺惺相惜,对话一番,饮酒几斟。

    如果这样的话,宁翼一定奉陪。

    结果矜君压根没有露面,这让太子宁翼好生失望,这让他错失了一次表现王者之风的机会。

    朝阳快要升起了!

    越国将领整齐注视着太子宁翼。

    等待他的一声令下!

    太子宁翼,一步一步登上帅台!

    这帅台非常高,整整有十几丈,几乎能够俯瞰整个战场。

    也能够看到黑水寨里面的沙蛮族军队。

    宁翼每走一级台阶,内心都无比豪迈,就仿佛提前走上了王座一般。

    这一战之后!

    谁能阻挡我问鼎越国?

    谁也不能!

    父王宁元宪都不能,更何况是沈浪这样的土鸡瓦狗,跳梁小丑?

    等我继位,宁政要死,沈浪要死,金卓要死!

    金木兰,哪怕五年,十年之后,你也依旧是我的,

    放心,我等得及!

    此时,太子宁翼甚至在内心感激矜君。

    谢谢你如此强大,如此神奇,这才铸就了我的不世功业。

    沙矜,你注定是我的踏脚石。

    你之前表现得越辉煌,就越发衬托得我宁翼天命所归。

    等太子登顶帅台的时候!

    太阳猛地一跃而起。

    巧合吗?

    当然不是,宁翼计算着时间爬台阶的。

    而且,第一缕阳光直接照射在这帅台上,照射在太子宁翼的身上。

    刹那间,他浑身金黄,贵气绝伦。

    几十名将领,无数越国将士,昂首行注目礼。

    十几万大军,仰头望着宁翼。

    真正万众瞩目啊。

    在所有人眼中,太子宁翼真就如同这冉冉升起的朝阳,让人不可阻挡。

    宁翼稍稍压制内心的澎湃。

    “矜君呢?为何还不出现,还不让孤看看你?”

    深深吸一口气。

    宁翼大吼道:“今日一战,将奠定我越国几十年长治久安!”

    “万岁,万岁,万岁!”

    “越国万胜,越国万胜!”

    二十万大军,齐声高呼!

    声音震天!

    太子宁翼猛地拔剑,用尽所有力气高呼道:“开战,将沙蛮族叛逆斩尽杀绝!”

    顿时!

    惊天的战鼓响起!

    十几万越国大军,潮水一般朝着脆弱不堪的黑水寨涌去!

    大决战爆发!

    杀,杀,杀!

    ……………………

    战斗,一开始就进入白日化的状态!

    这黑水寨的木墙,确实不堪一击!

    仅仅不到一刻钟,所有的寨墙就几乎被全部推倒了。

    无数越军涌入寨内!

    “嗖嗖嗖嗖……”

    沙蛮族的箭雨出现了!

    果然犀利无比!

    但这样的箭雨,又能施展几波?

    尽管带来了巨大的伤亡,但比起越国大军的数量,又算得了什么?

    两支军队,很快短兵相接!

    白刃战!

    越国近二十万,沙蛮族不到四万!

    但是……

    沙蛮族惊人的战斗力凸显了出来。

    如此悬殊的军力,竟然战个旗鼓相当。

    没有任何计谋,就是鲜血和生命的撞击。

    整个战场,杀得天昏地暗。

    血气冲天!

    ………………

    太子宁翼站在高台上,常常松了一口气。

    在开战之前,他真的担心矜君在黑水寨里面会有什么阴谋。

    甚至他脑子里面都想出了好几个惊悚的画面。

    比如大军冲入之后,发现里面几乎空无一人,沙蛮族大军全部跑了。

    又或者冲进入之后,发现到处都是陷阱。

    甚至设身处地站在矜君的角度考虑,应该如何打这一战。

    比如,大量挖掘地道,几万人在一个多月时间内,足够将整个黑水寨地下挖得四通八达了。

    一旦进入地道之内,越国大军的人数优势完全消失殆尽。

    在狭窄的地道之内,完全可以将沙蛮族武士灵活骁勇发挥到极致!

    又比如用瘟疫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