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渡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秋珞雪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的,似乎是回想着以前的事,也似乎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不过关于在北泽最后那段时间的事却是真的。皇上昨天说炎王爷和慕公主已经到南凉了,这意味着同时出发的苏慕非也到了南凉。看来,那里又要掀起一场权势的斗争了。同样深陷权利漩涡的,还有北泽吧。

    一直到吃完早饭,秋珞雪的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好在她今日被特许不用上朝,还可以多休息一会儿。于是吃完饭她就又睡下了。

    “许是染了风寒,身子有些发热。”秋珞雪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听到徐中航的声音,本想睁开眼睛看看,但眼皮太过沉重,又再次昏睡过去。

    “单是发热就睡了这么久,真的没有大碍吗?”聂远还是不放心的问道,秋珞雪的脸色呈现出病态,让他放心不下。

    “丞相大人身子本来就弱,加上舟车劳顿,如此昏睡也是正常的,聂统领不必担心。”徐中航回答说。

    秋珞雪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头脑依旧昏沉,懒洋洋的半睁着眼睛。所谓病来如山倒,别看她平日里蹦蹦跳跳很欢脱的样子,生病之后立马就蔫了下来。

    她睁开眼就看到坐在床边的夏子陌,忙问道:“皇上怎么来了?”

    “朕听说你病了,过来看看,感觉好些了吗?”夏子陌问道。秋珞雪刚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迷糊,看不清他的表情,现在清醒一点,觉得他脸上似乎挂着关切的表情。

    秋珞雪笑了笑,说:“皇上的消息还真是灵通,明明连宫门都不出,却什么都知道。”说完她勉强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夏子陌看着她的动作,连忙去扶她,说:“就躺着吧,不必起身了。”

    “躺太久了,想坐一会儿。”秋珞雪说道,以询问的眼神征求夏子陌的意见。

    “好,那就坐着吧。”夏子陌说道,很顺着秋珞雪的想法。

    “娘娘,娘娘……不好了,贵妃娘娘带人来搜宫了。”端妃身边的宫女杏儿着急忙慌的跑到端妃面前说道。

    还不等端妃做出反应,江贵妃带的人就到了。宫内尊卑有别,她只能赶快迎出去请安:“臣妾参见贵妃娘娘。”

    “本宫接到举报,说妹妹在私藏男子信物。为正宫规,不得不查,还没妹妹不要记恨本宫。”江贵妃居高临下的看着端妃说道,说完就命令下人道,“来人,给本宫仔仔细细的搜。”

    夏子陌没有立后,凤印由交由江贵妃执掌,也就是说她可以代替行驶皇后的权利。加上江贵妃的父亲是御史大夫,位高权重。她在宫中的地位要比其他妃子高出许多,她在宫中的所作所为其他人也不敢有异议。

    端妃一向与世无争,属于默默无闻的一类,就更不会和江贵妃正面起冲突了。此次她要搜宫,也只能由着她去。端妃只能跪着等候最终的结果。

    秋珞雪坐了一会儿,突然感到身上发冷,下意识的将被子裹得更紧些。夏子陌连她这么细微的动作都看到了,问道:“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

    “没,就是觉得身上有些发冷。”秋珞雪说道,又感叹道:“果真是秋天到了,晚上就会凉许多。”

    “大概因为生病的缘故,所以感觉更冷吧。”夏子陌说道,说完从凳子上起身,移步坐到秋珞雪的床边,用被子裹紧她,然后将她搂在怀中。

    “这样,应该会好很多。”夏子陌说。

    一开始,秋珞雪并不明白夏子陌举动的意思,知道他将自己搂在怀中的时候,她的心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不知道是发烧的缘故,还是被夏子陌抱着的缘故,她的脸上竟泛起了红晕。

    “皇上,这样被别人看到,会引起误会的。”秋珞雪说道,“本来京城的百姓就传我好男风,若是再连带皇上也被大家误以为好男风,那可要出大事了。”

    “你安心躺着吧,不会出现这种传言的。就算真的出现这种传言朕也不在乎。”夏子陌说道。

    “为什么不在乎?”秋珞雪问道,声音又弱了下去,可能是药效起了作用,她又感觉眼皮很重,渐渐的又睡了过去。

    “因为朕喜欢你。”夏子陌回答说。

    这句话说完却没有等到秋珞雪的回答,低头一看才发现她在自己怀中睡着了。

    “竟然睡着了,朕可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说出那句话的,也不知听到与否。”夏子陌眼神宠溺的看着秋珞雪。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她,夏子陌再一次觉得秋珞雪不像是一个男子。如羊脂玉一般白皙光滑的肌肤,浓密而细长的睫毛垂下,在睡梦中偶尔会颤动几下,更显其灵动。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小巧的嘴,此刻因为生病失去了红润,有些发白,但依旧诱人。

    这么看着她,夏子陌的心中突然产生一种亲吻她的冲动,而后他还将这种想法付之实践,低头在秋珞雪额头上落下一吻。秋珞雪还处于发热的状态,夏子陌的唇落在她额头的时候感到一阵温热。

    “果真是得了热症。”夏子陌不忘感叹道,可能是被秋珞雪的额头烫到才会有此感慨吧。

    “陛下,贵妃娘娘求见。”夏子陌刚从暗道回宫,金福就说道。

    “让她进来吧。”夏子陌说道。

    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夏子陌不在出入后宫,后宫的妃子求见他也都以政务繁忙挡了回去。今天或许是心情好也或许是其他原因,他接见了江贵妃,只是这一次接见又引起了宫中的一场风波。

    “臣妾管理后宫不善,请陛下治罪。”江贵妃一见到夏子陌就跪下请求治罪。

    “贵妃治理后宫井井有条,一向未出过差错,治罪之说从何提起?”夏子陌问道。

    “臣妾虽然尽心治理后宫,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