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二海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    ?    眨眼间黑衣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万文生眉头轻皱,没有继续追击。

    正所谓行家出出手便知有没有。万文生见多识广,那垫后的持短刃黑衣人,显然就是那位!修为与他有些许差距,但也绝非轻易就能拿下的。

    王实仙形象狼狈,脸伤未愈头顶又开了花,虽然有心报复,可万文生未动,他自然也不会孤身去追。

    两人立在墙头,大眼瞪小眼,一时间都有点尴尬……。

    那群黑衣人的身份,因之前有尹诗的提醒,王实仙已心里有数,周全能全力助他,万文生也能及时出现,逐走刺客,足以说明他们之间并无勾结,相反王实仙多少还要承点他们的人情,可他与万文生之前刚刚惊天动地狠斗了一场,结果自己受伤,对方丢脸。

    万文生到处找王实仙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约王实仙当众再打一场!太丢脸了!当众约斗,还输了!想赖账都不行!万文生被谭林损了一路,本来还理直气壮,觉得王实仙胜之不武,必须重打一场!可见到王实仙本人了,竟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了。

    一抹笑意出现在王实仙的眼里,墙头上对视的两人哈哈大笑起来,一笑泯恩仇。

    “老弟!”王实仙笑着唤道。

    “咳咳……!”万文生的笑声戛然而止,发出猛烈的咳嗽。

    谭林从对面墙上飘到院中,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出来了,道:“哥俩喜相逢,真是让人感动啊!”

    周全跃下墙头,躲在角落里,一声不吭,就当自己施展了隐身法。

    “之前的赌斗,你作弊!”万文生恼怒地指责道。

    “老弟,你说什么?大哥我怎么听不懂?”王实仙心中那点不好意思烟消云散。

    “哇哇!气死我了!”万文生大叫道:“最后一招,专家都说了,那只是河床地层错位引发的水啸!你这是恰逢其会,不算你的本事!”

    王实仙一阵无语,人至贱则无敌啊!想不认账,找那么多理由干嘛?

    “老弟,你太天真了!”王实仙摇头叹道:“难道没听说过所谓专家,就是专门骗大家的意思吗?”

    万文生满脸通红,怒道:“我不管!我就是信专家!你必须再与我赌斗一场!”

    “咱哥俩感情好得很,为什么要赌斗?你找我就为了这破事?那我走了!”王实仙端起了大哥的架子。

    万文生急了,道:“什么叫破事?这是很严重的大事好不!”

    王实仙撇撇嘴,飘身下墙,先向谭林打了声招呼,道:“这位前辈是?”

    有了万文生“老弟”作对比,谭林对王实仙这声前辈很满意,道:“老夫谭林!”

    江湖真是藏龙卧虎啊!从最初武林盛传的五大绝世高手,到如今世人瞩目的天榜、地榜,不知还有多少遗珠在外!

    “幸会!幸会!”王实仙恭声道。

    “喂!你什么意思?”万文生出现在旁边急声道。

    “我要先洗下脸。”头皮毛细血管丰富,一旦发生损失,出血量往往较大,虽然王实仙及时运功收缩了伤口,可还是有血糊在他头脸上。

    院中一角就有水龙头,王实仙谢绝了周全邀请他到里边用热水清洗的提议,直接走过去把头伸在水龙头下冲洗起来。

    万文生在旁边摇来晃去,不时磨到王实仙的身后,看谭林似笑非笑的眼神,老脸一红,心中暗恼自己没出息,连个小子的胸襟都不如,活该栽到人家手里!

    见自家帮主眼中闪动的凶光湮灭,周全长吁一口气,转身去为王实仙拿毛巾。

    万文生在王实仙身边叨叨个不停,许诺了无数好处,撺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