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然雪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军队果然与散兵游勇的所谓高手临时组织起来的队伍不同。

    遭到最初那么严重的打击,前面的人乱了,但后面的人仍然悍不畏死的向前冲。而那个半步玄武更是被众兵将围了起来。令战昊几次出手,只能伤到那些堵在前面的人,无功而返。数十的弓弩手被战昊锤死,但又有后面的数十的弓弩手张起弓搭上箭。

    战昊急切之下拿不下那个半步玄武,便向这些弓弩手下手。

    战昊的拳速太快。

    瞬间数十拳乃至百拳。一个个张开弓的弓弩手张开了弓,却没能射出箭便毙命战昊的灵虚拳下。

    雪来仪早就冲出去。

    玲珑冰身一现,寒意便笼罩了整个战场。

    这丫头对自己的寒意还不能控制的自如,寒意一出敌我双方都会血脉凝滞,迟缓起来。这是战昊每次战事一起便任她独自冲出去的最大原因。

    不让她独自出去冲进敌群里,寒意一出,敌人还没怎样,自己人先动不了了,那可真是麻烦大了。

    雪来仪也不惧群战。

    冲进敌群里,任情穿梭,像个雪色幽灵。更是人命收割的机器。玲珑冰身好像也不惧物攻击,而她全身上下却无不是攻击的人利器。她就是一个人形的兵器。

    每当这时正是她最快乐的时候,战场是她不被束缚可以纵情的地方。别人行动迟滞,她却如蝴蝶穿花快活的往来折去。

    战昊也好想像她一样战一回,可是他不能。

    他的战血气息直接影响整个战场中自己一方人的士气。如果他突然离开自己一方的人,说不定自己一方的人战气会泄下来,那时会有多少人成为敌人的靶子?

    如果那样,战昊无疑会痛快一下,后悔半生。

    否则,战昊早冲了出去。即使在这数千人中,要拿下那个半步玄武也未必是什么了不得的难事。

    战昊一直也没敢放出黑娃。

    因为虚空之上的两个人让他心中有了顾忌。

    也许还不止两个人吧?

    战昊不知道那两个人要干什么。但是他相信他们这些人的战斗未必能吸引住那样的高修。

    那他们为什么在这里?

    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们?

    黑娃是战昊最大的底牌,这个底牌怕是真得要在真正的生死危机时才能用。

    中坚部分的高阶灵武被杀尽后,战开山、灵蕴和战开海、栗妍带着人向两边扩展时,乘下的“弱武者”,便是战昊身后两排人的事了。

    灵君竹、青竹、武馨、狐艳娇紧跟着战昊继续向前杀。战昊的心如明镜必须时时刻刻笼罩整个战场。他在前冲的同时必须照顾到战开山、灵蕴、战开海、栗妍他们。

    他的心中必须装着整个的战局,所以出手越来越少。

    也许他也是有意把出手的机会让给灵君竹她们。

    温室里是养不出真正的高手的。

    灵君竹、青竹、武馨、狐艳娇诸人需要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

    手持极品刺剑的灵君竹,战昊即使高估一些她,还是低估了。灵君竹的身法奇诡好像又有了很大的进步。极品刺剑下,中阶的灵武竟没有人挡得下她一剑。

    不是那些人的实力没有灵君竹强大,而是她的身法,他们根本捕捉不到。他们根本判断不出灵君竹会在他们的什么方位出现。出剑时,她的剑又太锋利,他们手中的宝器挡一下,宝器与人同时两断。

    更不用说手中没有宝器的人,那些人更是待宰的羔羊。

    青竹不如灵君竹战得快意,但是她竟也能与中阶灵武士硬碰硬。带着极品玄器手套的利爪抓什么,什么断。

    无论是人,还是器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