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3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咦?!”

    “哈!”

    两声叠在一起的感叹声同时响起,表达了两位发声者完全不同的心态。‘咦’这一声出自冥府判官之口,他根本没有想到,零号所遭受的刑罚,居然只是‘刖’!这种在古时候将犯人的脚或者脚趾砍掉的小刑罚!要知道,刖虽然是肉刑的一种,但以古代的文明水平,这种砍一两个脚趾的刑罚,其实更多的只是一种警示意味!

    而凌默这一声‘哈’,就多少带了些理所当然的味道了。他和孟婆关系匪浅,自然,对冥府判官的技能知晓的还是非常详细的。刚才,那只毛笔挥落,判定出刑罚的一击,其实是完全自动的,属于冥府判官的被动技能——

    罪罚光环!

    只要是被冥府判官认定为敌人,那么,根据你一生中违背自己心中道德法庭的次数、程度,便会为你自动生成对应等级的刑罚,不用消耗冥府判官一丝一毫的能量,而且刑罚还无法躲避,只能硬抗!这一招其实非常强大,毕竟人的一生中,哪怕是公认的老实人、老好人,也会有很多次违心说话做事或者不遵守规则的时候,哪怕你一生中只闯过一次红绿灯,被这个苛刻的罪罚光环一笼罩,判定的刑罚都至少会是‘斩’!

    而零号,居然只被判定了一个砍脚趾的小小惩罚!这让凌默既觉得有些诧异,又觉得有些理所当然,当然更多的,还是对这个‘女儿’的钦佩:

    一生都严格的恪守自己的教条,向着自己的理想奋进,就连死后都不放弃,始终无愧于自己的内心,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毅力与信念!

    说起来很慢,但鬼头大刀砍在零号左脚脚指头上,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那漆黑的刀锋首先和‘天神下凡’的金光对撞,绽放出璀璨的光华!半秒都不到的时间,鬼头大刀的墨黑色能量就被耗去了绝大部分,以至于连形体都变得有些模模糊糊了,有这么一下缓冲,零号也迅速从被‘震慑’的状态中解脱,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一个后跳,就和已经变得透明的鬼头大刀拉开了好远的距离!

    然而,这鬼头大刀竟丝毫不肯放过她!如同跗骨之蛆般,紧紧的朝零号追了过去!没有任何移动轨迹,鬼头大刀便出现在零号的脚面上方,对准刚才砍过的位置,又一刀狠狠劈了下去,随后便轰然炸开,消失的无影无踪!

    零号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左脚,脸上现出一种似哭似笑的神色——爸爸所传授的极武师大招‘天神下凡’果然厉害,是真正的魔法免疫,执行‘刖’刑的鬼头大刀丝毫没能突破金色能量的封锁。然而这冥府判官也不是吃素的,能量没能传递过去,鬼头大刀上面附带的负面效果却结结实实的给到了零号身上!现在,她的左脚大拇指尽管没有一丝伤痕,却疼的要命!这种痛楚不像是作用在**上,更像是直接作用于灵魂,根本无法忍耐,极大地影响了她的速度和灵活性!

    看出了她的窘况,布偶熊和小提尔比茨神色一紧,同时挡在了零号的面前,皮卡丘更是不顾自己的虚弱,周身萦绕着电光,满脸凶相的四下扫视着。很遗憾的是,无论再怎么努力,只有六级实力的它连冥府判官的位置都感应不到,更别提帮上零号的忙了。

    “皮卡丘,回来吧。”

    零号轻轻呼唤了一声,随后强忍着直击灵魂的痛楚,扭头朝着绿色波涛中的一处看去,扬声道:“这位……冥府判官大人?大家都是鬼,就没必要这么装神弄鬼了吧?既然已经没有了偷袭的先手优势,那何不出来见一面,大家一起聊两句呢?零号诚挚的发出邀请,并希望得到对方的回应。”

    “你这人,真是有点意思。”

    沉默了一小会儿,半空之中,突兀的响起了一个轻柔缥缈的中性声音,让人根本分不清男女,紧接着,左前方绿色的汁液自动向两边分开,形成了一座小小的湖心岛,一只素白的小手从空气中探出,抓住了还在半空中悬浮的判官笔,随后,一个披着长袍的高挑身影,缓缓浮现了出来:

    和雪一般无二的洁白长袍,在风中微微猎鼓,长袍的款式有些怪异,既不像法师袍一样宽松,但也不似生活装一般贴身。既有法师袍的飘逸出尘,又不会特别影响近战时拳脚的发挥,这身长袍,在领口、肩膀、腰身、手臂以及腿侧这些重要部位,均镶嵌有铠片保护,工艺精美,堪称华丽至极、浑然天成。

    初看时会被它的华丽震撼,但若多看几眼,就能从这身长袍上感觉到一股异常庄重和神圣,尤其是胸口正中,阴阳咬合的玄奥图案还在缓缓旋转,更添一丝神秘的气息,让穿戴者看起来,就像敬神仪式上的大祭司一般!

    再往上看,则是一张月色的面具挡在脸前。

    面具的模样似狐似狼,感觉不到一丝野兽的狰狞,神情沉稳,带着庄严神圣,和头上那顶高高的判官帽一起,将主人的脸完全遮挡起来,一点细节都没有露出,别说是男是女,连是人是兽都看不出来。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冥府判官居然是这么个神圣的形象,简直可以不用化妆就去跳祈神舞!布偶熊表情怪异,心中吐槽道:好家伙,这判官根本没有一丝一毫阴森恐怖的感觉,和你供职的阴曹地府的企业文化完全不搭调嘛!

    想归想,但布偶熊还是很明智的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不然拉了仇恨,冥府判官一个想不开,不搞零号也要搞死自己,岂不是亏大了?冥府判官也没有理会它的意思,目光紧紧盯着零号,语气缥缈的再次开口道:

    “零号……嗯,圣女贞德小姐,从我个人的本心出发,我对你的事迹还是非常欣赏的,和你经历过同样的、甚至更深沉的苦痛的生物我见过太多,但能和你一样,始终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不甘堕落,还想着去救赎他人的生物,这三百年来,我只见过你,和凌先生两位。”

    “哈?”

    发出一个意义不明的音节,零号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位冥府判官口中的‘凌先生’,指的就是凌默,她的爸爸!然后她兴奋起来,一跳三尺高,连脚上的疼痛都被她暂时性的忽略了,如同一个小女孩一般蹦跳到凌默面前,紧紧的牵起他的手,开心至极的说道:

    “原来,原来爸爸和零号居然是同一类型的人吗?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尽管经历、信仰等等各不相同,但零号能感觉到,自己和爸爸的心紧紧的贴在一起,现在开心的快要飞起来了!”

    不同于零号的兴奋,凌默的脸色却非常难看,不着痕迹的把手从零号手中抽出,他带着一丝糗事被人揭破的恼羞成怒,对冥府判官阴森森的微笑道:

    “作为孟婆的得力干将,你应该知道,我非常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提起‘赤子心怀’这个词,我当年就是因为把别人想的和自己一样好,这才倒了血霉!怎么?肆意撩拨我的伤心处,是觉得有孟婆当后盾,我就不敢杀你吗?”

    “不敢。”冥府判官转动了一下手中的巨大抓笔,轻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