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破败的仓库与废弃的教学楼隐藏在密林中央,平日里人迹罕至,幽静的近乎诡异。

    这是天空学院最初成立时的第一栋教学楼与仓库,后来随着两院招收的人员越来越多,天空学院的教学楼和住宿区不断扩建,位置也在变换,到庄华阳成为校长的时候,这里正式被放弃,附近的整片区域也被树林隔绝起来,变成了两院团队演戏的候选区域之一。

    雨刚下过。

    天边的阳光穿过了密林的树影照耀下来,密林很密,所以树林内的阳光看上去就像是遍布密林的一条条光带。

    林中雨露未干,沾染在草丛树梢上的雨露徐徐的滑落下来,落在地上,声音轻柔,又有些沉闷。

    树林内没有虫鸣,一片寂静。

    他小心翼翼的在树林中前行,所有若无的剑意遍布他全身,只是偶尔才会在他身上闪烁出一道幽蓝色的光弧。

    视线前方,树木之间的间隔越来越大,他小心翼翼的走着,仓库和教学楼已经隐约之间出现在他面前。

    他轻轻深呼吸一口,脸色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愈发谨慎。

    他回头看了看自己一路行来的道路。

    昨夜下过雨的树林有些湿润,但他一路所过,却并没有留下任何脚印。

    但一些草丛上的露出却被破坏,落在了地上。

    他皱了皱眉,屈指轻弹。

    空气中响起了结冰的声音。

    突然出现的冰层很薄,转瞬就变成了一些水珠。

    水珠均匀的洒落在了他身后的草丛内,水气氤氲,草丛上有出现了雨露。

    他静静的看着,直到找不出任何自己路过的痕迹后,这才放心。

    前方的教学楼和仓库依旧安静。

    他压低了身体,速度更快,但动作却愈发谨慎的开始冲锋。

    冰与火在他周身同时绽放,草丛树梢上的雨露在他前行中滴落下来,随即又被冰块化成的露水补充,他一路所过,根本就不曾身后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前行五百米。

    树林愈发稀疏,仓库和教学楼变得彻底清晰。

    树林也到了边缘。

    他眼神中的警惕没有丝毫褪色,反而愈发清晰。

    他不知道前方的仓库和教学楼里有什么。

    有可能是自己人。

    但有可能也是敌人。

    他的敌人只有一个,但却强大的让他根本无话可说。

    在这场敌我冲突异常激烈却又简单的演习中,作为人多势众的一方,仓库和教学楼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这是最佳,也是最容易寻找的集合地点。

    但他们的敌人...那个年仅二十二岁却已经有了无敌战力的敌人,以对方的强势,他丝毫不怀疑对方会没有直接冲到这里来的魄力。

    他停住了脚步,在树林边缘开始横移,认真的观察着每一块区域,每一颗树木。

    一颗附近最为粗壮的树木上突兀的出现了一条划痕。

    划痕下方还有几个小点。

    他的双眉猛地一扬,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

    这次一百多对一人的团队演习,在不许携带任何通讯器材的情况下,所有人在不同的位置入场,在没有建立起完整的通讯网络前,他们的团队优势其实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各自为战。

    没有随时可以通讯的设备,一些简单的记号就成了最有效率的传讯方式。

    信号有四种,简简单单。

    划痕,代表的是领袖。

    简单的一点代表普通的精锐人员。

    问号代表没有发现目标。

    叹号代表目标曾经在标记的位置上出现过。

    如今出现在树干上的,是一道划痕,六个点。

    他们出现在这里,完全表明前方的教学楼和仓库区域内,已经有了一位领袖和六名精锐已经集结完毕。

    所谓的领袖,本次演习中只有三位。

    王圣霄,古寒山,江上雨。

    其他人,全部都是一个点就能代表的普通精锐。

    如今三位领袖其中的一位已经跟六名精锐先一步到达集合地点却没有发生战斗,这几乎就是他们整合团队优势的第一步。

    他轻轻笑了笑,浑身一片轻松的同时,下意识的向前一步。

    “这些符号代表什么?”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轻柔而温和。

    这道声音是如此的突兀,又如此的近,几乎就是在他耳边响起。

    在他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这道声音带着无比强烈的惊悚意味。

    一片难以言喻的凉意刹那间从他的双脚直接窜上脑海,他的头皮发麻,整个人完全是本能的将身上积蓄已久的雷光与剑意彻底爆发出来。

    密密麻麻的电光带着凌厉的剑意瞬息出现,他有些肥胖的身影顿时变得一片幽蓝。

    只不过幽蓝还没有来得及扩散,一片轻柔的风便划破了空气。

    视线中,一根修长却柔弱的树枝随意的挥了过来。

    那就是一截随便在树上折下来的树枝。

    树枝很细,很柔软,也很长,前端甚至还带着几枚树叶。

    树叶上的露水已经消失,但树叶却依旧湿润,显得极为苍翠。

    看上去承受不住任何力量的树枝随随便便的挥进了雷光之中。

    无声无息间,所有的剑意骤然消散,没有来得及扩散的雷光在恍惚之中消失,纤细柔弱的树枝落在了他肩头。

    那根树枝挥过来的时候很柔弱。

    落在他肩头的时候同样很柔弱。

    可在他的感觉中,那一截树枝却重如山岳,骤然间直接破坏了他所有的防御。

    “砰!”

    巨大的力量压制下,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单膝跪了下来。

    “咔嚓...”

    他粗壮而有力量的胳膊猛然折断,肩头的骨骼更是一片粉碎。

    那根树枝依旧静静的放在他肩头,因为触碰到了东西,所以柔韧的树枝弯曲起来。

    风吹过去,树枝上苍翠的树叶轻轻摇颤。

    他一脸呆滞的看着树枝,甚至忘记了疼痛。

    他根本不知道那股将自己彻底压垮,直接废掉了自己一条胳膊的力量到底是哪里来的。

    雷光彻底消散。

    剧痛终于开始从肩头蔓延。

    他的眼神一阵阵发黑,脸色苍白,似乎有些模糊的视线中,一道身影正安静的站在他面前,将树枝搭在他的肩膀上,看着眼前树干上的划痕与六个小点。

    黑西裤,休闲皮鞋,短发,白衬衫。

    他静静的站着,不张狂,不强势,不凌厉,但却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妖异,犹如妖魔。

    “嗯?”

    他没有得到回答,随意的嗯了一声,收回树枝再次问道:“这些符号代表的是什么?”

    “李天澜...”

    他死死捂住自己折断的手臂,惨笑一声,看着不知道如何出现在他身边的敌人,只觉得这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太现实。

    李天澜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面前这个胖子有些眼熟,他挑了挑眉道:“你叫什么名字?”

    胖子没有说话,实力上巨大的差距下,他甚至没什么屈辱的感觉,有的只是错愕和难以置信。

    恍惚之中,他仍然记得三年前春天的那场入学演习。

    他在入学演习中第一次看到李天澜的时候,虽然和气,但实际上依旧带着一丝俯视的眼光。

    这才三年,对方却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惊雷境的...高手?!

    他突然觉得在对方眼里,自己就是惊雷境的蝼蚁。

    “我是樊浩宇。”

    胖子语气低沉:“我们之前见过,入学演习。还有天都决战。”

    樊浩宇,天空学院留校老生, 本次团队协同作战演习中,七大团队之一精英的团长。

    李天澜哦了一声,想了想道:“你是月瞳的朋友。”

    他摇晃着手里的树枝,又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樊天印部长的儿子?”

    樊天印。

    东南派系核心人物之一,中洲安全部部长。

    “没错。”

    樊浩宇平静的看着李天澜。

    以前他跟李天澜是脸熟。

    现在依旧是脸熟。

    但天然的立场摆在那,就算再怎么脸熟,他们之间,也是敌人。

    “你爸救了你一命。”

    李天澜说道:“我不杀你。但樊部长欠我一个人情,演习结束之后,合适的时机,我会去取。”

    他的语气平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樊浩宇嘴角动了动,却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