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老游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www..cc,最快更新蚀骨危情最新章节!

    简童觉得身上好像被东西压着,伸手推了推,没有推开。

    一觉醒来,给她一个“大惊喜”。

    “谁让你睡到我的被窝里?”

    恼羞成怒,她伸手就重重推了一把挨着她的人,那人猝不及防被她推了一把,“童童,早。”

    简童看着那人睡眼朦胧的模样,越发恼怒:“沈修瑾,说好不许靠近我,谁允许你睡我被子。”

    那人连忙慌里慌张地爬起来,“我也不知道,童童不要生气。”

    起身的太匆促,又一下子摔到了简童的身上。

    她蓦然睁大眼,清晰地感受到,有一个火烫的东西,正直对着她,一秒、两秒、三秒……砰——

    “沈修瑾!”猛地伸手把人推开,被子散到了地上,“你——”她双眼冒火地怒视男人睡裤明显高高肿起来的地方:“你——”

    “童童,我难受。”那人满脸潮红。

    简童看着那人无辜的模样,顿时一股子怒意涌上来。

    冷着脸,一言不发地下了床,看也不看身后人,自顾自去盥洗室。

    边走边在心里骂自己,她真是脑子秀逗了,怎么会让沈修瑾上床睡。

    一想起那熟悉的火热的触感,她伸手狠狠在自己的身上,重重擦了又擦。

    一顿洗漱之后,再次回到房间。

    一抬头:“你怎么还在这儿。”

    那人睁着漆黑的双眸,举足无措地靠着墙壁,微微喘息:“热,童童,我好难受。”

    简童蓦地捏紧了拳头,她当然知道他哪里难受,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就在昨夜,她还把这人当个孩子,完全不设防让他睡在自己身旁,简童越想,越心烦。

    “去卫生间。”她冷冷说了一句。

    那人果然乖巧地“嗯”了一声,往卫生间去。

    她便也就不再理会这件事情了。

    一刻钟过去,却怎么也不见那人从卫生间里出来。

    她在客厅等得有些不耐烦,索性耐心告罄,“哒哒哒”往卫生间走去。

    敲了敲门,“喂,好了吗?”

    里头却没有回应。

    她眉心微微一蹙,“沈修瑾?”

    却不见里面有声响。

    下一秒。

    哐啷——一声巨响,简童眼皮一跳,大喊了一声“沈修瑾”,不曾多想,拧开门,闯了进去。

    “你——”她蓦然怔然住:“你再做什么!”

    那人摔倒在地,莲蓬头在他的头顶上方,哗啦啦地往下喷水,她几步走过去,一伸手——果然是冷水。

    “你做什么!寒潮刚来,天这么冷,一大清早,你玩儿自虐?”

    她是真的生气,气急败坏就关了莲蓬头的水阀:“你想干嘛?再病一次?沈修瑾!我已经很累很累很累了,你能不能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了!”

    几多时积压下来的疲累,繁忙的工作,难以收拾的烂摊子,还有工作之余,照顾一个记忆全失的病人,一切积压下来,带来的无限地疲倦感,简童不曾抱怨。

    可此刻,看到这人大清早冲凉水的玩儿自虐,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情绪一下子爆发开来。

    “你到底要干嘛!沈修瑾!

    你明不明白,我身上压着的到底是什么!

    你明不明白,我每天都胆战心惊地处理那一大摊子的烂摊子,周旋在我完全不喜欢的那个圈子里。

    你明不明白,每一天早上醒来,我便要做好打仗的准备?

    我完全没有时间,也不敢有多余的时间去浪费?

    回到家,还要面对你。

    你明不明白,照顾你,我很累!”

    她冲着他大吼,那人被她吓呆了。

    她知道她不该把情绪带到家里,不该把所有的抱怨,都朝着他发泄。

    可是,这一刻,看着这人仿佛跟她作对一般,冲凉水玩儿自虐,她忍不住,一旦情绪有了发泄口,那些曾经沉默的,就跟无法关闭的水阀一样,宣泄一通。

    用尽了力气去喊去吼,砰——的一声,软到在地上,疲惫地靠着身后的墙,简童身上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