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老游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抓着手机的手,抖落得像是秋季的落叶,郗辰从没有看过这样一种女人,她的悲伤,不用说出来,坐在那里,便是一场秋伤。

    简夫人总觉得心口沉闷的慌,她不太懂的这情绪,她这辈子,也没有懂过这样的情绪,心里更关心的是——

    “小童,怎么样了?沈总他——”

    “沈总他会放过简氏——”藤椅上女子闭目,截住了简夫人匆促的问话,简夫人脸上须臾多了欢喜,“小童,我就知道你……”心最软。

    “但简氏,我当家。”女人声音不轻不淡。

    “什么???”简夫人如遭雷劈,惊呼出声,尖锐的声音,划破洱海河畔的宁静,不敢置信伸出食指,指着藤椅上闭目不睁的女人:

    “你怎么可以!”

    “我可以。”简童缓缓道。

    “这是不孝!你、你、你——趁火打劫!”

    简夫人气得胸口起伏。

    藤椅上的女人,只是浅笑,那笑极浅,却看得简夫人牙痒痒。

    “我以为你是个不计较的,原来你才是最有野心的!你要夺陌白的家产!”简夫人脑子里只有那句“简氏,我当家”,她乱了,抬出简振东:“你爸爸不会同意的!你打错算盘了!”

    “呵~”简童冷笑一声,缓缓睁开眼,直勾勾盯着简夫人:

    “你回去问问简振东,是要光鲜体面的当s市简氏集团的老太爷,还是要落魄成身无分文负债累累的穷光蛋。”

    简童冷眼看着简夫人,那张简夫人的印象中,少有对人刻薄言语的苍白唇瓣,续道:“这话,我也送给简夫人。

    我当家,你还是s市富豪圈中的简太太,简陌白还是简家的公子哥,每月薪资,依然按照旧历,一分不少。

    医药费更不会缺他的。简夫人的开销,每月五万。

    如果简夫人和简先生不愿意,简氏,从此就成为s市的历史。简夫人这么聪明的人,自己想想,什么才是最有利的选择。”

    简夫人耳畔嗡嗡作响!

    但更让她惧怕的,是简童的那双眼——血丝遍布!

    简童挥挥手:“回去想想,问问简先生去,走吧。”

    她很累,很累很累很累,望着简夫人落荒而逃的背影,眼中闪过快意!

    他们拿她为数不多的珍贵,与其说是求她,不如说是逼迫她,她明知不能、不该,却无法拒绝!

    如今,她也拿着走这一家人视若生命的简氏,她望着简夫人早已离去的方向……亲爱的简先生,简夫人,简少爷,你们,可会痛?

    那双血丝遍布的眼,几分快意,几分绝望……绝望的快意!

    沈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

    “是她。”陆明初始坐在办公桌对面,静静凝听这通电话。

    他确定,是她——简童。

    此时,铃音再次响起。

    郗辰来电。

    电话里,郗辰只说,“简夫人用了已过世的简老太爷,他们用简老太爷。真……卑鄙!”

    男人眼中淡漠:“猜到了。”那女人,连简陌白的生死,都不在乎,简家,还有什么是值得她在意的?

    这一通电话,看似求情,于那女人,却是难上加难的决定。

    他心又无来由一痛,凤眼垂落,多了落寞,那女人啊,他又逼那个女人了呐。

    明知不该不能,却去做。

    失去,和逼迫。

    他只想紧紧抓牢,哪怕……禁锢!

    将她禁锢在身边,一辈子,哪怕,他死后下地狱,受尽十八地狱苦难。

    郗辰突然笑起来:“不过简童果然不是吃素的。简氏,她要当家。你没看到,简夫人当时那张脸啊,精彩着呢。”

    “简家一家子只有简老太爷的面子,才能够让小童,给我打这一通电话。他们敢抬出简老太爷,就要知道,那女人也有脾气,”沈修瑾低沉地说着:“她要当简氏的家,理该如此。”

    如今,她愿意当简氏的家,那是再好不过,预示着,她必须从那个淳朴的洱海边,重新回到s市,回到s市,她就又不得不重新入世。这样,他才能够将她永远留在身边。

    郗辰怎么不明白沈修瑾心中的小九九。轻笑了一声,说:“你别把人逼得太狠。”就断了通话。

    陆明初低沉的哼笑一声:“简老太爷并不是真的对她好。”那女人,却因为一个目的并不纯良的对她“好”的简老太爷,打这通电话?

    “说她愚笨还是还不透?”这一点上,他不赞成简童。

    “刷拉”一声,对面男人陡然站了起来,身后的座椅,发出轻微声响,高大身躯就笼罩了下来,遮住大半个陆明初。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