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老游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睁眼,一室苍白。

    “醒了?”

    “郗辰?”

    她又转了转眼珠,才适应了窗外明媚的阳光,也不开口询问为什么会在医院里。

    记忆断了层,现在醒过来,那些断层的记忆,一点点的回笼。

    她想起来了,是简夫人。

    慢吞吞问一旁的人:“她人呢?”

    “阿修不在。”

    “我问,简夫人。”

    郗辰听了,顿时怒从中来:

    “在你心里,阿修还不如一个简夫人?”他冷嘲:“简童,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沈修瑾这个人!”

    如果爱过,怎么那样的漠不关心?

    简童闻言,心里由衷地涌出一种荒谬。

    她把郗辰仔细的看,看得认真无比。

    “看什么看?”郗辰却被看得恼羞成怒,她那是什么眼神?

    他倒不觉得他那句话,有多可笑。

    床上的女人收回了落在他身上的视线,眸光透过窗户,望向了窗外。

    “我在和你说话!你听不见吗?”郗辰没来由的急躁,她这模样……她这模样!

    他也说不上来,他到底是对现在的简童,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就是对着现在这个叫做简童的女人,莫名的烦躁。

    但他烦躁归他烦躁,他眼角余光扫到床上的女人,突然之间愣住了,只觉得她的世界,包裹在了玻璃罩中,空气中似乎有一层看不见的无形气层,将外界的一切,都隔绝了。

    外面的,进不去。

    里面的,不想出来。

    于是,便出现这样奇怪违和的画面。

    床上的女人安静的看着窗外的天,床前的男人看着床上的女人发呆。

    终于,郗辰叹了一口气,先败下阵来,他算是明白了,谁要和这女人比耐力,比定力,一定输得裤衩都没。

    最先落下阵的郗辰,主动提起:

    “你知道你昏迷了多久?”

    他拿起一个苹果,满满削起来,一边说着:

    “这是第三天。

    明明没有多大问题,早该醒过来了,也不知道怎么都叫不醒你。”可能,太累了吧?

    “阿修在医院陪了你两天两夜,昨天夜里接了一通电话,急匆匆的借调了陆五爷的私人飞机,连夜赶往s市。”

    陆五爷,简童是听过这个名字的,本地的大豪绅,脾气不太好,人也不太好打交道。

    没想,那男人匆忙问陆五爷借了私人飞机……她眉心微微蹙起,无波的眼底,起了一丝外人不易察觉的担忧。

    郗辰看她无动于衷,气得想把手中苹果扔掉。还是说,她还没有听明白——沈修瑾遇到了大麻烦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已经一点点都不在乎那个人的安危了吗?”郗辰把苹果放下,盯着床上女人的脸看,他是一丝一毫都不愿意错过她脸上细微的表情,

    “沈氏。”

    轰~

    耳边惊雷!

    床上女人无波的眼中,震惊无比!

    庞然大物的沈氏,要易主?

    沈氏,那个人的帝国,要崩碎?

    沈氏,那个人的全部心血!

    她的手指,不自知地紧紧抓紧了床单。

    郗辰敏锐的察觉她内心的波动,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假如她真的再也不在乎阿修了,他郗辰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让她“意外死亡”。

    是,她是历经了磨难,可他郗辰本来就不是好人,就算所有的事情都对她不公,但如果只有她死去,才能够救赎阿修,他郗辰也会眼也不眨地做了。

    所谓偏心,大约就是如此。

    一方再好,不关心就是不关心。

    另一方再坏,他也是好的,也必须全须全好。

    “你走了的这几年,阿修疯了一样找你。

    他说,走遍所有能够走到的地界,就是找到老死,也绝对不会放弃找你的决心。

    他又没日没夜的工作,事业的版图,不停的扩张。

    就连那少有的休息时间,全部都拿来大江南北的寻一个人。

    简童,他心心念念的那人,就是你啊。”

    简童无来由的烦躁,冲郗辰发了脾气: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管我什么事?

    说的好像他沈修瑾是个大情圣,对我情深不寿。

    我只求求他,放过我。

    一别两宽,两不相欠,这是我与他之间最好的结局。”

    如今呢?

    派个郗辰过来做说客?

    她身上,到底还有什么东西,是他沈修瑾牵肠挂肚惦记着想要占有的?

    让他来说啊!

    “郗辰,你看看我!看看我!”她砰地坐起身,苍白的面容上,又浮上浅浅的红晕,大气乱喘着,她指自己:

    “这些年,我任由你们抡圆搓扁,想要我什么样,我就什么样。

    是个人,都能够甩上一叠钞票,然后就告诉我:你、简童,拿着钱让我们开心开心。”

    她已经尽力克制自己了情绪:“我爱过他,我从不否认。

    我简童这一生,唯独爱过沈修瑾一个人,再没对谁动过心。

    可是你们不能够仗着我的爱,就这么欺负人!”

    她说的斩钉截铁,字字咬牙切齿!

    你们不能够仗着我的爱,就欺负我!

    郗辰心里无比震撼!

    他从没有和简童这么单独正式的坐下来,谈过心。

    这些年,他只看到了这女人和沈修瑾的痴缠。

    前几年,看她屁颠屁颠的倒追阿修,忙得不亦乐乎。

    后来就发生那样的事情了。

    后几年,看她惧怕阿修躲也来不及。

    他也好,煜行也好,好像对这女人,从始至终都是漠不关心,她爱也好,怕也好。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