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老游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目击?”

    “对,目击。”

    “如果当时有目击证人的话,为什么这件事情我不知道?”

    简童言辞犀利,实在是这件事情关系太大,她必须问清楚。

    “哎,”简夫人叹了一口气,才看着简童:“这个人,你也认识,她家里的人,不希望她目击了强奸这种肮脏的事情,被所有人知道。”

    简夫人话里有话,简童明白了……如果这个人,她也认识的话,而这个人的家里人不愿意这件事情被人知道,那么,十之八九……

    “是哪家的少爷?”

    她直截了当地问向了简夫人,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再难有从前的母女温情。

    “不是哪家的少爷,是唐家的二小姐。”

    简童猛然顿悟!

    原来是女的!

    这就难怪当初的时候,一点风声都没有透出来。名门望族家的千金,如果目击了强奸这种肮脏的事情的话,对于名声,就不太好听了。

    不是普通的犯罪现场,而是几个大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无耻侵犯!

    简童顿悟的同时,却又难以接受:“你说她目击了那场犯罪,所以这成了当初定我罪行的证据之一?”她轻笑,“简夫人,我能够问一句,她到底都看到了什么,却成为了定我罪行的证据之一?”

    “难道唐二小姐当初看到了我在犯罪现场吗?”

    简童的胸口微微起伏,她极力地保持冷静……简童啊简童,说好要理智的,说好不激动,怎么就这么不争气,怎么又因此情绪不稳?

    “这件事情沈总没有跟你说么?”

    简童唇瓣勾起一道浅笑……明知故问。

    沈修瑾如果跟她提起过还有唐二小姐这一茬子的事儿的话,她会到现在还不知道吗?

    她又看了看面前的简夫人……这个人,就是她的亲生母亲!

    明知故问,装傻充愣……何必呢?

    “咳咳……沈总果然没有告诉你啊。哎,沈总也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都不告诉你呢?”

    “对啊,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怎么都不告诉我呢?”简童淡淡接住了话,简夫人面上一阵尴尬,讷讷:“那个……我们不是都以为沈总告诉了你吗?谁知道会是这样子。”

    简童不想跟简夫人一直讨论沈修瑾有没有把事情告诉她,为什么又不把事情告诉她,直截了当地问道:“既然简夫人也知道这件事情,那就劳烦简夫人跟我说一说,唐二小姐在犯罪现场目击了什么?怎么唐二小姐的一句话,居然也成了坐实我犯罪的一个证据?”

    她又提醒简夫人:“当时,我并不在现场,唐二小姐看到了什么,居然就认定了我是犯人!”

    “这个……这个当时的时候,唐二小姐并没有打算立刻说出来,只是夏薇茗自杀了,唐二小姐见到死人了,觉得对去世的人不公,才把目击的事情,告诉了人。唐二小姐说她目击了犯罪的过程中,亲耳听到的夏薇茗凄厉的叫喊声。”

    说着,小心翼翼地看了简童一眼。

    “夏薇茗被几个男人压在身下,口里喊着:简童,是你!是你害我!你不得好死!”

    “哈……哈哈哈哈哈……”简童听了,忍不住仰天大笑。

    简夫人一脸担心:“小童,小童你怎么了?”

    简童伸手推开了简夫人:“我没事……你别碰我。让我笑一会儿。”

    她一边退却简夫人伸过来的手,笑的捂住肚子,眼泪都流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童……小童……你别笑了,你别笑了啊……”简夫人被简童这笑声弄得心慌不止,不停地劝简童不要笑了,但后者却对她的劝诫充耳不闻,非但如此,还越小越大声,简夫人心里因为这笑声更加烦躁,眼中飞快地闪过不耐烦,忍不住大声地喝道:

    “我叫你不要再笑了!你听不见吗!”

    话落时候,陡然,笑声没了。

    简夫人手捂着嘴巴,对上简童看着自己的双眼,简夫人眼神左右闪烁:“不是……不是……小童,妈妈只是太心疼你了。”

    简童没说话,静静地望着简夫人。

    而那眼睛,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