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老游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简童,你真可笑,你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简大小姐吗?你问什么,我就要回答你?哈哈。”

    魏思珊的话,犹言在耳,简童无言反驳——这是事实。

    她随魏思珊一群人,下了车,却陡然停住脚步。

    “怎么不走了?”魏思珊扭头瞅了一眼身后突然停住的女人,她精致的眉眼皱了皱……还是有些不习惯看到这样的简童。不过转念一想……也是,这女人早就不是当初那个简家的大小姐,如今就是一个东皇里倚门卖笑的下贱人。

    轻笑一声,魏思珊收起落在简童身上的视线……如今的简童,不值得她正眼相待。一个畏畏缩缩,活成阴沟里的老鼠一样的女人,这女人,再也不可能成为当初那个简童了。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拿自己和她比较。

    “这里……在聚会。”简童说道。

    魏思珊听着,突然发笑:“喂,简童,你不会真的天真的以为,我们今天真的给你接风洗尘宴的吧?宴会有什么奇怪的。”前一秒还笑着说,下一秒就变了脸:“你到底进不进去?”

    她边说着,一只手,故意在简童的面前,把玩着她的手机。

    意思不言而喻:你要是不走,我就要发怒了,我发怒的话,你的这些视频,我就全部都发出去。

    路灯下,简童那张脸,苍白如鬼,她深吸一口气,“进,”几近后槽牙里蹦出来的字眼:“我进!”

    “还记得这里吗?”魏思珊笑嘻嘻地突然靠近简童:“我可还记得,你十八岁那晚,在这里,当着s市几乎所有有头有脸的豪门公子和千金们的面前,大声喊出一句话。简童,那句话是什么的来着?

    哎呀,人老了记性就不好了。反正你今日故地重游,不如再喊一遍?”

    简童面如死灰,这里……这里有着她曾认为最骄傲的回忆,如今,却是成了最难堪的旧地。

    那一夜,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地喊出的是:沈修瑾,我爱你,我一定会让你也爱上我!

    那时候年少张扬,那时候她骄傲无比,那时候她轻扬下巴,望着人群中鹤立鸡群的他,那时候,他不发一言,转身离开,可她依然信心满满,骄傲的不肯低头。

    “看你这可怜兮兮的模样……算了,就不要你喊了,”魏思珊十分好心善解人意地替简童考虑,“走吧走吧,别再耽搁了。”她可是想早点把答应那个妖孽男的事儿,给办妥了……想起那人一张妖孽的脸,还有笔挺硕长的身材,魏思珊心跳有些跳的快了。

    这里是一处会所,时常有人在这里开趴party,简童尽量低垂着脑袋,恨不得把脸,藏起来,不敢叫今日这宴会上的人瞧见……她不敢想象,一旦自己被人认出来之后,将要面临怎样的境遇。

    好在,魏思珊似乎也没有让人认出她的意思。简童就藏在一群从豪门千金里,低垂着脑袋,跟着魏思珊走,穿过人潮,偶尔不小心碰到了谁的衣角,简童匆匆说一句“对不起”,便抬脚继续跟着魏思珊,不敢把头抬起半分。

    魏思珊脚步匆匆,简童跟的有些吃力,周围的人潮,越来越少,越走,人越少,最后,四周静悄悄,她这才小心翼翼地瞅了一眼,才发现,不知不觉,魏思珊已经走到了二楼走廊的尽头。

    金属制的双环拉门,看着就沉甸甸的,魏思珊陡然停在了大门前,嘴角牵扯出一抹轻讽的笑容,“简童,到了哦。”

    沉默地抬起头,看着面前这扇厚重的大门,简童心里,已然明了,今日这……不是接风洗尘宴,这是……鸿门宴!

    她的视线,静静落在了魏思珊的脸上,她的眼底,无比的平静起来,之前的那些恐惧的情绪,在她的眼底,再难找到。

    当已经无比确定了,今日这一场“鸿门宴”的主角,就是自己,简童反而变得平静起来……当注定逃脱不了,她那三年里学会的是……配合这一场演出。

    “你这双眼睛真讨人厌吧!”魏思珊被简童那双无比平静的眼睛看着,不知为何,恼羞成怒,瞪向一边的人:“你们耳聋了吗?把她丢进去。”魏思珊此刻精致的面容上,还有着无言的怒气……说不上来,为什么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