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老游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喂喂,你听说了吗?我刚到那个简童。她到处问人有没有活儿介绍,她什么都能够做呢。”

    “这女人啊,就是爱钱爱疯了,不过她这样的,本来就不适合在公关部嘛,也不晓得上头怎么就让她这颗老鼠屎进来了,这不是拉低了咱们部门的平均素质嘛。”

    “她这有一个月没接到任何的活儿了吧?我看她这是急疯了,今天把咱们公关部的都给问了个遍。”

    厕所里,几个公关部的在盥洗台前补妆,一边八卦几句。

    “好了,别说她了,扫兴,走走走,贺二少好久不来玩儿,那群公子哥儿,今儿个开了六楼的vip,咱们去找贺二少他们去。”

    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便往六楼去。

    简童把身边能够求的人,都给求个遍了,无果,沮丧地回到了公关部的休息室。

    她抬头看着休息室的钟,时间正在一点一滴过去。

    苏梦给她发来短信,告诉她,沈修瑾还有二十分钟到东皇。

    她是知道的,沈修瑾那个人,向来守时,说一不二,心里的绝望,越来越大。

    “喂,简童,跟我走。”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一抬头,苏梦冷着一张俏脸,站在那里,望着自己。

    “梦姐?”简童惊了一下,脸色倏然发白:“他来了?”

    这么快就到了?

    此刻的简童,无助的就像是个孩子,苏梦心里一阵胸闷,难受的呼吸不畅,她重重吸了一口气,才一脸淡漠地望着简童说道:

    “大老板还没有来,你跟我走。”

    “梦姐?”

    苏梦一拧眉头:“你还愣着干嘛?我带你去见我认识的客人。”

    简童“刷拉”一下,站了起来,“梦姐,我来了。”

    苏梦没说话,只是领着简童,往楼上走。

    “六楼?”简童的脸色有些奇怪。

    “你以为,连六楼都消费不起的客人,能够拿出五十万的赏钱吗?”苏梦停在一间包厢前,“简童,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我本来是不该带你来这里的……有些事情,我不好跟你说,你也要知道,梦姐心疼你,但梦姐也想要好好的活着。”

    简童垂了下头,她知道苏梦这意味不明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知道苏梦今天带她来这个包厢,做出这个决定,苏梦内心有多挣扎,“梦姐,我都知道。我……很感谢你。我都明白的。”

    这一句“我都明白的”,已经说明了一切,苏梦眼皮一跳,仔仔细细看着面前这个不起眼的女人……简童,一个看透一切却什么都不说的人,她才是真真正正通透的人儿啊。

    苏梦不再看简童,敲门之前,对身后的简童说了一句:

    “我能做的,就是这些了,但能不能出现奇迹,那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简童突然想起了什么,拉住苏梦要敲门的手:“梦姐,你认识的这间包厢的客人,他姓什么?”

    “姓贺……等一下,简童,你要去哪儿!”苏梦话还没说完,就见简童脸色惨白地转身就想走,苏梦伸手立即抓住:“你这是要做什么。”

    她拧眉,不解。

    边抓住简童,因为刚刚叩响了包厢的门,没想到里面的客人,居然好兴致地自己跑来开门。

    “苏梦,你不是说,要带人来,怎么才来。”贺武站在门口,聊有兴致地一眼扫了简童,他还没认出简童来,但是简童身上的衣服,他眼熟啊:

    “哟,这不是刚刚在电梯里撞见的,咱们简大少的新宠吗?”

    贺武走上前,绕到简童的正面,轻佻地用手指勾简童的下巴。

    简童垂着脑袋,死死的撑着。

    “嘿!这妞害羞了,还不让看。”贺武流氓性子立马就上来了,“你家贺大少,还非要看了今天。”

    苏梦在一旁说:“简童,你别怕,贺大少逗你玩儿,他人挺好的。”

    贺武勾着简童下巴的手指顿了一下,狐疑地望着面前把头垂的低低的女人,却是问向苏梦:“你刚说……她叫什么?”

    简童一惊,断然喝道:“梦姐,别说!”

    她这一喝,才发现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这样只会让贺武更加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