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老游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修长的手指,碰上了那道疤痕。

    指腹上传来的额触感,凹凸不平。

    刚碰到那道疤痕的时候,沈修瑾指尖仿佛被烫了一下。

    “那样缺了零件的身体,沈修瑾,你老实说,你怎么下得去手的?”电话还没有挂断,白煜行半认真半调侃道。

    电话这边,男人就像没有在听白煜行的话一样,他的拇指,细细地摩挲那道粗糙的疤痕,突然,他做了一个奇怪的举动,整个手掌,盖在了那道疤痕之上。

    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的手,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研究什么。

    和白煜行的通话一直连接着,白煜行听着电话里没有了动静,通话的那一头,真的很安静,安静的就好像是电话的主人,忘记了挂断通话。

    然而,白煜行并没有主动掐断通话,从床头拿起一支烟,“咔擦”一声,点燃,细细的品位尼古丁的滋味,这时候,电话那头的男人,突然莫名其妙地说道:“比我的手掌还要长啊。”

    “什么?”白煜行愣了一下,但三秒之后,反应了过来,“哦,你是说她腰上的刀疤吧?”到底是多年的好友,这样都能够猜出来沈修瑾话中的意思。

    “比你的手掌还长啊?”白煜行重重吸了一口烟,吐出一圈白雾之后,

    “那只能说,当初给她操刀的医生技术很差,差到……

    嗯,这么说吧,我读医的时候,实验课上第一次对着福尔马林里捞出来的标本,进行这个摘除肾脏的手术怜练习的时候,刀口都没有那么长。”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很可能……不,是肯定的,给她操刀的那个医生,或许,连行医执照都没有。你知道黑刀吗?就是那种。”

    黑刀,没有行医执照的一群人。

    “拍照她伤疤的照片来。”白煜行又说道。

    沈修瑾犹豫了一下,但白煜行说:“我看一眼她的伤口刀疤,至少能够看出你看不出来的,却又真实存在,而又被隐瞒了的一些事情。想知道吗?”

    白煜行呼出一口白雾:“想知道,就拍照来。”

    说真,他不认为他能够说服沈修瑾,沈修瑾这个人孤高情冷,至少长这么大,他自己是没有看过沈修瑾为什么事情服过软,除了下夏薇茗,还真没有见过沈修瑾在乎过谁。

    哦……其实就算是夏薇茗,白煜行也不认为,那是在乎。顶多算是将夏薇茗这个人给圈在了自己的圈子里了。

    但白煜行又不认为这是沈修瑾的错,他们这些人,很难真的在乎一个女人。而把一个女子,圈入自己的圈子里,这就已经是一种认可。

    “等着。”白煜行本就没打算,沈修瑾真的拍来照片传给自己,他也就是顺口提一提,却在他准备“哈哈”一笑,把这话题揭过去的时候,电话的那头人,突兀地蹦出这两个字。

    “嘶~”吓得白煜行手里的烟掉了下去,烫到了另一只平放在大腿上的手臂,突如其来的烫,痛的白煜行倒吸一口凉气。

    操,烫死!“等下,你说什么?”

    话刚问出,手机里突然响起一条未读短信提示音,“额……”不是吧,沈修瑾不会真的拍了照片发过来了吧?

    连忙伸手点开……还真的是一张刀疤照片,真的“只是”刀疤照——一条狰狞的疤痕,照片上再也看不到其他的地方!

    看着照片,白煜行心里突然的觉察出一股怪异感——他怎么觉得,沈修瑾不太愿意让他看到简童多余的一寸裸露的肌肤的?

    这感觉,在他再三研究了一会儿那张刀疤高清照之后,更加确定了。

    “看完没?看清楚了吗?”突然的,电话里,沈修瑾不太高兴地问道,白煜行咳嗽了两声,连忙说:“看完了,看清楚了。”

    “你看出什么了?”

    “我看出给她操刀的一定是个黑刀,操蛋的缝合了三次,而且还缝歪了。连一个有行医执照的医生都不请,这么省钱,强烈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