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老游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吻我。”

    低沉的声音里,藏着理所当然。

    凯恩凤眸戏谑。

    没办法,这就是他的恶趣味。

    太无聊的人生,总是需要一些调剂品。

    而在s市的这三个月里,简童,就是他无聊生活中的调剂品。

    凯恩想要看到这个浑身充满了矛盾点的女人,再一次的挣扎和纠结。但这一次,注定他要失望。

    那女人,只是稍微愣了下,随后,沉默地抬起头,满脸认真地问他:“先生不是开玩笑?”

    “不是。”他浅露微笑,神态从容,但下一刻,那脸上的从容永久定格,猛然睁大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已经相隔咫尺,近在眼前的那张并不美好的脸,

    唇瓣上清清楚楚传来的温热干燥的触感,他无法忽视这种从没有体验过的感触,只因为他的唇瓣从没有吻过比麻布还要粗糙的唇瓣:“你……”

    简童的这个“吻”甚至根本称不上“吻”,但这是顾客的要求,她如约履行了,手掌心里的那张支票,没有之前那样烫手了。

    她就觉得好笑,竟从不知,自己的一个吻,这么值钱……十万呢!

    哈哈~

    简童踮起的脚尖,落地,淡定地往身后倒退三步,三步,是一个稍显安全的距离。

    “你……为什么?”凯恩咖色的眸子里,写满了疑惑。他期待的挣扎和纠结呢?他期待看到的那些都没有?

    简童抬头,笑着说:“因为我,只是个女表子,谁给我钱,我都可以毫不犹豫地亲上去。”

    一个吻算什么?

    那男人曾让她在众人面前,去和他的保镖,表演接吻的戏码。

    一个吻,十万块钱呢……是她赚了不是吗?

    简童的笑,更加的不真诚……她只是个女表子而已!

    凯恩竟没想过,这女人,竟然会毫不遮掩地说出自贬的话,一时之间,看向面前女人的目光中,有些一丝自己也没察觉的复杂。

    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今日就到这里吧。简小姐,我们下回再叙。”

    说完离去。

    穿梭在走廊中,凯恩绝美的面容上,闪烁着血腥的兴奋……太有意思了!

    “你只是个女表子吗?……非要亲手撕开这层层伪装的保护层!”他十分期待被剥光层层伪装的简童,近乎赤身裸体一般,最好血淋淋地出现在他的面前,那时,她那张比麻布还要粗糙干燥的嘴唇,是否还能够如此轻易地说出“我只是个女表子”这样的话来。

    白皙手指摩挲唇瓣,陡然眯眼!眼神微冷,面无表情地掏出一张锦帕,把唇瓣擦拭了三回,走到电梯口,“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他修长大腿跨进去,手起飞扬,那张白底深蓝条纹的锦帕,飘飘然落到电梯口的垃圾桶里。

    简童站在包厢里,垂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看,眼神有些呆滞……刚才那个陌生男人,要的,真的是一个吻吗?

    他用十万块钱,买的,真的是一个吻而已嘛?

    她瞳孔涣散,抬手捂住胸口……她心知肚明——不是。

    多想大声地驳斥那人,多想吼出心里的不满:“我只是个女表子,可女表子也有尊严!你想要看人性能够多么纠结扭曲挣扎,可我也会痛。”

    她多想这么喊出来。

    有那么一度,她差点就这么喊出内心的不满,可当她开口的刹那,却猛然记起来:她哪儿还有什么尊严啊?

    女表子也有尊严,可,女表子里,惟独她没有啊!

    手里的那张支票,被她拽的紧紧,这张支票上的每一个数字,在简童的眼中,都是血色的。

    ……

    “咚咚”

    “进来。”

    苏梦抬起头,“你怎么来了?身体好些了吗?在家多休息几日,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