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纵使齐非远太想要留下来保护他,这是他与生俱来的使命,也是因为他们从小到大相伴的情谊。

    可军令如山,除了他,萧祈衍不信任任何一个人,公孙影又手无缚鸡之力之人,自己尚自保不了,若是搬不动救兵,或者在半路被楚庭修截杀,那么必死无疑。

    齐非远这是去也得要去,不去也得要去,他只能调转马头,大声喊道:“殿下,一定要等我回来,保重。”

    他飞驰而过,萧祈衍召集了李云飞和上官俊杰道:“千万不可乱了阵脚,李将军善于在山中作战,带五千精兵往山里的方向布防,上官将军善于短兵相接,便带四千五百精兵往前杀过去,本宫带五百精兵直接闯入楚庭修,擒贼先擒王,若是能一下捕获了楚庭修,那么胜算很高。”

    “可殿下一人,才带五百精兵,恐是护不了殿下,臣愿意只带五百精兵杀过去,与东蜀拼个你死我活。”上官俊杰禀告道。

    李云飞也诧异萧祈衍竟然会做此安排,在兵力相抗衡,北越居于弱势,他竟然能先想到的人是他们,而非是自己的安危。

    这样的主帅,他该要犹豫不决吗?

    可曹将军对他有恩情,他只能听命于曹将军,一仆不能二主。

    “这是本宫的军令,两位将军都是军中之人,想必懂得军令如山的道理,就这样安排,现在就去布防。”萧祈衍吩咐道。

    随后他们各带了大军赶去布防,果然放火烧粮草,只不过就是导火索,真正的是大军的必经,萧祈衍对着公孙影道:“先生,若是两军交战,本宫恐怕是顾不得你了,本宫会安排一名武功高的人护送着先生。”

    “殿下不必为我担忧,在下自是福大命大,不会有任何事情,更不会拖累殿下,殿下只管前往杀敌。”公孙影见萧祈衍骑着马,眼神里都是英勇。

    大概奋勇二字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了,在他面前,一切都变得无所畏惧了,连他也是,不过他也不能退缩,有人护着,他也随行。

    大风在鼓鼓地吹起来,雪下得越来越大,萧祈衍带着五百精兵,骑着马往楚庭修的方向奔跑着,他侧身压向马背,伸手拔剑,朝着楚庭修的方向而去。

    楚庭修从大军那头也飞奔过来,两军交战,陷入了白热化。

    皑皑的白雪,温热的鲜血撒在了白色的雪地里,血融化了雪,俨然变成了红色的血泊,分不清是北越的士兵还是东蜀的士兵,总之血腥气在蔓延着。

    萧祈衍的脸上被溅到了血水,不知道是谁的血,带着温度撒向了他,他的玄铁剑已经扫过了楚庭修,楚庭修弃了矛,选用了剑。

    两人僵持不下,剑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刺响这个空旷而寂静的冬日。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楚庭修带的军队一万,萧祈衍的精兵五百,即便是再高的武功,都在一阵一阵的交战之中,精疲力竭,从而为国牺牲。

    萧祈衍看得到他们一个一个地倒下来,想到他们在家中或者也有妻儿,或者也有父母,萧祈衍的心感觉到了一阵一阵地痛楚。

    最后化作了利器,全都指向了楚庭修,他奋力向前,楚庭修见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兵力,显然他很快就会被击败了。

    这场仗,胜利在望,结果五千精兵的李云飞已经从后防冲了过来,直接喊道:“殿下,撤道后防,交给臣来。”

    萧祈衍没有想到李云飞会杀回来,原本他带兵撤离,等到了援兵,就会一举南下,北越绝对有翻身机会。

    现如今楚庭修能更甚一筹,不过就是在他试探完北越的布防之后,重新调整,在军队力量上占了上风,控制了整个战争的局势。

    不过时日不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