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时隔半年,南楚国的一夕平静,宫殿内外歌舞升平。

    他好着靛蓝长袍,那是因她说过,这样的他像是书卷里走出了一般,所以他将寝殿内所有的华服都换成了各式的靛蓝长袍,只为赢得了她倾慕的眼光。

    可终究,他还是失了她,从她成为联姻的牺牲品,他亲手将她送上花轿的那刻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可是她离开南楚的半年光景,他时时刻刻都难以忘怀过往。

    甚至,每每想到这里,便会心痛不已。

    月光透过了东宫的窗落到了他的书房里,门外敲了敲门,他应了一声,一青衣南楚装扮的女子进门来,走到了他的身侧,将玉色的骨瓷杯移到了他的手边,“殿下,这是今年新进宫的春茶,你尝尝……”

    女子柔声细语,“独孤,今日有些不一般?”他便是南楚国的太子南宫靖,他微微一抬眸,眼眸带水光,狭长而锐利的眉,一双阴沉的眸光,一张白皙的脸庞,相得益彰。

    这位女子就是他的随性侍女和卫士—独孤冉,侍奉他左右多年,喜穿红衣,与她的个性想般配,火辣而直爽。

    “不就是换了一身衣裳,殿下就已经看出了不一样?”独孤冉轻笑着。

    南宫靖手端起了这杯茶,拿捏在了修长的手指上,“是今日的茶不同。”他随后补上一句,独孤冉只能作罢,越掩饰就越暴露了。

    “是,是新茶,又是宫里的人收集的雨露泡出来。”独孤冉禀告道。

    南宫靖细细地端着茶盏瞧了瞧,淡然地道:“瞧着还是红衣适合你,日后就不必换了,有些颜色,你衬不起。”

    这样一声,独孤冉竟往后退了几步,要不是自小习武,恐怕不扶住,都会往后倒去,倒不是因为他的话有多伤人,而是这话是分明在暗示自己的行为已经违背了他的心愿。

    这样素雅的颜色,只配有人穿,而那个人已经不在南宫靖身边了。

    可他却还不许她以外的人去靠近,去效仿,也是大半年来南楚王一直想要给他立妃,他拒绝的缘由。

    独孤冉知道,他心里放不下一个人,那人就是去往北越联姻的北越太子妃了,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选最好口味的新茶去赠予她,沈容华喜茶,喜书,喜医,同旁的姑娘家不同,可南宫靖就是欣赏她这些。

    所以尽管有人把她扮的多像,他都能一眼认出来不是,因为骨子里的她举世无双。

    就连独孤冉跟在他身侧这么多年了,都不曾有一丝丝的改变,“殿下,还是如此在意她吗?殿下不觉得应该要放下自己的过往了吗?”独孤冉劝解道。

    回首往事如烟,已然成为了过往,可是闭上眼睛,她就又出现在了梦里,那么远,却那么近,“独孤,本王是做错了,本王后悔了。”

    “后悔不把她带走吗?后悔把她送到了北越吗?殿下不该后悔,殿下身上是南楚的责任,殿下是南楚的希望,南楚的繁荣昌盛才是殿下该考量的。”独孤冉语重心长。

    南宫靖的眉头一深锁,“可,这世上再也无她和我一起分享了,那种感觉真是糟透了,得了天下却无人可以分享。”

    “可是拿天下和她作交换,殿下甘心吗?”独孤冉回问道。

    他竟然回答不出来,这个答案他心知肚明,可他却不愿意去接受这个结果,“独孤,或者还有一条路,等我一切都得到了之后,还是可以把她带回来,她还是她,我还是我。”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