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夏渐渐拨开了面纱,天也变得闷热了起来,在东蜀来访,萧丞域对萧祈衍的态度有所改缓,也让他参与时政来。

    东宫又回到了本该有的地位,萧祈政和萧祈轩人心惶惶,萧祈衍在处理政事上,大气而又稳重,深得人心。

    西苑本是太子的后花园,现如今太子与太子妃伉俪情深是后宫一段佳话,撤掉西苑也一直都纳入了萧祈衍的计划之中。

    这日,天色闷热,沈容华摇着蒲扇,正在翻看书,“西苑的侍妾,安德玉安排她们出宫的出宫,遣送到别的宫里侍奉的遣送。”他背着手,在她身侧来回踱步。

    沈容华似乎也没有要抬头的意思,只还是缓缓地摇着扇面,只听得她一句:“既是你的女人,如何处置,便是你的事,不必与我相说,我与她们并不相熟,也无半分的情分所在。”

    “容华,你就如此不在意吗?”萧祈衍脸色一变,她说得竟然像是事不关己,他是侍妾成群她都无所谓。

    “殿下,臣妾该在意吗,这些侍妾陪伴殿下多年,是殿下该在意和抉择,而不是臣妾。”沈容华突然停止了摇动蒲扇。

    萧祈衍坐在她的身侧,“容华……你在生我的气吗?”

    “容华,不敢!殿下做主便是,容华是太子妃,但毕竟不是殿下本人,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若是殿下为了我,大可不必,保不住这西苑人,对我怀恨在心,到时候得不偿失也不好。”沈容华轻柔一笑。

    她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就是那样清淡,可是却在人的心里泛起了涟漪。

    萧祈衍握住了她翻动书卷的手,“容华,你听我说,这些侍妾,无名分的,大多都未侍寝过,多半是内务府送到东宫的,母后的意思,至于莫云如,她是萧祈政指派在我身边的,确实侍寝过!”

    不知为何,知道莫云如侍寝过,沈容华的心里有那么一丝的难过,她倒是宁可那些他记不得名字的美人侍寝过,他连她们的模样都记不清楚了。

    他又在解释什么呢,解释他宠幸莫云如的缘由是让萧祈政放松对他的警惕,“殿下何必对臣妾解释这番?”

    她想要从他的手里抽手出来,会有一丝丝的别扭在,是因为在意吗?

    她的未来将已经与这个太子捆绑在了一起,是一起比肩在这皇宫里,遇鬼杀鬼呢,还是福祸相依的利用,她竟然已经分不清楚了。

    一句【臣妾】已然把原先的情分都生分了,萧祈衍知道西苑也是她的一个心结,即便是虚无摆设,也终究存在。

    “容华,你在气我,你若气我,便直接告知我,我不想去猜你的心思,我不想让你心里别扭,所以才想到这样的法子。”萧祈衍回应她。

    沈容华忽而抬头看到他面对着她的样子,很是认真和诚挚,往日锐利的鹰眸,现在却蒙上一层迷惘的轻纱,在等待她将那层窗纱抹平。

    他可以放下西苑,可放得下那心里的人吗,西苑这些可有可无的人,对于沈容华来说,不过就是陌生的摆设,如若他真的在意,就会将所有的一切亲口告知。

    可是他显然没有,在他的心里,她还未有十足的可信,她该伤心么,不该,因为自己也未将心全都托付,为何去强求他呢?

    “我不需要你做任何的改变,而且我也不是那种小家子的女子,重要的是,殿下分得清是非黑白,若是殿下心如明镜,那么放着西苑又如何,若是殿下心疼我,那么即便是有西苑,殿下还是会住在主殿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