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此番白钰若是还是上座,便也不合了北越国君臣之礼。

    “殿下这番兴师动众过来,不知所谓何事,玉龙山庄不与朝廷相抗,也与世无争,在下不才,在这山中种花酿酒可也惹到了朝廷不成?”白钰言辞挑衅,当然这里包含着年少愁怨自是不少。

    萧祈衍自然地站了起来,行了宾客之礼,“白城主自是误会了,首先,我随行不过就五人,其中一名妇孺,我家先生又不习武,既我踏进这玉龙山庄,我欲如何,也该为我身旁之人考量,城主一句兴师动众,那恐怕我也不服,此行的目的,城主也早就了然于心,不过和我打马虎,城主是聪明人。”一字一句都彰显彬彬有礼,却也没有给白钰什么好脸面。

    不过在给他寻求脸面的机会罢了。

    白钰嘴角衔着笑,“殿下严重了,白钰向来是愚钝,前日太子妃前来,今日又是殿下前来,这先后造访,明暗兼着来,非与我这番聊聊而已,请殿下明说。”

    萧祈衍轻点头,“太子妃带他们先行退出厅堂,我与白城主有要事相商,没有本宫的允许不得擅自闯入。”他在随从面前自称本宫,可是在白钰面前自称我,这场谈判里,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

    沈容华见状已经与他们一同往后退,而齐非远还站着原地不动,被公孙影拽了出去,白钰见他将人遣退走,便也吩咐身边的侍女全都退下。

    这偌大的厅堂只剩下他们两人,侍女出门便将门合上,安静不已,“这么多年,白城主依然就是当时的一股傲气凌然,实则未变。”

    白钰皱眉抬眸,发愣地望着他。

    “大齐五十二年,翰林院,只有白城主一人孑然而去,不为所谓功名低头,可最终傲气让你满腔报复为空,当时我就在想,这人为何如此傻?低一下头,就会要了你的命吗。”萧祈衍轻笑了一声,也不言明自己的目的,像是在回忆一件普通有趣的往事一般。

    白钰忽然脑海里想到,站在翰林院的一侧,有一年幼稚子不停咳嗽,瘦削的身影,却有一双如鹰一样锐利的眸光,重叠成为萧祈衍的眸光。

    那个稚子事他。

    白钰始终不说话,以静制动,以不答作为最好的掩护,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必须要先弄清楚萧祈衍的目的。

    “不过,我很庆幸当年你的傲骨,才有今日我们这样的相见方式,也庆幸你的傲骨,有一日会牵引你到我的面前来,白城主,你若无心朝政,就不会讲白城所有的路都填平,你若无心为政,就不会以救济为主,广发粮饷,你若无心朝政,就不会用桃花酿的法子,每年收揽人才……”萧祈衍层层递进地表述着自己的想法。

    白钰冷眉蹙着,越来越深,倒是没有要退下去的意思。

    “殿下,自认为很了解我,也像是能推测到我心里的意思,但是殿下不是我,当然这些也全都是推测而已,不足为据,殿下如果只是要说这些,那就请回,在下无话可说。”白钰最后冷淡相拒。

    萧祈衍收了话题,“当然,我不是你,这些也不过就是我的推测,可眼下整个白城,能控制住大局的人除了你,并无其他,白城的县主虽无过错,但是政绩平平,若不是你在背后支撑,整个白城不会这样风调雨顺,安居乐业。”

    “殿下严重了,我一平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你是否怕一朝入朝为官,便会成为那些卑躬屈膝的人,或要求你成为卑躬屈膝的人,所以对朝廷绝之千里。”萧祈衍认真地问道。

    白钰答:“我若想要做,便是都可以做到,我不过是不愿意去做自己不喜之事罢了,殿下远道而来也不是要劝我为官如此简单。”

    “既然如此,我也就直说了,东蜀国来我朝朝圣,途径白城,若是起了谋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