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可这男人眼光也太过如炬了。

    这倒是挑起了白钰的兴趣,“我惯用身边的女子,这后面八位都时刻跟在我的身后,唯有女子的耳垂上才会有耳洞,即便是取掉了耳饰也会很清楚看得到,而我站在你身侧的时候,虽然你今日未用香,但是常年用香之人,手指上会沾染到。”白钰解释给他听。

    沈容华心想这个男人远比她所预想的更高明了一些,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打听到了自己的身份了,原本想要找到的先机,却给白钰占尽了,自己处于了劣势,连公孙影都未算到的事实却实属捉摸不透。

    “是在下疏忽了,既然白城主已经识得在下的真面目,在下也无话可说了,若是白城主对在下故意隐瞒身份之说不悦,在下也毫无怨言。”沈容华先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所有的计划都赶不上变化,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改变了套路,采用迂回的路线重新来换得白钰信任。

    “我一介平民,难不成还把你抓起来办了?”白钰嬉笑的神情露在了脸上。

    看不出来几分是真,几分又是假。

    “白城主知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想必白城主也知道我的动机不纯,今日出现在这里,确实不止为了桃花酿,可否借一步说话。”沈容华看了看他身侧的侍女道。

    白钰挥了挥手,让她们都退了下去,身再这满目绯色桃林之中,她一身青衣也倒是并未生出了突兀之感。

    “听姑娘的口音并不是白城人,北越本就是男尊女卑,女子以无才便是德著称,姑娘的才情也并非等闲之辈,姑娘所谓何事,最好如实坦白。”白钰问道。

    “倒是也瞒不过白城主,今日我为白城主而来。”沈容华一句话回答他。

    白钰倒是饶有兴趣地抬眸了,引起了他的注意,“我?”

    “是,在下是一直都仰慕白城主的才情,只是现在北越自是用人之际,四国鼎立,北越深受南楚和东蜀的紧逼,像是白城主这样的人,却甘愿居于山中,不闻天下事,实属浪费。”沈容华先给他戴了高帽子,夸赞了一番。

    白珏摆了摆手,“说正题,我不想听这些。”

    “好,请白城主,听我讲一个故事,从前有个农妇在家中养了牛羊猪,牛、羊、猪都在各自活动的范围内活动,一天半夜,有狼潜入了羊圈,想要吃掉毫无反抗力的羊,可是当狼正要下手的时候,是猪冲破了猪圈,同牛一同闯入羊圈,并把狼吓跑了。”沈容华讲了一个很是通俗易懂的故事。

    大概表达的意思也是很清楚,“这牛羊猪的故事,不过就能说明,团结很重要,姑娘就是为了说这样一个理,便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一会儿我会让家丁送你下山,至于我说的桃花酿,在众人面前应了你,自是会答应的,请回吧,这玉龙山庄日后也不欢迎姑娘了。”白钰听完这个故事之后,居然是直接下了逐客令。

    着实让人不解,“白城主,就不想听我继续说下去吗?”

    “不想,姑娘请回,本山庄这座小庙,容不下大佛,恕不远送。”白钰转过身,飘逸的白色长衫随风而动。

    他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了桃林之中,果然不是寻常人。

    才不一会儿,家丁就抱着桃花酿来请她下山了,沈容华失望而归,未曾料到,这谈判还未开口就已经败下阵来。

    她信誓旦旦在众人面前夸下了海口,现在却打了自己的脸,早知道该请公孙影出马,也不必落得现在这样的地步。

    下了百步梯,沈容华从家丁手里接过了桃花酿,“麻烦了。”她颔首道。

    家丁方才转身离开。

    沈容华往前走了走,熟悉的马车已经出现在她的眼前了,马车的帘子掀开了,萧祈衍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