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沈容华回到了客栈的房间里,见萧祈衍站在了窗下,他抬头望着黑夜。

    “殿下,舟车劳顿,是该歇息了,我去打点热水来,伺候你就寝。”沈容华说着拿着脸盆往外走。

    正巧打开门,齐非远就已经将热水送过来,“少夫人,这是热水。”

    “麻烦非远了,早些安歇。”沈容华交代了一声。

    齐非远退出了他们的房间,沈容华将热水倒入了脸盆之中,将方巾从热水之中浸透了,拧干后递到了萧祈衍的手中,“殿下,净面。”

    萧祈衍将她的一举一动都收入眼中,在宫内,这些事情,都不必她亲力亲为,甚至她的事情也都是丫鬟伺候着。

    这下让她伺候着他,倒像是民间的夫妇了一般,他擦拭完了之后,递回到了她的手里,“此行,容华真是任重而道远了。”

    “若是殿下指的是伺候殿下之事,殿下大可放心,容华本就不是什么娇贵之人,这下粗重的活,自然是做得。”沈容华撇嘴一笑。

    原本她跪在了地上,替他脱掉鞋履,伺候他洗脚,可是被萧祈衍拒绝了,“这些事情我还自己做得了,不想让你来做,起来吧。”

    “可宫里的宫人也如此伺候你的,你把我当做是他们就好了。”沈容华见他自己开始洗脚了,热气窜了上来。

    萧祈衍抬眸,与站着的她刚好对视着,“你如何和他们一般,我说你做不得就是做不得,不必反驳,你也去梳洗一番,早点就寝。”萧祈衍吩咐道。

    见他吩咐,沈容华便也只能自己去梳洗了,将青丝长发放下来,净面之后,又洗了洗玉足,才走到了萧祈衍的身边。

    她伸手去解开他衣袍上的带子,轻轻一扯,将他外头的华袍褪去,留有一件白色的中衣,不料萧祈衍的大手覆盖住了她的腰际,轻扯一下,腰带自然地松开来,外衫散落开来,她下意识手臂收了收紧。

    他却一把将她的衣衫全都扯去,“既娘子伺候了夫君,夫君礼尚往来也是应该的,娘子说是与不是?”

    这样一问,让沈容华低眸下来,感觉到脸上一阵灼热,红色拉住在宫灯内燃烧地热烈,他一把将她抱到了床榻上。

    将帐帘拉了下来,“睡吧,累了。”萧祈衍将她的身体平放在了床铺之间,大手将被褥盖在了彼此的身上。

    虽然客栈的床铺并不如宫内的舒适,可是他躺在了身侧,却温暖如常,也更像是寻常的百姓家,褪去了繁华之后的朴实无华才是最为真挚的情感。

    这一夜,睡得安心不已。

    在客栈休息了一晚之后,今早沈容华很早就醒来了,穿着一件青绿罗裙,裙间绣着清雅的兰花,她梳洗好了之后,走到了床榻边,就看到萧祈衍正半倚着身子饶有兴趣地望着她。

    “殿下,可要起来了?”沈容华坐在床边上,他伸出手来,将她的手拿捏在了手里,把玩着。

    “我还是乐意你喊我夫君,即便是以后,也不用殿下来殿下去,我听着别扭。”萧祈衍命令道。

    沈容华低头,他的要求和命令可算是真多。

    但是她呢只能应了呀,萧祈衍从床榻上起了来,她挽着他的手臂,坐在了镜子前,“容华,替我梳头可好?”萧祈衍将梳子递上去。

    他总是束发冠玉,现在却是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了白色的中衣上面,带着一丝忧郁,却少了一分的冷傲之色。

    她手持桃木,顺着他的发丝梳下去,以前她也在家中常常替弟弟们梳头,二弟总说,“长姐梳的头才算是俊俏,比我娘梳的还要好。”那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沈子宣如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