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不曾听过如此雅致的别名,其药名是……”萧祈衍询问道。

    沈容华的脸上还沾染着泥土,她露出了淡然的笑容,萧祈衍抬手,用锦衣的衣袖擦掉了她脸上的灰土。

    “自是称作金银花,不过我更喜欢这个别名,一支是金花一支是银花,便是鸳鸯名,我们南楚人讲究一个美字,所以总这样称。”沈容华望着这些幼苗,若是现在植入,等到夏日炎炎,这藤上就爬上了交替的花朵。

    两个枝干缠绕,千丝万缕都解不开的藤条,又有鸳鸯之名,和缠绵情丝之意。

    这会儿,萧祈衍也不提朝堂的事情了,“走,我同你一起种。”他顺势拉起她的手,与她一起走入了泥地里,一点都不在乎他脚上蹬的可是华贵的鞋履。

    从未拿过锄头的萧祈衍在地里松土,样子笨拙,却甚是暖心,沈容华看着他,忽然觉得桃花源里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大概也就是这样一番场景。

    “容华,我不曾知道你竟然会这些?”萧祈衍更是觉得沈容华出乎意料,她居然能干这些活儿。

    “殿下是不是觉得我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更没有一国公主的风范?”沈容华轻笑,和他一起握住了锄头。

    他回眸,刚好能对着她的眸光,两人的手刚好伏在了这个锄头上,“乡野之情人皆有之,正如六皇弟说得一般,容华乃上得朝堂,下得厨房,我倒是要改了,改成容华乃上得朝堂,下得了田地。实属不一般。”

    沈容华掩面而笑,笑声爽朗,倒是也不见过她这般自在地笑了,“六皇弟总是会打趣我,怎么殿下也和他一般。”

    “殿下,太子妃,我们来种吧,嬷嬷煮了茶来,你们进殿里去喝茶便是。”绿宛上前来喊道。

    可是萧祈衍却执意,“不,这鸳鸯藤一定要本宫和太子妃一同种下,悉心照料,这今年的花定然会开得最为多。”

    松好土,萧祈衍已经蹲下来,拿了一支鸳鸯藤过来,放在了松土好的坑了,他也不管自己的华服了,捋了捋自己的袖子,便伸手将泥覆盖上来,鸳鸯藤的幼苗就这样种好了。

    沈容华已经拿了水过来,替种好的鸳鸯藤浇了浇水。

    锦瑟在一旁拍马屁地喊道:“这殿下和太子妃一同种的树一定会长得特别茂盛,殿下是天之骄子,一定施法了琼浆玉露。”

    “这丫头一定是戏法听得多了。”沈容华横了一眼,锦瑟吐了吐舌头。

    “这丫头的话才是中听,若是今年的花开得多了,就到本宫这里来领赏,本宫重重有赏。”萧祈衍吩咐道。

    锦瑟欠了欠身,“谢殿下赏赐。”

    萧祈衍和沈容华一同将鸳鸯藤一棵一课地种好了,才拉着手出了庭院,锦瑟和绿宛已经捧着盛水的盆过来伺候着。

    沈容华先是自己净手和净面,随后拿起了方巾伺候着萧祈衍净手、净面,她的手指很是轻柔,划过他的手指,在温水之中,双手像是在嬉戏一般,“殿下,是否要回去寝殿内换身衣裳,衣裳上沾了泥渍。”

    “不妨,倒是有了山野之气,也算是沾沾尘世的味道,要不然真如锦瑟所言,变成了仙家了不成。”萧祈衍说着,也拉着她的手,进了偏殿。

    他早就撤掉了偏殿,她们可是好了,这偏殿打扫地一尘不染,除却沈容华的细软,这里可是应有尽有,更有家的味道。

    李嬷嬷煮了茶汤放在了桌上,萧祈衍和沈容华便坐下来歇歇脚,温热的茶汤在青花瓷的杯中散发着热气。

    萧祈衍伸手挥了挥,让她们都不必伺候着,退下去。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