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恬淡如沈容华此时的笑意,她心里便是觉得足矣,嫁到北越几月有余,他从设有心防,到现在坦诚相见实属不易。

    “你饿了吗,我让绿宛炖的药膳一会儿拿过来,你吃一点。”沈容华对着他温柔以待。

    “怕是容华此番养着我,明年的我定是发福一番了。”萧祈衍调侃着。

    绿宛的药膳还端来,却迎来了安德玉的禀告,安德玉在他们面前欲言又止,“你想说什么倒是说,何必吞吞吐吐的。”萧祈衍对他喊道。

    沈容华掩面,往后头的书架边走去,“安公公定是觉得本宫在场不合适,本宫避一避便是,安公公说话可小声一些,本宫的耳朵自小比常人灵敏一些。”沈容华笑意不止,莲步缓缓地往走。

    这下,萧祈衍便也想转过身去,安德玉凑到他耳边道:“王相国千金在外殿候着,说是要见您,她手里可是持着皇后的凤令,奴才们可不敢拦着,方才奴才好说歹说,才让她在外殿候着喝口茶,这不,过来请您过去了。”

    萧祈衍望了望沈容华,再想了想,又提高了嗓音道:“既然是玥儿来了,自是要去见一见。”这声响好似怕沈容华听不得似的。

    安德玉的脸上一脸迷茫,他可小声着禀告,这萧祈衍倒是好,全给说出来了。

    忽的,听到了后面书架上的书跌落在地上的声音,却是掷地有声,又是撞到了沈容华自己受伤的左手臂,疼得她,直着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不吭声,即便是听到了又如何,看萧祈衍的姿态,丝毫觉得不必避嫌。

    沈容华当然不能表现出自己如何在意,要不然在他面前失了面子,日后更是拿他没辙了,所以当她若无其事地干着自己的事情,不让他发现一点点异样。

    她一扯着疼,却不出来,萧祈衍在等,可是等了又等,她一如没有什么反应,他倒是气了,便应了安德玉,“你在这里伺候着太子妃,本宫与玥儿有话要说,便先走了。”萧祈衍故意大声说。

    他的脚步提起来很慢,走了两步,又回了头,可是还未看到沈容华追出来的影子,便只能往书房外走去。

    他踏出了书房门口,安德玉进去书架旁边瞧一瞧沈容华,“太子妃,可安好?”安德玉小声道。

    沈容华垂眸,屏住了呼吸,“无碍。”她舒了舒展眉头,便从书架里走了出来,“安公公,替本宫收拾一番,本宫有些不便。”

    她往书房的阁楼上走去,安德玉蹲下来替她将掉落在地上的书捡回了书架,他心里嘀咕着,这太子妃和太子到底是唱得哪一出,他倒是看花了眼。

    上了阁楼,推开窗,就能见到他明晃晃的身影在九曲长桥上走的身影,哼了一声,萧祈衍,你还真去呢,他拒绝了这些侍妾,却对王汐玥的求见,丝毫都未考虑,怎么沈容华感觉到自己的心里竟心生嫌隙了。

    直到绿宛端着药膳上来阁楼上找她,“太子妃,殿下呢?您不是交代让我把这药膳送过来,不曾见到他人。”

    “跌进了温柔乡,应该不需要这些药膳了。”沈容华别扭地说了一句,她可以丝毫不在意他的侍妾,却无法将王汐玥这个人视而不见,毕竟王汐玥多次已经被提到了侧妃的人选之中。

    绿宛笑了又笑,“太子妃,你可曾闻到了什么味道?”

    “药膳就是药味,还有别的味道不成!”沈容华瘪了瘪嘴。

    “自然是酸味,浓浓的酸味,我还头一回见到太子妃生这么大的气呢,跟殿下置气呢?”绿宛凑到她耳边问道。

    沈容华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