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可是萧祈衍的心底确实热腾腾,她今日所做,让他为之动容。

    陈太医赶过来替沈容华的伤口包扎着,如玉的手臂,却被这样一条刀疤硬生生地破坏了美感。

    “太子妃的伤势可重?”萧祈衍询问道。

    “殿下请放心,太子妃的伤口并不深,臣替她包扎好,就无碍了,倒是殿下才醒过来,该要好好休息,不能伤神。”陈太医嘱咐再三。

    萧祈衍吩咐他们都出去,绿宛端了一碗汤药进来,“殿下,这汤药是给殿下喝的,奴婢亲自去煎的,请殿下放心服用。”

    萧祈衍接过了药碗,又望着躺在榻上的沈容华,闻了闻药味就感觉到十分苦的样子,沈容华对药理也有所研究,看来他真的小瞧了她。

    “今日太子妃就住在本宫寝殿了,你们都回去便是,本宫有吩咐会去传唤你们。”萧祈衍皱眉将药碗喝完之后,递给了绿宛,并吩咐两人。

    锦瑟望着沈容华,跪下来道:“殿下,奴婢不放心太子妃,求殿下让奴婢留下来照顾太子妃。”

    “本宫亲自照看着,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看看你们两个,一身是血,等容华醒过来看到你们如此样子,合适吗?”萧祈衍与她们说道。

    两人互相看了一番,才觉得确实如此不堪,忙着退下去。

    萧祈衍感觉到脑袋一阵眩晕,发病的时间越来越短了,这身体的毒素未解,恐怕自己真的会离她而去了,才觉得遇到她,好像重生了一般。

    竟然会感觉时间如此短暂。

    萧祈衍站起来,将她从榻上抱到了床上,自己躺在了她的身边,将她受伤的手,放在了上面,避免她睡着的时候碰到。

    两人合衣躺了一会儿,萧祈衍又醒了过来,他侧过身子去看她,想到了那只青鸟,摸了摸她的眉心,不知所谓何事,她的眉心竟然是深深锁起来。

    她的心思居然如此重。

    可能是萧祈衍的指腹上有老茧,摩挲着她的脸颊,沈容华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萧祈衍寝殿的床榻纱帐,她那日瞧见过,便不曾忘记。

    她如何躺下来了,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疼,沈容华用右手扶住了自己的左手手臂,“嘶……”一阵疼,她不住咬着自己。

    才坐了起来,就被一旁的萧祈衍伸手将她扶着躺下来,“你的手受伤了?躺着别动!”他呵斥道。

    沈容华望着他,“你已经没事了吗?”她不可置信地问道。

    萧祈衍轻缓地点点头,“可你却出事了,你不该做这样的傻事。”萧祈衍抚摸着她的额间,“伤害了你自己来达到你的目的,这样的法子不可取。”

    如此温柔的语调,像是微风轻扫过了心扉,沈容华笑眸弯弯,“殿下教训的是,在家里,被父亲骄纵惯了,从小的认知里,便是不达目的不善罢甘休。”

    萧祈衍看到她的样子,不由想到了一个人,她也曾如此过,他只记得他叫做容儿,可是这么多年,他却从未去找寻过她。

    “祈衍,以后人欺负你,你就要欺负回去,这样才公平么,容儿可不喜欢被人欺负。”记忆里的小女孩在脑海里回荡着。

    笑声似乎还在,可是他却连她的容貌都不记得了。

    他一阵失神,沈容华朝着他的脸上挥了挥手,“殿下是否又觉得我工于心计,这样的法子不够好。”

    萧祈衍撤回了自己的神思,望着眼前的沈容华,唇畔渐渐浮现出了笑意,“你一定要如此激我吗?”

    “我才没有。”沈容华感觉到自己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