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汤圆的暖意未从心里流走,绿宛作势要将萧祈衍送来的食盒,想要退回去给外头的侍卫。

    沈容华想了想,便道了一句:“绿宛,等一等,把我的文房四宝拿出来。”

    锦瑟听到已经去张罗起来,“太子妃是难得的雅兴,想要作画不成吗?”

    沈容华点点头,绿宛在一旁已经研墨了,沈容华提笔蘸了蘸墨汁,落在了雪白的宣纸上。

    苍劲有力的笔锋,又是细腻的勾勒和点缀。

    她伸手扇了扇,绿宛感叹道:“真是好看,太子妃的墨宝果然不同一般,但凡是南楚的才子都是比不上的。”

    沈容华将此画放入了食盒之中,交给了绿宛,又取一枚银锭子放在绿宛手中,“请他务必交到了殿下的手中。”

    “是,我这就去办。”见沈容华对萧祈衍上心,整个偏殿里,都忙活开了。

    原本是守在了偏殿门口的侍卫,也受了近一个月了,绿宛将食盒送上去,“大哥,请帮帮忙,将食盒送还给太子殿下,这是我们太子妃的一点心意,给两位买酒喝。”绿宛将银子塞于他们。

    侍卫也是后宫派过来,本是圣旨在手,原不该有所怠慢,但是萧祈衍亲自打典过,若是将殿下的事情禀告上去,他是一国储君,陛下顶多责罚他几句,可他们当差的,就逃不过了,两人商量后还决定什么都不说为好。

    “姑娘,只此一次,我兄弟在这里当差不易。请姑娘多担待。”其中一个侍卫说道。

    “太子妃念着你们好,别以为我们太子妃是失宠,但是殿下宠着她,日后太子妃恢复了宫里的位份,必定会记得二位。”绿宛对他们说道。

    侍卫拱手作揖,其实与其说是让他们守着,太子妃却鲜少踏出宫门,他们也难得见到太子妃,只是远远看着是一位别样的美人。

    便也就同意了,一个侍卫守着,另外一个侍卫将食盒送去萧祈衍身边,今日是初一,所以来太子宫里请安的不在少数,而萧祈衍倒是从景懿宫回来,便去了书房躲着。

    公孙影和齐非远随后赶了过来,“殿下,新年过得可好?”公孙影拱手作揖,漫笑着问道。

    “先生看起来过得很好,如何今年你等的人可是回来了?”萧祈衍没有回应,但是脸上却浮现出来浅浅的笑。

    齐非远坐在了书房里的榻上,自然地腿盘着,他洒脱惯了,萧祈衍也倒是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你们两个总是打马虎眼,这殿下孤家寡人定是过得不好,我可听宫里的人都说,陛下有意给你另立一位太子妃,殿下还觉得侧妃配不上王小姐,我真为太子妃委屈啊。”

    “齐非远,她还不轮到你来委屈,他是我的太子妃,自是我委屈才是。”萧祈衍长眉斜挑,双手背在了后背。

    “额……什么情况,殿下你……”齐非远从榻上跳了下来,“食古不化的殿下,心动了不成?”

    公孙影默默地点点头,“不过就是迟早的事情,你让我查的钦天监的事情,我有些眉目了。”公孙影严肃地望着萧祈衍。

    他皱眉,萧祈衍抬眸,示意他道来。

    公孙影坐下来了,不急不缓地道:“本来倒是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却发现刘庸在入朝为官之前,曾经是曹贵妃父亲的门生,而且与曹贵妃是同乡,当初他能提为钦天监,曹贵妃也出过不少力,但谁都不会扒这层关系,何况曹家现在的气焰都在曹瑞身上,他刚刚获得了战功,今年又是头一年在京都,门槛都被踏烂了。”

    “我们是不是该要先下手为强。”齐非远见公孙影分析道,方才的嬉皮笑脸转瞬就消失了,反而脸色凝重起来。

    倒是萧祈衍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他们下手的对象是太子妃,是害怕我联合南楚国吗?”

    “也是这一层意思,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