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萧祈衍是在丑时的时候离开了沈容华的身侧,他慢悠悠地起来穿戴好,她的眼睛还没睁开,并不与她说了。

    他侧身在她耳畔道:“得了机会便来看你,我会尽力同父皇请旨为你解禁。”说完,他站了起来,往殿外离去。

    沈容华见他的背影离去了,才坐起来,换了套衣裙,睡塌上还放着那张白狐的斗篷,是他特意去取来,她穿了鞋走过去,抚摸着这件斗篷,披在了身上,感觉到了一阵暖意,像是他的紧致包裹的拥抱一样。

    堂堂一个太子,他却如此与她过了一个寻常人家的年,这本以为无波无澜的后宫生活,她又燃起了希望的兴趣。

    有些事,他放下了,她也该如此了。

    望着窗外,蒙蒙亮的天色,“阿靖,我的心里要腾了位置,曾经我以为你占据了我心里的全部,可是他是我的夫君,日后他会是我的全部。阿靖,再见了。”与心中如此告别着,她终属于北越国太子妃。

    她的心也该属于他。她曾经告诉自己千万不能爱,不要爱,可是现在却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心了,那么便循着自己的心思就好。

    收了收紧自己的手臂,沈容华期待着这个新年的第一日到来,一定会是个阳光满面的初一。

    大年初一如期而至,沈容华确实这殿内头一个起来的,她先行从殿内走出了殿外的院落里,晨曦的光亮露出来。

    偏殿的门口已经守着原来的侍卫,才杵了一会儿,绿宛便已经赶了过来,见沈容华披着白狐的斗篷,站在了萧瑟的庭院内,脸上却浮现出难得的笑靥,如绽放的桃花一般,让这萧瑟的冬日像是春天就要来临一般。

    “太子妃,你如何起得这般早,外头凉,怎么杵在外头了?”绿宛上前去挽着她的手臂,作势请她进去。

    “不碍事。”沈容华也便走进去了。

    李嬷嬷和锦瑟随后将早膳端了进来,“殿下呢?怎么不见殿下的人。”锦瑟朝着寝殿内张望了一番。

    “他丑时就走了。”沈容华回道,“一起坐下来吃吧。”她指了指眼前的座位。

    绿宛凑近道:“所以太子妃如此早在院落里站着就是送殿下不成。”

    她摇摇头,“不是,他走时我还睡着呢,只是今天起早了些。”

    刚要提起筷子用餐,守门的侍卫在外禀告,绿宛便去回了,一会儿,绿宛提了一个精致的食盒进来。

    “绿宛姐姐,你可是拿了什么好东西啊?”锦瑟好奇地走过去提。

    “太子妃,是殿下差人送来的,说是给我们的。”绿宛将侍卫的话语告知,然后将食盒放在了桌上。

    沈容华便应允了打开,锦瑟就赶忙将食盒打开,一打开,她尖锐的嗓门已经喊道:“是汤圆,是汤圆,殿下昨日定是记下我们南楚的习俗,便差人送来了,殿下可真是个贴心人。”

    “你小声一点,别嚷嚷了,虽说我们被禁足了,可是这后宫里的眼线到处都是,锦瑟,你还不能学乖么!”绿宛呵斥道。

    锦瑟已经大大咧咧惯了,也不像是经过宫中的嬷嬷调教过的,生性顽劣,也就是因为是从小就跟着沈容华,有沈容华护着,要不然早就被逮到短处就办了。

    “太子妃知道我不是故意的。”锦瑟委屈地望着沈容华,沈容华也不在意她的劣性了,倒是见着绿宛将食盒里的汤圆端了出来。

    李嬷嬷便去取了小碗过来,食盒的递上却还藏着一个锦囊,锦瑟拿起来就给沈容华递过去,“太子妃瞧瞧,这是啥东西?”

    沈容华拿过了锦囊,打开锦囊,里面便是一张字条,她打开了字条,是他的字迹没有错,这简单的五个字,却一眼就能烙印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