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上秋 作品

澳门葡京娱乐网站

    须臾,萧祈衍手中提着红灯笼,烛火在他的灯笼里跳跃着,欣长的身影往这里走来,沈容华见他手中提着白狐斗篷,身后跟着一位宫人,一手拿着食盒,一手拿着炭火。

    站在院落里等他的沈容华,提起裙裾上前跑去,“天黑,你当心着点。”他见她小跑过来,像是个迎接外出的夫君的样子,娇羞中带着一丝的期待,这才该是她本来有的面容。

    他的手已经搭在了她的手上,萧祈衍侧身道:“如何,还怕本宫不回来了不成吗?”

    沈容华不禁摇头,“只是觉得,这一路走来,殿下一人有些孤单罢了。”萧祈衍的一路都太过孤单,即便是左右文武谋士在侧,可是宫内他却连个商讨的人都没有。

    “容华都陪着我了,自是不孤单了。”萧祈衍对以前的深宫后院并无其他的期待,可是现如今,她来了,他好似又有了新的期待。

    无论是夺嫡或者是步步为营,她都是他身侧的一个支持者,一个倾听者,一个谋划者。

    萧祈衍吩咐了宫女将东西放下,就将她们遣了回去。

    他们执起彼此的手,走入席中,锦瑟已经将萧祈衍带来的食盒打开来,都是北越年节的时候必有的荤食,想来就能改善了他们的年夜饭。

    见他们一个个都站在了一旁,萧祈衍便喊道:“都坐下吧,既然太子妃允了你们一道用,便一起吃就是了。”

    可沈容华使了使眼色,“毕竟殿下在,该有的规矩就还是要有规矩,本觉得一个人太过孤单了,所以让他们陪着我用膳,可殿下的身份不同。”

    “如何不同了,既你能与他们同食,我为何不能,本宫让你们一道便是一道。”萧祈衍望向她们。

    沈容华只能无奈点点头,与她们说道:“既然殿下盛情,你们便坐下来吧。”

    她们几个得到了沈容华的允许,方才坐下来,可到底是拘谨了不少,萧祈衍见到了桌上有些菜色很是陌生。

    “这些都是什么?”他指了指眼前的几盘菜。

    沈容华将一盘宛若一条鲤鱼的菜移到了萧祈衍的面前,“在我们南楚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喜欢用各种五谷杂粮和蜜饯果仁做成这道八宝饭,今天是过年,殿里又没有鱼,我便想着这八宝饭做成鲤鱼的样子,讨个年年有余,又是鲤鱼跃龙门的好彩头。”

    见她如此一说,这普通的一道八宝饭,却变得很是精致,他们都还未动过筷子,萧祈衍拿起筷子便取了一口送入口中。

    确实是很多的料,豆沙细腻、玄米粳道,糯米香甜,蜜枣甜糯,果仁香脆,简直就是应有尽有,萧祈衍笑了一笑,便回了声,“借了容华的光,本宫也过了一回南楚的年味。”

    沈容华垂下眼帘,双颊露出了红意,萧祈衍倒是吃了很多,哪里像是他已经在宫宴用过晚膳了一般,倒是觉得像是饿了三天三夜了。

    他又指了指那铜炉,“这也是你的心思了?南楚的吃法。”

    沈容华摇摇头,“不,这是我自个儿的主意,这殿内有些冷,想着如此一来,一举两得,本就可以取暖,又可以烫着菜吃,尤其是如此就菜,绿菜色泽鲜亮而水嫩,别有一番滋味。”

    刚听她说完,萧祈衍将手中的瓷碗递给了沈容华,“那容华便替我布菜,让我也尝尝这不同风味。”

    沈容华自然地接过来,便将刚刚下去的菜夹给他。

    萧祈衍大快朵颐地吃着,不过就是几种常见的小菜而已